動物

手下留情

廣告
手下留情

廣告

近來遺棄動物在NPV的情況越來越嚴重,很多關心NPV的朋友都紛紛獻計,如何阻止市民隨便丟棄動物在診所門口。 又勸我不要再POST這些消息,免得變相「教精」了遺棄者。

NPV快七年了,這些年來接收過無數的遺棄動物,除非最後是因病去世,其他全部都找到了新的家庭,幸福到無話可說。 我還記得七年前第一隻被遺棄在NPV24 的動物是一隻異國短毛貓,他現在的名字叫雪糕。 當年姑娘在開鋪時見門口有一貓袋,內裡有一字條:「貓有病,沒能力再醫。」 之後貓貓被我女朋友的媽媽收養了,一轉眼就七年,雪糕一直都比我還健康。

此後,我們經常都在門口收到禮物,貓狗龜鼠兔是必然的,最荒誕是一缸金魚。這些動物朋友,全部都在NPV醫治後,由NPV的同事包底接收。

至於今早的故事,嚴格來說也不算是遺棄個案。一位女士拿著一個紅白藍袋衝入了診所,什麼都不說,只在自己頸上做了一個橫刀一切的動作,表示要將狗狗人道毀滅。我問她原因,她不肯說。只在紙上寫下一句「唔要狗,為香港好!」我相信她的情緒應該有點問題。 狗狗在袋裡不斷吠,我勸她先把狗放出來,否則狗狗會被焗死,何不先讓我們檢查,有困難我可以幫。但她只重覆那個「殺死他」的動作。為了救出那隻在密封膠袋內掙扎的狗狗,我唯有報警了。

至於故事的發展,相當複雜,那位女士原來並不是晶片登記主人,警方有必要進一步調查。狗狗交給了我,女主人就跟警員上了警車,我心裡有點不忍。後來警方說狗狗必須先送往漁護署,我就慌了。我說NPV和漁護署也有通佈的機制,請求放小狗一條生路,先留在診所吧,找到與找不到主人我都會配合。當中一個警員說:「我都唔忍心。」之後擾攘了個多小時,警方終於成功為我爭取到不轉介狗狗到漁護署。我又一次要讚揚旺角區警隊,肯放下官僚,實事求是。

這是一隻很可愛的松鼠,後肢的膝蓋應有移位。他和他主人的身世應該都是可憐的。NPV能夠給他們一個喘息的機會,是緣份,也是我的福氣。

我設想,過去數十隻被遺棄在NPV的動物的主人,如果沒有NPV,他們會把「子女」放到那裡呢?他們選擇不乾手淨腳丟棄到垃圾站 (我診所附近就有一個垃圾站) ,相信還是愛他們的。我幻想他們放下小朋友那一刻,可能是流著眼淚的。他們也可能會事後會上我的FACEBOOK,追看自己子女的命運。

近日經常問自己的問題:「人生,難唔難?」答案是很難的。我沒資格說對錯,只嘗試為自己為別人留一點「情」。唯望一天人類會懂得對動物「手下留情」。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