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捐款

保育

磅巷建扶梯,豈是「共同願望」?

磅巷建扶梯,豈是「共同願望」?
廣告

廣告

按:信件由一居民寄予磅巷關注組,特代為貼出。

昨天在信箱裏,發現一封由幾位中西區區議員發出的「爭取磅巷扶手電梯進展報告」。裡面混淆試聽,綁架民意之處,實在是舉不勝舉。氣憤之餘,提筆一書。

1. 議員的職業是政治。而普通居民的生活是要有一份養家餬口的工作的。幾位議員「進行了一系列活動」,也只是收集到了2,200封支持信。「報告」並沒有提及反對意見,是在沒有任何政治活動經費,完全沒有任何政治目的引導下的地區居民的肺腑之言。如果只是議員們只是關注量而非質,那麽很遺憾地,當然只能得出興建扶手電梯是一個所謂的「共同願望」。幾次由中立的政府部門舉行的公開諮詢活動,並不乏反對的聲音,議員們是如何得出此「共同願望」,實在是匪夷所思。

2. 信中提及「磅巷公廁早於2003年已進行過翻修工程,最早的公廁事實上早已不復舊貌。」香港的文物保護單位,哪一個沒有經過翻修或是不同程度的維修?照此邏輯,剛剛完成修復的文武廟,是最最應該拆掉的。文物古蹟的意義在於其歷史意義,磅巷公廁作為首座提供淋浴設備的香港公廁,是於1894年香港鼠疫後,香港政府為了改善區內的衛生環境於磅巷興建的。其歷史意義不容否定。如果不是這個原因,時至2003年,在衛生間和淋浴已經成為家庭必需的設備的條件下,又為何要花費公幣來進行翻修?

3. 信中嚴詞針對反對者意見,認為其擔心「磅巷兩側的古石墻,古樹,更是無理。」我很好奇,這種擔憂有何處是「無理」的。無理解釋為沒禮貌的,沒道理的。香港是一個民主的社會,議員們應該希望甚至歡迎聽到一些不同的聲音,而非一人堂。這是一個議員的最基本素質。工程中不可避免要將古樹移位之後重置。其根系在移位重置的過程中,不可避免要經受到傷害。如何能夠保證,古樹可以存活。這一帶的生態環境不受到影響,是居民關心的一個話題。「更是無理」,無理在何處呢?

4. 「全港商鋪的租金都有上揚的趨勢,不應把租金上調歸咎與磅巷扶手電梯工程,以偏概全。」難道議員們沒有見到,地產中介們已經紛紛拿著磅巷扶手電梯的模擬圖,以此為賣點來向客⼾們推銷這一區的店鋪了麽?租金上揚也有其合理的上揚幅度,扶手電梯的工程勢必會人為的加速這一過程。連這一點都要否定,實在不知道這封信裏面還有幾分可信度。

5. 區內長者,尤其是行動不便的長者,應該可以通過設定免費的長者小巴或其他方式來解決該問題。香港不是世界上唯一的山城,為何不學習先進地區的經驗,尤其是西方老齡化嚴重的地區,而堅守20年前的老經驗呢?而且,信中惡意張冠李戴,把反對者認為磅巷樓梯有益於孩童和成人的心肺鍛煉,強行加在「行動不便的長者」身上。要麽是理解能力上又誤差,要麽就是「司馬昭之心」,故意激化矛盾了。

6. 議員一再強調,扶手電梯可以減輕半山的交通壓力。而政府早在1994年進行的自動扶梯連接系統「落成前和落成後」的研究中,已經得出結論,自動扶梯連接系統能推廣步行和紓緩公共交通服務的壓力, 但卻未能吸引駕駛人士放棄駕車,從而紓緩區內交通擠塞的情況。而真正可以推廣步行和紓緩公共交通服務的壓力的,即將建成的地鐵半山出口,更是完全沒有在信中提及。尤其對於信息度不高的老年人,和需要應付繁重學業的孩童,保證透明的信息度,是幫助其作出正確決定的前提。希望議員們可以改進工作態度,以真正提高本區的生活質量為工作前提,而非其他。

最後,一個很有趣又諷刺的現象。在這樣一封印制精美的公開信裏面,扶手電梯模擬圖中,綠色環繞,安靜寧逸,可是卻沒有什麽乘客。一個簡單的電腦軟件,可以輕而易舉的把綠色畫上去,可是人心的向背卻遠非這麽簡單了吧。

WP_20131109_007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