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捐款

李達寧

序言書室及實現會社書店老闆 網誌

政經

難為左右定分界(三)-左翼經濟:從搵食到階級對立

難為左右定分界(三)-左翼經濟:從搵食到階級對立
廣告

廣告

(如果是以筆者的立場出發,只有社會主義,才可以算是左翼。一句到尾,左翼就是接受政治經濟學的批判,並以之為改變世界的基本根據。當然在歷史上有著五花八門的社會主義,但要了解左翼經濟立場,還是以此為佳。本篇就嘗試簡介政治經濟學批判,也算是找一下多年來在網上被要求解釋立場的J數。)

冷戰時期,資本主義世界對左右的經濟對立有一種「常識」。就是上一篇提到的,政府VS市場。在這種想法下,市場是自由的個人憑自己的意願去選擇各自生活,而政府就為了平等和大眾利益,冒侵害個人自由的風險,進行再分配。當政府越來越大,個人自由就不免被犧牲。如果接受這個框架,左翼經濟就必然是自由的敵人。而全政府、零市場的社會主義,就是最可怕的極權,人民失去一切自由。依這種思路,除非是瘋狂或最邪惡的人,根本不可能接受社會主義。當然,在香港這個左翼十分陌生的環境,這正是大家對蘇聯、中共的看法。可能你不相信,但真的,有很多左翼,既不瘋狂,亦不邪惡。那就是說,市場、政府、自由、平等,還有別的可能。以下我要為你好好說明。

地產霸權與生產工具

活在香港有個好處,大家都懂地產霸權。(誤)怎樣一個霸權呢?例如你開一間地舖,賣魚蛋,一開始租比較低,於是第一年,你努力經營,賺到很多錢。第二年,業主就會你租,加到你剛剛還可以做的地步。有人說,這就是自由市場,租金由市場去定。但這個自由模糊了一個事實。你有租與不租這個舖的自由,業主有租不租給你的自由。但你們的起點是不同的:業主有舖,你沒有。做任何生意,都先要有舖才可以做。所以無論市場多自由,有舖的人就是有更大的權力。有舖的人可以用租金分去你努力經營的成果。你說要租別的舖嗎?其他業主也會根據你經營的能力去加你租。用左翼經濟的講法,舖就是「生產工具」,一種搵食的必要條件。沒有舖的永遠要跟有舖的人分享努力的成果。所以香港人都懂,你有舖有樓,就係唔洗做。為什麼不用幹活?因為沒有舖沒有樓的人要為你幹活。

自由市場不是完全自由的,它有一個sense of gravity,像地深吸力般把你吸住,就是「搵食」。有人話,所有人都要搵食,所以這至少是平等的。但在香港你望一下有舖有樓的人,就知道那是一句謊言。不是所有人都要搵食的,有生產工具的人,就不用搵食。所以在自由市場,有些人更自由。然後那些沒有生產工具的人,才要受搵食的引力支配。六合彩之所以吸引,因為發達,發達就是可以擺脫搵食的引力,可以跟老闆說:我不幹了!

因為搵食的引力,在自由市場中,我們要做很多身不由己的事。做自己不喜歡的工作,受老闆的氣。政府和企業老闆勸告年輕人,要能捱苦。其實也是因為有搵食的引力。富二代能捱苦故然是好,但不捱也無所謂。但沒有家底的年輕人就一定要捱,因為他們沒有生產工具令他脫離搵食的引力。所以自由市場的自由隱沒了一個深刻的不平等。個別的人有自由選擇不同的工作,但你不可以選擇沒有工作,除非你有舖有樓,那麼你比其他人多了另一層次的自由,就是不工作的自由。

當然從個人的角度出發,你可以選擇(或沒有選擇地)累積財富,終於買舖買樓,得到自由市場中更高度的自由。這就是所謂香港故事:憑自己的努力,運用才智,縱然在貴租的環境下,被分攤成果,仍然享有極大的成就和財富,令身邊的人又羨慕又妒忌,終於成為政府和企業表揚的人物!但世事真的有那麼完美嗎?

階級對立

這個副題夠嚇人了,不過只要想想生產工具的問題,其實不難理解。簡單來說,有生產工具的就是資本家,沒有生產工具的就是工人。或者你不習慣這種講法,也可以將之分成不用搵食的和要搵食的。當然他們是兩種不同的人,在自由市場有不同層次的自由。但他們有到要對立嗎?

其實好明就有啦。你想想看,不用搵食的人,為什麼不用搵食?就是因為有一些要搵食的人在交租,幫他們搵了食。雖然在市場上,我們觀察到的,是沒有舖的人需要租舖,但從擺脫搵食引力的角度而言,則是「有舖的人」需要「沒有舖的人」交舖租,維持那另一層次的自由。

所以自由市場在本質上不可能令所有人都得到同樣的自由。一日有人有不搵食的自由,就意味一日有人不自由地為其他人搵食。這個零和遊戲就是階級對立的秘密。

小結

要補充的是,現代資本主義是一個很複雜的系統,單單從有樓無樓很難斷定你是否資本家。以上所講,旨在令人明白自由市場上的自由有不同的層次。由最得利益,到最受壓迫中間,有很多種變體;加上許多文化、社會因素,階級對立在現實上是很難劃清。但那不等如階級對立不存在,因為搵食者與不搵者的兩端的確有著不可克服的矛盾。即以上所講,不用搵食的人佔有了生產工具,所以才得以令沒有生產工具的人為他們搵食。其中一個社會主義者的當代任務,就是把今日複雜的階級結構仔細分析出來,例如話你知,不要以為買樓上了車你就真的得到另一層次的自由,你不過是在為銀行和地產商搵食。

面對階級矛盾的態度,可以決定一個人是自由主義左翼,還是社會主義者。自由主義認為透過民主制度、國家再分配,可以令搵食者生活不要太艱難,目標是創造一個龐大的舒適消費中產,就如很多歐美國家和日本。但社會主義則認為這一方面漠視了自由市場中的確不自由的問題,另一方面也嚴重低估了有錢人/不用搵食者/資本力量影響民主制度的能耐。如果把眼光由一國內的不平等抽高到全球的不平等,則問題就更嚴峻。

由於對自由市場的反省,左翼經濟並不接受自由市場是自由的,當然也不平等。可以說,社會主義就是要針對生產工具的壟斷,使人可以共同分享生產工具。這就引發一系列如何共享生產工具的問題。在歷史上,最大的嘗試就是把所有生產工具國有化,使生產和消費兩邊都由中央分配。坦白說,在左翼之間對這種嘗試的判斷分歧也很大。有些甚至認為市場可以某種形式存在,只要確保生產工具不受壟斷即可。這些不同的立場,希望以後有機會介紹。

(圖片來自經濟日報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