動物

憑什麼感動香港?

廣告
憑什麼感動香港?

廣告

當全城都將一句「this city is dying」掛在口邊,我們還有什麼可以感動香港?

我憑著創辦NPV 非牟利獸醫入選了最後三十名的「感動香港人物」總選。上星期我出席發佈會,入選的每一位都上台講自己的「感動故事」,很多我都聽得動容。 輪到我, 一時間我感到有點為難,我如何令一眾評委嘉賓明白一個為動物奔走的人有什麼值得感動? 畢竟這是一個以人為本的社會。 除我以外,那二十九位的參選者都在不同崗位扶助弱小:老人、兒童、殘障、少數族裔、癮君子、賭徒……要多可憐就有多可憐。 我不想去比較誰更可憐,我只說,正正原來有一個弱勢社群被大家遺忘了,忽略了。 當二十九位感動人物都努力去在人的世界發光發熱,我慶幸還有一個傻佬,肯去做這個吃力不討好的角色,就當我是「守尾門」,「補鑊」或「執漏」也好。 我這個卑微的角色,讓卑微的動物沒那麼卑微。

因此,我幾乎肯定,我是並不能感動香港的。 如果有人因為我所做的事而感動,那就是因為他們被動物的善良、忠誠及生命力所感動罷了。 正如過去幾個月,能夠深刻感動很多香港人的,是麗麗,是小黑,是一眾在狹縫中掙扎求存,堅強勇敢的流浪動物。 無論人類如何虧欠他們,他們從來沒半句怨言,沒半點仇恨,依然忠誠的伴著人類生活。人類對動物多好,他們銘記一生,人類對動物多惡多壞,他們下一秒就忘記了。

那一天,反而有一小插曲很感動我。節目完了,節目的監製走過來,手拿著一些現金交給我。我不知究竟,他說沒什麼,只想捐錢給NPV。他那份信任與認同,令我覺得自己得獎了。

2013的感動香港人物選舉,我很希望最後動物可以當選。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