媒體

學習編程 了解大數據黑暗面——後斯諾登時期數碼自主願景之三(完)

廣告
學習編程 了解大數據黑暗面——後斯諾登時期數碼自主願景之三(完)

廣告

科技成為現代教育不能缺少的一環。(圖:chelmsfordpubliclibrary)

最後一點就在教育方面。「數碼21」建議將程式編製納入基礎教育,其目標為培養學生的邏輯及創意思維,來解決複雜的問題,不過這個目標未免太狹窄太個人化了。一個懂得程式編製人正在使用軟件,如果他有個新想法,如何變得更好軟件,而且又能合法獲取軟件的源始碼,就可以更改程式來令程式更合用。現在比較封閉和開碼軟件,不時著眼點在軟件的授權費用上是不是免費。不過將來在很多人也懂程式編製時,開源軟件就會帶來另一方面的優勢,就是用戶直接改善軟件。所以在推動將程式編製納入基礎教育的同時,加入優先使用開放源碼軟件,才可以令學生盡享編製程式的好處。

另一方面,學習編製程式的另一個教學目標應為了解現代社會如何在資訊科技的基礎上運作,正如文史哲和數理化等科目一樣。編製程式不只是個人的事,政府和企業在資訊科技上也擁有很有資源,上文已提到這些機構可以找出用戶的朋友圈、信仰和政見等私隱的範疇的元數據 (meta data),也可以濫用元數據去操控用戶。在這方面,我建議政府參考麻省理工媒體實驗室所長伊藤穰一,在2011年十一月港大的講座中所指,要在數學科加強統計學,程式編製中加強資料庫使用。這樣就可以令學生能打好數據科學的基礎,了解政府和企業當握了大數據技術,對一般市民的私隱會有什麼影響。

最後斯諾登事件無論在互聯網的發展和國際外交層面上也是一件極大的事件,香港作為斯諾登事件中的最重要城市,如果我下一代對此無知,如果外國朋友問到,實在貽笑大方。況且斯諾登事件能令學生明白私隱的重要性,也要教導學生用自主和公開來保障自己的私隱。在推動電子學習和程式編製中,也要對斯諾登事件作出回應,要優先使用開放源碼軟件,來示範自主和公開的重要性。如果教育局在斯諾登事件發生後仍然鼓勵學生使用美國出產的雲端服務而沒有後著,學生在其一生中如果透過使用這一間公司的雲端服務,而讓美國得到對香港或中國不利的情報,到時有人把責任算在教育局頭上,教育局又如何能解釋? 我們要對下一代的權利著緊,不要再出現斯諾登事件。

建議一覽
自主
- 香港政府必需更重視保安及私隱問題,要增撥款項在香港的數碼基建上加強保安,並資助中小企去加保強公司的資訊保安和保護私隱。
- 香港政府因為自主的理由要優先使用開放源碼軟件,以減少被其他國家的操控的可能性。
- 香港政府可以原用2004數碼21中對開放源碼軟件的做法,對雲端服務替代平台計劃的開發和服務供應上提供撥款資助及其他支援措施,好叫市民可以轉用安全的、以開放源碼為自的雲端服務。

公開
- 建議在數碼21中列明政府要公佈資訊透明報告,並協助本地互聯網有關的公司製作資訊透明報告,令市民可以有效監察政府,如何將基本法第三十條落實,令雲端服務客戶安心。
- 建議擴大提供公共資料的範圍,開放現在要付費的資料,令社會得益。
- 在提供公共資料時的授權條款,要跟國際的做法接軌,令各地的資料可以更容易被互相比較。
- 香港政府應該簽署並執行「通訊監控與落實人權的國際原則」(International Principles in the Application of Human Rights to Communications Surveillance) 。
- 因為企業也擁有大量的個人資料,建議政府同時也要監察和規範企業,在企業層面也要推公開資訊透明報告和簽署並執行「通訊監控與落實人權的國際原則」等。

教育
- 在推動程式編製納入基礎教育時,要優先使用開放源碼軟件,令學生了解可以自行改善自己正在使用的程式。
- 在推動程式編製納入基礎教育的同時,要在數學科加強統計學,程式編製中加強資料庫使用。這樣就可以令學生能打好數據科學的基礎,了解政府和企業當握了大數據技術,對一般市民的私隱會有什麼影響。
- 將斯諾登揭密事件,納入基礎教育當中,令學生明白私隱的重要性,也要教導學生用自主和公開來保障自己的私隱。

後記
作之一個IT人,寫本文實在不容易。記得斯諾登事件剛發生時,社會各界突然對電腦系統失去了信心。正如一個醫生面對一個患有重病的病人,當然是以安慰為先。不過斯諾登走了後,事情其實繼續發展,只是在香港沒有上報紙頭版。正如那個醫生,也要慢慢把消息,解釋給病人,鼓勵他要努力治病。香港得罪了美國國家安全局,監察更厲害的可能性較高,作為IT人,不應對此事不聞不問。

香港業內大多人是跟著美國大IT公司搵食,出電腦必裝Microsoft Windows和Office,大資料庫project必用Oracle。不過我們的客戶如果因為這些軟件出事,我們除了表示無奈,是否應早點指出這些問題?本文中建議,由政府牽頭,走出自主和公開之路,就更能保障客戶。香港在斯諾登事件上,叫斯諾登走不洽當,但至少沒有向美國低頭。不過商譽是要努力維持的,如果有一天香港的雲端服務被發現在斯諾登事件後沒有防避,我們會否會流失更多的商機?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