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捐款

張知行

個人網誌︰http://wings-of-obscure-desire.blogspot.hk/ 網誌

生活

煩擾而美麗 — 馬拉喀什

煩擾而美麗 — 馬拉喀什
廣告

廣告

Marrakesh,中文譯名馬拉喀什,一個香港媒體很少提及的城市。雖然事前已經知道馬拉喀什是摩洛哥最熱門旅遊城市,但依然對於那裡遊客之多感到十分意外,畢竟遊客活動的範圍大多限於大廣場和來往景點的幾條主要通道,舊城內又沒有任何公共交通工具行駛,遊客不是逼在看不盡的紀念品店、聞到陣陣皮革味的市集通道、就是在那些景觀一流的餐廳用膳或者避暑,或者遊蕩於那號稱世上最繁忙的德吉瑪廣場 (Djemaa el-Fna),總之馬拉喀什就是一個遊客特別多得來又異常集中和擠逼的城市。

遊客如斯多而集中,走在那些看不見盡頭的市集通道,我們猶如一隻隻待宰的小羔羊,而每一次經過那些遊客必經之路,我也覺得異常的討厭。My friend, where are you from? Konichiwa? Annyeonghaseyo? 您好? English? Francais? Espanol? 您要去哪兒? 您要找酒店? 您是不是想回廣場? 您要不要看一些皮具工藝品首飾地毯香料刺繡? 朋友,您究竟在想什麼? 朋友,您再往那個方向走真的很危險!..... 在那些遊客必經之路走,會遇上無數重覆以上說話的人,比我曾去過的地方不知多幾多倍。他們的耐性也是驚人的強,可以跟著你走幾個街口,我們理睬與否他們也可以不斷重覆以上問題數次,甚或可以有同黨接力來逼問苦纏,無論耐性如何好的也會覺得他們非常煩厭,這是我最不喜歡馬拉喀什的地方。後來到摩洛哥其他地方也會偶爾遇上這些愛苦纏的煩人,我們開始發現以廣東話作一些無厘頭的回答,例如問Where are you from? 便回應「觀塘」,這出奇不爾的回應他們也會頓時失措,當然無厘頭的回答未必可以趕走他們,但最少自己的心情會好過一點。


典型旅客必經之路,路過每間店子也將會受到峰擁而出的熱情招待

Off the Beaten Track

馬拉喀什有其特有的魅力,吸引無數的遊客不斷來到這個「紅城」。除了著名的廣場和市集外,多個宮殿的華麗叫人讚嘆,大理石牆的精細幾何圖案和艷麗色彩配搭教人眼花瞭亂,但是教我更深印象的是馬拉喀什偏離遊客路線的社區。英語有句話叫「Off the Beaten Track」,中文甚難譯盡全意,但在遊客何其多的馬拉喀什卻非常容易領會得到這句話的意思,只要在路口選擇沒有商店的那一邊走就可以,立刻由全條街都是遊客,變成全條街一個遊客也找不到,很神奇。在那些完全見不到遊客的社區,會發現馬拉喀什的紅牆猶如安東尼奧尼電影的孤寂場景,會發現街上的路人和影子像極畫布上的顏彩,會發現每一條的小徑都是一段與別不同的美景,會發現許多在旅客區久違的友善面孔,而最終也必然會發現,自己已迷了路。


旅客必訪的美麗建築


馬拉喀什的紅牆,仿如畫布上的顏彩

在馬拉喀什嘗試「Off the Beaten Track」,迷路幾乎是必然的後果,馬拉喀什著名的紅牆對於旅客會是苦無出口的迷宮。身陷迷宮之中,會發現整個社區突然滿街也是帶路的好心人,他們帶到路途中時卻會問你拿些小費。到後來我們已經專找一些不會做遊客生意的店子來問路,例如洗衣店,但當店主示意某個站在附近的朋友,叫我們跟著那朋友走的時候,腦海又不禁盤旋如果他刻意帶錯我們後索取小費又該如何,最後發現那朋友個真心協助我們,並陪我們走了一大段的路,不禁為自己的猜度之心感到不好意思。其實在馬拉喀什的小路中穿插確是非常有趣的事,但在迷路時如何面對那些索取小費的人,或者帶著猜疑的心來面對那些沿途向你伸出援手的途人,又或者不服氣嘗試自己找路卻徒勞無功,是一段掙扎和彷徨的體驗,但今天回想又別有一番滋味。


對旅客來說,這裡是沒有出口的迷宮

世上最繁忙的廣場

整個馬拉喀什的中心,就是德吉瑪廣場,號稱「世上最繁忙的廣場」,但因何基準而有得此稱號則不得而知。日間時,廣場內最搶眼的是那些賣橙汁的檔子,有幾十檔之多,一排排甚有氣勢,在40多度高溫之下更有無比的吸引力。那裡的橙汁之新鮮味美是香港的果汁檔望塵莫及,但更吸引我們的是步向橙汁檔前的一刻,只要停下腳步,不同的橙汁檔主向著自己歡呼叫喊,希望我們走向他的檔子,那確實是一個甚頑皮又叫人興奮的體驗。

晚上的德吉瑪廣場比日間的更精彩,到晚上那裡是各式才藝表現的大雜燴,各式音樂表演,鄉村滑稽畫劇,舞蛇,講故佬應有盡有。當中廣場上有個很有創意的遊戲,用上一樽樽汽水排了一個如太陽的形狀,然後用竹桿吊著圈子,參加者以釣魚的動作將竹桿上的圈子放在汽水樽上,這個遊戲就地取材得來又可以男女老少一齊玩。後來有一小販從背後拍一拍我的膊頭,轉身見他將一螢光小玩具拋上半空,抬頭望那霎眼之螢光軌跡劃破夜空,耳邊卻聽到傳統的歌舞和遠方巨型大排檔的繁雜聲音,頓時覺得如斯身在這個千年古城,確是神奇。


就地取材的遊戲,老少皆宜

馬拉喀什的回聲

馬拉喀什雖然有其獨特的美麗,但炎夏之下40多度的酷熱卻是異常難耐,去博物館也只為了逃避那漫長的陽光而欠缺觀賞的心情,坦言暴曬之下走一段短的路,一在有遮蔭的地方停下來便不想動,可恨的是炎熱的時間竟可維持到下午差不多8時。我們真的怕了摩洛哥這種酷熱,重新調校及後的行程,多到較涼快的海邊地區,減少逗留炎熱內陸的天數。

約一星期後,我們到了當地朋友推介的海邊小城得土安 (Tetouan)。晚上路過一間書店,旅伴突然發現某一本講馬拉喀什的書,便買下來。回到酒店,旅伴拿出來讀,才發現這本書我也有讀過,家中都有一本,是猶太作家卡內堤(Elias Canetti) 的《The Voices of Marrakesh》。我之前完全記不記自己讀過有關馬拉喀什的書。

旅伴對於發現這本書甚為興奮,在酒店一邊讀一邊跟我說︰「是呀! 那裡的小販就如書中那樣,每件貨品的價錢時刻在轉,但講價時面孔卻看得見有種商販的尊嚴…..」但我那刻腦海只想起馬拉喀什那些曾苦纏著我們幾條巷的人和可怕的酷熱,很快便倦得睡著了。

(此為原稿,經修改後刊於明報2013年11月3日)

原文刊於此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