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捐款

政經

立即撤回研究 不要大專學歷申請公屋扣分制!

立即撤回研究  不要大專學歷申請公屋扣分制!
廣告

廣告

學聯就房屋署研設立具大專學歷申請公屋者扣分制度之回應

昨日房屋署署長栢志高在立法會政府帳目委員會上表示,房署未來將研究專上或以上學歷公屋申請者可能被扣分之言論,引起了社會的廣泛關注。據房委會在二零一二年進行的公屋配額及計分制申請人調查,現時公屋輪候申請人數已超越23萬,其中非長者單身人士申請約佔11萬宗,而當中34% 在申請公屋時為學生,47%為擁有專上或以上學歷者。然而,這些數據反映了政府在房屋政策及教育政策上的失衡及不足,以及對樓市監控無力的一面。

大專生背負高昂學債 面對住屋問題出手無策

早前香港青年協會發表報告指出修讀資助課程的大專生畢業後平均需償還近十三萬元,自資課程的貸款額更高達十九萬元。加上,根據教育局資料顯示一三年大學畢業生平均薪金介乎九千元至一萬二千元。試問一名剛畢業的大專生,背負著十三萬的學債,又要面對私樓市場的高昂樓價及租金,申請公屋無疑是他們解決住屋需要的唯一出路。

再者,現時擁有大專學歷的青年人已經佔香港青年人口六成之多,隨著大專教育普及化,擁有大專學歷的青年人肯定會愈來愈多,新的扣分制度若然落實,不僅是針對持大專學歷或以上之年青人,更是針對整體年青人的一項劣政。

政策向商家靠攏 青年人進退維谷

政府早前推出的《長遠房屋策略諮詢文件》中,強調青年人(特別是擁有大專或以上學歷者)的每月收入比普遍工作人口為高,因此認為對他們的住屋支援只需集中於協助置業。可見政府已對青年人在房屋政策上的身位有所定型。再加上是次考慮推行持大專或以上學歷申請公屋者扣分制度,表現了政府完全忽視了基層青年的存在及住屋需要的短視眼光。政府這兩個看法,更是逼使青年人走投無路。

政府放任私樓租務市場,遲遲不肯推出租金管制措施,無疑令大批大專生或擁有大專學歷程度的年青人無法投身於私樓市場,故只能申請輪候公屋,以解決住屋需要。因此房署的這個扣分制度是不可理喻的,政府不單沒有正視自身在房屋政策上的角色,更企圖扼殺年青人租住公屋的權利,更是本末倒置。再者,政府這個提議的背後,令人懷疑是否存有偏袒地產集團之嫌。透過調高青年人申請公屋的門檻,從而令大部份不合資格者,須投入私樓市場才能解決住屋需要,從而維持地產集團的收入或「替人供樓」的情況。鞏固地產霸權在房屋市場上的主導地位,令樓價問題不但沒有放緩,更提供需求量予私營房屋市場,使其能有足夠空間調高樓價,最終受害的只會是廣大市民,受益的只會是地產集團及資本家。

使用數據欠缺中肯 轉移視線製造予盾

審計署的報告指出大量單身公屋申請者皆具有專上或以上學歷。因此才間接令房屋署衍生持專上或以上學歷的申請者要被扣分的想法。但弔詭的是現時單人申請公屋的入息上限為九千元,剛已指出大專畢業生平均薪金介乎9,000元至1.2萬元,明顯已超出申請公屋的入息上限。雖然申請數字龐大,但卻沒有透露成功申請的數據。報告亦指出房署上年度抽查新的公屋申請中有三成半是虛假申請,但當中有多少宗是大專生的申請個案亦無從稽考,因此斷言大專生沒有真正需要申請公屋,甚至稱大專生基於「唔執輸」的心態才輪候公屋,以及濫用政府資源等前設,實有歧視之嫌。

顯然這都是政府利用不盡不實的數據,將房屋市場公營單位不足之責任推卸至不合乎資格的大專生身上,從而混淆視聽,企圖轉移視線,分散市民對公屋不足的注意力的手段。一句說穿了,就是政府刻意製造階層矛盾,令輪候多年仍未能上樓的公屋申請者歸咎於大專生「不長進」,浪費政府資源所致,從而使責任完全脫身。另外,亦可藉此政策將大量年青人(未能成功申請公屋者)撥歸至私樓市場,讓腸肥腦滿的地產商繼續坐享漁人之利,從而使地產霸權主導市場的角色持續下去,故我們必須要強調,輪候公屋申請者的學歷程度與其收入高低是獨立存在的因素,更與租住公屋與否沒有任何必然的二元關係。

最後,眼見現時大專畢業生難以置業及租房子,申請公屋又被政府刁難。因此,我們強烈要求:

1. 房屋署收回有關言論,並重新審視大專畢業生的住屋需求。
2. 政府須檢討現行的房屋政策,並增加公營房屋的市場比率,落實興建更多公營房屋,以解決市民所需,停止混淆視聽,包庇地產霸權。
3. 政府應從根本解決公屋量不足、以及私樓樓價租價過高的核心問題,而非透過縮減申請人數,從而將問題轉嫁於大眾身上。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