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捐款

頂理

關心社會,其實可以很簡單 網誌

生活

打工換宿,不只換到一個床位

打工換宿,不只換到一個床位
廣告

廣告

圖文:瓦琪
原文刊於《頂理》第六期

9月1號出發,在上海,杭州,西塘,台北游蕩了兩個星期後,最後在花蓮暫停下來,展開這次外遊的重頭戲—打工換宿。

>>日出而作,作完出去玩

到達兩個月前便約好的青年旅社,休息了一個晚上,翌日便正式開始工作。第一個工作,是要學習打掃,在客人離開後更換被單枕頭套,還有倒垃圾等等。一開始我討厭這部份工作,只想要快快完成然後溜出去玩,但幾天後,卻漸漸愛上這個工作,因為它讓我整個人都活起來。

因為勞動,我吃得更多;因為勞動,晚上睡得更好;因為流汗,皮膚漸漸變好;因為這在早上的勞動工作,讓我整個人的生理時鐘都調整到一個正確的模式,雖然沒有實際證明,但我覺得自己一定有變胖,而且水腫也消了。

>>「你好,我是這裡的小幫手。」

第二項要學習的,是幫忙check in。Check in不單是簡單的介紹旅舍的設施、收錢,重點在於那是一個互相認識的過程,從中我們可以交換彼此原居地的特色、在旅途上的一些趣事,也可以邀請他們一起去一些自己想去的地方順便省一下車費。幾天下來,我認識到愛爾蘭的backpacker女孩,她那個60kg的大背包讓我傻眼;我認識到一個超級無敵可愛的日本女生,在她眼中任何事情都新奇有趣,跟她一起吃飯,即便是吃屎也會很幸福。和這些只認識 一兩 天的朋友,曾經一起一大早的起床去七星潭看日出,然後被浪打個滿身濕;曾經坐在餐廳裡,三個外國人等著我用自己的fucking broken english解釋甚麼是魯肉飯跟貢丸湯,還有剉冰跟綿綿冰的分別。

回憶是如此的美好,而時間也過飛快,跟每一個客人相處的時間都很短,每個旅者只會待一到三天,只有很少數的人會待一個星期。這讓我想起薜濤的「枝迎南北鳥,葉送往來風」,快快樂樂的跟他們check in,而他們通常是無聲無息在我還沒起床或在換被單的時候靜靜的check out離開(這一家旅舍的特色之一就是離開時把鎖匙放在桌子上就可以了)。偶然在睡前會念起某些客人,擔心他們是否順利到達下一個目的地。不知道那個選中在國慶黃金周前往香港的比利時男孩,有沒有去我推薦的譚仔三哥呢?

老闆說,在這裡沒有人認識你,沒有人知道我的過去也不會參與我的將來,所以在這裡我可以很輕鬆很大膽的做自己,嘗試一些新的生活方式。如果我有種的話,大概可以訛聲自己是個不想成為家族生意下的犧牲品然後逃婚到花蓮避世的千金小姐—這念頭一閃而過。我相信緣份的奇妙,可能下一個開門進來的客人便是我生命中的貴人或伯樂,為著那微妙的可能性,我還是很誠實的介紹自己。

>>為了要介紹花蓮,我必需先摸透這地方

Check in除了介紹旅舍的設施,另一重點是介紹花蓮市,和周邊的景點。花蓮市中心大約29平方公里,附近有3個主要景點。坐高鐵往南還有8個鎮鄉,每個鎮鄉都各有特色而且絕對值得花上一天去享受。坐客運沿11號公路往南,途上可以一邊欣賞左海右山的景色,一邊前往前面5個景點。

為了要推介美食,我大概嚐過花蓮市裡8成的食物;為了更清楚的指出正確的路,我踏著我的變速法拉利穿過大街小巷;為了回答客人的問題,我儘可能的了解花蓮附近的地點和交通。幾天下來,已經可以不看地圖,就憑著一個簡單的街道名稱譬如「中華路跟民國路交界」,便能和我的法拉利長驅直進。甚至漸漸記得,走到哪個地方,便會遇上哪一隻狗:像國聯一路轉角的那隻哈士奇,和中山路上一家修車行的黃金犬,牠們真的超級乖巧。

14天過後,我大概都摸熟這個地方,若客人問起,我可以蠻有信心向他們推薦景點,花東縱谷七星潭太魯閣清水斷崖和花蓮市的美食,都有一個清晰的印象。

七星潭的日出超美而傍晚時會有一阿伯在很左邊的地方彈吉他唱老歌

去太魯閣去到天祥不要吃過飯就打道回府,一定要去白楊步道享受那純淨的大自然,而且一定一定要走到最後的水簾洞還有不要開手電筒要在黑暗中感受未知的刺激和興奮

(↑圖片來自網絡)

在台鐵富里站下面有池上站,池上是個種稻米的地方,踏單車走一園,那種優閑和放鬆是無法形容看照片也無法感受到的

去瑞穗泡溫泉,可以選擇踏單車或坐計程車,前往溫泉區的路是一段暗暗往上的斜坡,會很吃力還沒看到溫泉就已經滿身大汗,但在泡完溫泉之後可以不用力一直衝回台鐵站,一路上迎面的涼風把泡溫泉的舒暢加倍放大,那是搭計程車不會有的

沒颱風的話,花蓮的早上都是大晴天,但從中午開始群山就會不斷的吐出很多雲然後就會轉成灰灰暗暗,要看美景請早點出發(一大陀雲從出中冒出來)

但,其實,這些在旅遊書上都有提及,或是隨便一個當地人都能告訴你。

>>Do you know Belgium ?

當那愛爾蘭女生背著60kg的背包走過歐洲,經過台灣再去東南亞的時候,我卻拖著那29吋笨重行李箱帶著一大堆不需要的物品上路然後一路上請求別人幫忙。因為認識了這不用14天就能走遍的花蓮而沾沾自喜時,對那個住了18的香港卻陌生無比。 當我以為自己已經看得比別人多比別人廣經歷得比別人豐富時,卻連Belgium就是比利時都不知道。

>>對於自己生活的城市,我又認識多少?

晚上的時候,旅客們會坐在大廳,分享旅遊的訊息或是嘗試找伴一起外遊。而當他們知道我來自香港,循例都會問:香港是怎樣的?有甚麼好玩?有甚麼好吃?這時候,我就啞了。除了那些在宣傳片裡說到爛說到悶的太平山或維多利亞港,就說不出其他好玩的地方;好不容易從腦中掘到像大澳下白泥這些較為少為旅客知的地方,我也說不出它們的精彩之處。在花蓮短短14天,就可以滔滔不絕的介紹分享,在這彈丸之地生活了18年,對它卻好像毫無認識,就只懂得形容它路很窄,人很多,難道它就沒有一些可取之處讓我們自豪地向外國人介紹?

雖然,香港很多特色都漸漸被毀掉,但更可悲的是,我們對自己的城市漸漸麻木,失去熱愛,就像是熱戀過後無話可說的情侶然後硬說性格不合而分手。有人會推說這是因為忙碌因為營役,但工作是必需麻木卻是自己選擇的,是親手扼殺自己的生活和活力然後歸究於現實,那都只是在找個看似理所當然的理由讓自身的淡漠聽起來順理成章一點。

>>比一個床位、風景和回憶更可貴的是—

在花蓮我看了兩個免費的音樂會和原住民表演,然後感嘆嘩台灣這地方真有藝術人文氣息,但難道香港就真的沒有嗎?我們都只在等待別人的給于甚至於要求別人直接端到眼前,而不會動手去尋找或站起來創造。

在這旅程,我除了找到到屬於自己最舒服的生活方式,還有探索的熱忱和積極。相信不一定要換個地方或離開原住地才能有那種活力,香港同樣是個未知的寶藏等待我去發掘。

「經歷得越少,人越對環境不滿意,消極的認為是環境制約了自己的發展。見識得越多,人越會對自己不滿意,懂得改變自己去適應環境。」見過世界的大,才覺自己貧乏得可憐,世界會讓我發現自己還有許多的可能。

>>真心誠意花蓮市美食小推介:

中山路中間:
西瓜大王(281號),純西瓜汁,不添加任何水或糖,新鮮鮮甜。
鵝肉先生(259號),就是吃鵝的,可要求要瘦一點或肥一點,個人覺得半肥半瘦最好吃(這兩家相隔不過50米,建議先買西瓜汁帶去吃鵝肉)

民國路73號:
蔡記豆花,必試仙草奶凍和薏仁牛奶。 蔡記的仙草是我吃過最有仙草味的,跟牛奶剉冰搭起簡直是絕配

復興街:
炸彈(加蛋)蔥油餅:以一輛黃色貨車當店,加蛋,半熟,吃過不想再吃傳統的蔥油餅,拜托一定要吃好不好?

自強夜市:
棺材板,大腸包小腸,鹹水雞。賣鹹水雞的有幾家,有一家是由一個女人看鋪, 她聲音好溫柔,她剁的小黃瓜也好像特別香脆,,,,,

>>更多在旅途上的喜怒哀樂無言搞笑驚喜落寞,在我的Blog:
http://sttail522.blogspot.hk

小分類:it's my time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