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捐款

李偉才

筆名李逆熵,香港著名科普作家。曾任職中學教師、太空館助理館長、天文台高級科學主任、港大國際學位課程中心總監。一九八五年因致力普及科學獲選為十大傑出青年。現為香港科幻會會長、香港科學館顧問委員會委員,及網台節目「浩浩熵熵」主持人。至今發表著作逾三十本。 網誌

國際

南非的悲哀

南非的悲哀
廣告

廣告

一代偉人曼德拉走了。受了二十七年牢獄生涯的他,成功地結束了醜惡的種族隔離政策,當上了南非的第一任民選黑人總統,更以寬大的胸懷推動了種族和解。他亦體現了真正的民主精神,在任期結束後欣然退下,不戀棧權位不延續影響。在這個爾虞我詐利慾熏心的年代,他讓我們看到了人性的光輝。

然而,正如孫中山先生的遺言指出:「革命尚未完成,同志仍需努力。」曼德拉在南非所發動的革命還遠遠未有完成。甚至可以說,革命已經被出賣,而艱苦得來的成果已經被刨竊和一步一步的摧毀。

在今年初出版的拙著《反轉經濟學》之中,我在〈復辟與反復辟的鬥爭〉一章中這樣寫道:「二十世紀是殖民統治退卻與民族解放的一個世紀,其成就當然值得我們雀躍與稱頌。然而,在眾多的地區,民族解放運動的成果卻被另一項解放運動的「成果」所淹沒,這便是「資本的解放」。這一解放是新殖民主義最強有力的武器。可以這麼說,二十世紀上半葉是各族人民與西方「老殖民主義」鬥爭的歷史,而二十世紀下半葉至今則是各族人民與「新殖民主義」鬥爭的歷史。

「其中一個最令人痛心疾首的例子,是在經歷了偉大的民族鬥爭和解放之後的南非,已經在這場鬥爭中落敗。在華盛頓共識和新自由主義經濟的巨浪之下,南非已經成為了跨國資本的最新樂園,曼德拉所追求的公義和諧社會已經成為泡影…」

曼德拉的死訊傳來,本地的傳媒在報導時還會加上「種族隔離政策雖已取消多年,但南非社會的貧富懸殊仍然嚴重…」等字眼。但隨著曼氏舉殯全球冠蓋雲集,所有注意力都集中到奧巴馬和李源朝的講話,或奧氏與古巴領袖勞爾握手等話題,真正重要的題目:「南非往何處去?」已被世人遺忘。

但南非的命運也就是大部分第三世界國家的命運。曾經親身去過南非的一位網上作者Angryangry寫道:「在制度不公平的時代,即使南非已不再是西方殖民地,白人投資者和貪污腐敗的政府,仍在剝削本地勞動人口。」(見「主場新聞」的〈那夜凌晨,我坐上了從香港開往南非的死亡紅Van〉以及〈曼德拉的理想 南非的現實〉兩篇文章。)想進一步瞭解背後的真相,請細讀 Naomi Klein 的《The Shock Doctrine》一書(可看http://www.naomiklein.org/articles/2011/02/democracy-born-chains ),以及兩本同樣稱為《After Mandela》的著作(http://www.amazon.com/After-Mandela-Struggle-Freedom-Post-Apartheid/dp/0871404788/ref=sr_1_1?ie=UTF8&qid=1387181898&sr=8-1&keywords=after+mandelahttp://www.amazon.com/After-Mandela-Battle-South-Africa-ebook/dp/B003RWS... )。而電影《D-9異形禁區》(District 9)則透過了科幻的稜鏡折射出現實的醜陋。(http://www.amazon.com/District-9-Sharlto-Copley/dp/B002WTOXUK/ref=sr_1_1?s=movies-tv&ie=UTF8&qid=1387182147&sr=1-1&keywords=district+9

(圖為編輯所加,取自此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