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捐款

王偉雄

美國加州州立大學哲學教授 網誌

政經

大陸人眼中的香港人

大陸人眼中的香港人
廣告

廣告

今天做文抄公。無意中看到一個網上討論,是大陸人表達他們對香港人的印象;內容自然是十分蕪雜、良莠不齊,但有趣和有意思的論點也不少,值得一讀。我抄下了一些,稍加整理,並化簡體為正體,以免一些人未看先反感:

「每次和香港人接觸,總是覺得他們好忙好累壓力好大,不知道是裝的還是真的。人活着就不能輕鬆點嗎?」

「香港人中存在很大部分人,對大陸人有偏見或者歧視,源自他們之前的優越感,因為之前香港人多富有,大陸人多窮,90年代香港的隨便的貨車司機,都可以再深圳包二奶。但是最近大陸富裕了,去香港掃貨,導致很多人心裡不平衡,不能正視這個問題。開始把根源對準大陸人的素質。」

「在我眼中的香港人大多善良,關心人。雖然社會壓力大,但是對待工作很認真,對週遭的時事都很關心,有很強烈的社會責任感,香港能有今天的成就和每一個公民的努力分不開。相比之下,我們大陸同胞更應該反省自己。」

「話部分是不錯,但是也有不對的地方,很多香港佬來內地後看這邊的法律比較寬鬆就露嘴臉了,難道只有在自己家才能紳士有素質?到外面就不用管了?」

「香港還有很多東西值得我們學習,我們也要反思一下自己的不足之處,再追上。別說香港靠全國的購買力支撐,人家也有付出努力的。」

「經常來內地消費的香港人絶大部分都是屬於社會底層的人,例如火車司機,餐廳小廝。這樣的人素質修養能有多高?不要拿他們來概括全面。以地域,財富而優越的香港人只是一部分。但以香港是個法制社會而優越的應該就是全部啦。事實上,香港人從心底歧視的不是內地的人,而是其他。至於其它是什麼,你懂的。」

「我眼中的香港人,親切、友好、嚴謹、有禮貌、有耐性、守秩序,這種感受源於我今年去香港旅遊幾天和市井小民打交道的切身體會,不一定有代表性,但卻很真實。」

「親切、友好、有耐心... 真是太太言過其實了。親切、友好有耐心我覺得這是中國大媽的標籤,貼到香港人身上太可笑了。你遇到的那位大伯只能說是特例吧,因為我去過多次香港,想問個路,那些報亭的老闆都是根本不理的。」

「這幾年由於大陸自由行的開放,大量的內地遊客湧入香港。內地遊客的素質確實是參差不齊,不分場所的大呼小叫,把店員當家人傭人似的使喚,這些都是沒禮貌的行為。香港人在97之前中產及上層社會接受的是英式教育,行為克制有禮,各種立法健全,遊客去到應該入境隨俗,注意自己的行為,遵守當地人的習慣。」

「遇到的香港騙子很多... 很多香港人都自以為是,眼高於頂。服務行業態度不要太差哦。連酒店的掃地大媽都敢當面抱怨客人頭髮掉的多掃的辛苦。另外,很多香港土著的素質那是相當的低啊,比大陸的暴發戶的嘴臉還叫人噁心。冷漠這一點就更不用說了。」

「香港人的確很有公德心,很有社會責任感,但是他們沒人情味,而且他們不是善良,他們所做的是發自他們的社會責任感和他們的自覺性以及他們的教育,讓他們大多數人做出的行為對社會很有好處。」

「對香港人很有破敗貴族的感覺。為了生存,什麼手段都用上了,但又是死要面子活受罪。」

「我想只有去過香港,而且是內地人少的地方待過才更有感受。拿我親身的例子來說吧... 有次在71便利店買水,排在我前面的是一個老外和一個香港人,一個帶眼鏡很年青的女店員對他們都是笑臉相迎,很熱情。輪到我買單,聽到我講普通話,馬上面無表情,冷冰冰的,好像我欠她幾百萬不還以的。」

「看到很多朋友根據自己去香港遇到的一些好的事或者不好的事就這麼輕易的說香港的好壞。我覺得任何國家或者城市都有好的一面,也有不好的一面,有好的人,也有不好的人,不能一概而論。」

「不管怎麼樣,首先自我做起,既然現在去香港這麼方便,這麼多人去,就不要只想著自己為香港的經濟利益帶來多大云云,試問大眾不也是圖個食品安全和匯率的各種優勢嗎?行為習慣不能是一個藉口,不管在香港還是在大陸這都是人類進步的基礎... 我身邊的香港朋友或親戚都很好,沒有看不起大陸人的感覺,沒有自以為是的感覺。要讓人看得起,首先把自己做好。」

「我也是這樣覺得的,我去過香港三次,每次問路人家都很熱心告訴你。坐公車還有老太太提醒我,到站了,該下車了。上次在自己家鄉問路,反而覺得路人戒心很重,有的甚至像看怪物一樣看著我。我就是問路而已啊!用的還是自己家鄉話!」

「香港人其實有點裝模作樣啦,以為受過西方教育就比我們高個層次!但他們對工作的態度確實是我們大陸要學習的榜樣!」

「真是奇怪了,你們又不是香港人,憑什麼覺得人家有優越感呢?只有在自己自卑的時候,覺得人家看不起自己,才會覺得人家有優越感吧。就好似之前爭論,說廣東人排外,說廣東人因為自身的文化優越感,看不起外地人。一個道理。歸根到底就是自卑!你自己看不起自己,才會覺得人家看不起你!」

「一部分偏激的香港人在指責一部分不要臉的大陸人,沒有必要大驚小怪。一部分偏激的香港人不是香港的全部,一部分不要臉的大陸人更不是大陸的全部。一部分偏激的香港人不能代表香港,一部分不要臉的大陸人也不能代表大陸。但是這兩個一部分都應該受到嚴厲譴責!」

「香港快完了,就要給赤化了!梁振英梁書記立大功。」

原文刊於此

(圖為編輯所加,取自網絡)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