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捐款

政經

梁振英鬼崇出席美荷樓開幕記

梁振英鬼崇出席美荷樓開幕記
廣告

廣告

編按:2013年12月20日,梁振英到由香港青年旅舍協會管理的美荷樓主持開幕,美荷樓外如戒嚴,住客也不獲通知梁振英到場,作者指當局是「防民如賊」。

是咁的,話說今日(2013年12月20日)我下午1時左右要去深水埗 YHA 美荷樓青年旅舍,跟我的外國朋友見面和開會,我朋友是今天早上的 flight,預計今天下午1時到。

1時左右我打電話俾我個 friend 佢無聽接聽,估佢可能無開電話。之後我打左幾次去 YHA 美荷樓 front desk 都無人聽, 我都唔知個 friend check-in 左未。

大約1時20分去到美荷樓附近白田街和巴域街的十字路口。開始見到一班警察和數個人站在那裡。我繼續行上去,忽然有個著西裝的亞叔問我有無證件。

我問:「你要check咩證件?你係警察?」佢話佢唔係,咁我梗係唔俾話抑係佢叫警察過來,之後個保安搵左個 YHA 職員過來,個職員話我地有活動(但佢無交代咩活動 ,附近亦無 banner 或者任何野睇到話 YHA 美荷樓開幕,我係事後先知),我話 : 「我約左朋友在美荷樓,佢來住的,呢度係條街,你地憑咩係度叫保安c heck 人證件。」

我之後再講我朋友的姓氏同來自邊個國家, 話佢知我地約左係入面等。

之後又一個唔知係保安定職員的人過來話「我地今日入面除左住客之外,其他人唔入得去。」我勁嬲,我一見咁排場都估到係政要人物來, 我好強語氣同佢地講 「我話知你特首來,你咁樣係條街亂咁 check 證就係唔岩 ,你無權咁做。 」

之後 YHA 個職員都算客氣叫我去對面公園坐低等,但我梗係無理會,我個 friend點搵到我。 我行埋近馬路的一面等,之後我再見到 YHA 同個保安 check 其他路人(或去YHA的人)的證 ,我就好嬲,行前大聲話佢地無權咁做,因為佢地教而不善,依然亂來,我話我一定會打去《蘋果日報》投訴。

之後, 1時40分左右我個 friend到左, 班職員同義工同保安,見到我朋友一個女子拎幾袋野,都無主動幫手 ,結果係要我出聲,叫佢地幫手拎去 check in。

在茶餐廳期等我個friend 期間, 我默默地食住等就開始聽到 d街坊有以下對話:

「聽聞有人尋日收到帖喎,你有無收到呀?」
「好似梁特首黎呀嘛。」
「以前彭定康/之前港督黎都無咁大陣仗。」
「佢派二千元我就出黎睇下佢。」
「梁振英呢d咁乞人憎既人,有咩好睇。」

之後約2時15分左右,我個 friend 拎左張 notice 俾我睇,係 YHA 職員俾佢的, 張 notice日期寫 12月19日,先交代請左2時半梁振英做開幕禮嘉賓, 歡迎住客參加喎 ,同埋 hostel 入面的 bar 同 café 會關閉等。

但我個 friend 話事前完全無收過 email (就算 send 左都係 very late notice 啦), 去到先知,咁有咩用呢?

我今日直至晚上7時試過打電話去 YHA 總部幾次,個電話線都係留言。

成件事我的感受:

(1) 究竟YHA係幾時 confirm 梁振英來開幕禮的呢? 個 notice 昨天才出, 街坊之間閒談時也說昨天才收到帖。
(2)呢個政府係防民如賊。
(3)原來特首梁振英做開幕禮嘉賓係不能說的祕密。
(4) 如果我個 friend 係傷健人士,攔路check證就更加令旅客不便,(因為美荷樓對出的是斜路) YHA有無諗過任何配套措施?
(5)我朋友唔係第一次住 YHA 美荷樓,其實佢都覺得向來美荷樓連同 full cup café 同士多的職員都好 nice。今次因為權貴來訪安排得差,可能會令第一次去美荷樓住的旅客留低壞印象,為左一個權貴勞師動眾和令旅舍的聲名蒙污,值得嗎? 這種安排對得住平日安守本份的旅舍員工嗎?
(6) 我原本係開開心心去見朋友,搞到要鬧人收場。假如一開頭職員有解釋發生咩事,我未必會鬧人。
(7)就算保安員態度良好也不代表我們應配合這些侵犯人權的無理要求。
(8)要珍惜我們的公共空間。
(9)當年李克強去麗港城,居民點解咁火滾,我明了。

初稿寫在2013年12月 20 日 (美荷樓開幕當日)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