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捐款

徐少驊

早年從事媒體工作,記者、編輯、出版人、專欄作家、電台主持、書籍作者,現在從商,已婚。 香港時事評論部落 http://www.facebook.com/pages/xiang-gang-shi-shi-ping-lun-bu-luo/233195364407 網誌

政經

「佔中運動」最大的危機

「佔中運動」最大的危機
廣告

廣告

近日有不少同樣是支持力爭真普選的人和團體對「和平佔中」運動提出質疑,主要有兩點:一、為何「佔中三子」不高調支持「公民提名」方案;二、為何「佔中三子」不力推用「議員辭職,變相公投」爭取「公民提名」?於是,有人據此推論,「佔中三子」已經變節,「佔中」是不會發生的了!

事實上,由戴耀廷提出的「和平佔中」運動一開始提出的「公民抗命」包括了以下重要的獨特元素,使之有別於其他的社會抗爭運動:一、全民商討;二、公民授權;三、非暴力和四、用盡所有合法手段之後的抗命行動。

上述元素都是一種運動領導者「自我限制」的手段,令運動領導者不能偏離群體的意向,自行一套。這樣的「自限」當然會不利運動的彈性,但同時亦增加了抗爭過程的民主性。

「和平佔中」運動經過了近一年的醞釀、信念傳遞、不同的活動和多次的商討日,按著時間表,今年的四月就是第三輪「萬人商討日」,這一次要談的就是「方案」,從坊間無論是個人或政團提出來的政改方案,拿出來仔細審視,目標是看那一個符合「國際標準」,進行萬人投票,然後在六月再將符合「國際標準」的方案進行民間電子公投,決定那一個方案交與泛民政團跟政府進行談判,整個過程叫做「公民授權」。

在此之前,「佔中三子」都只能做運動的「策劃者」而不是方案的「鼓吹者」,否則就有違「商討」和「授權」的原意了。試想像一下,若果「佔中三子」此刻就高調地主張必須「公民提名」,後果會是如何?有人會指斥他們「假商討」和「假授權」,亦會有人支持根據基本法「框架」即經由「提名委員會」提名,爭取方法是令「提名委員會」的組成符合公開、自由、平等的國際標準,這些人會指責「佔中三子」以個人的政治喜好誤導群眾。

至於「議員辭職、變相公投」,其實戴耀廷和陳健民都公開解釋過,從來沒有反對使用這個手段,只是什麼時候才採取這個「核彈」。由於「公民提名」不是唯一能符合「國際標準」的方案,在「萬人商討日」和「民間電子公投」確立香港市民最支持的方案之前,就用「議員辭職、變相公投」這種重炮手段來向政府施壓必須在政改方案引入「公民提名」並不合適,同樣是有引導的成份,有違「公民授權」的原意。

好了!看到這裡,或許有人已經按捺不住的反駁說:「這不就是書生論政嗎?社會運動不是這樣搞的呀!作為領袖就是要引導群眾,而不是被群眾牽著鼻子走呀!」又或許有人說:「政府的政改諮詢文件還寫得不夠明白嗎?這是一次假諮詢,2017年是不會有真普選行政長官的了!你們還儍得跟著它的奏樂跳舞!」是的!上述的話有一定的理性,不過,我要說的是,「和平佔中」運動完全沒有偏離過它原初設定的軌道,它有自己的一套理念和方法。反對者固然可以批評,但就不可能指控「佔中三子」「轉軑」又或是「根本無心佔中」吧!

奇怪地,今時今日的香港,「求同存異」竟然成了一個比粗言穢語更被鄙視的詞彙,說者被冠以「膠」的貶稱。是的!以今天香港的政治氣氛,只怕馬丁路德.金和曼德拉或是劉曉波活於香港也會被人駡「膠」。但力爭民主的人理應是服膺民主理念,無論是行動與言論,都應該避免對別人胡亂指控。當出現分歧時,我們要弄清楚究竟是原則上還是策略上的分歧,若屬於前者,當然是沒有「求同存異」的基礎,若是屬於後者,就應該用耐心釐清「同」與「異」的領域,引用前捷克總統哈維爾所確立的《對話原則》(註)進行商討,找出「異」中背後雙方的理據,有了真正的理解,才可以找到中間可以「回旋」的空間。

從爭取民主的大局看,今天的香港,中共加上香港政府的強勢,可動用的資源如此之多,要打撃「和平佔中」運動簡直是易如反掌,不過,若然支持爭取真普選的民間團體和人士都動輒對策略上有異於己的同路人互相仇視,故意不去看「同」而放大當中的「異」,並作出敵對式的攻訐,那麼,中共確實可以安枕無憂了,這也可以說是「佔中運動」面對的最大危機。

老徐一直信奉,在面對中共這樣強勁的對手,香港的民主運動需要尋求一個「最大公因數」的大策略,即尋求最多香港人支持的策略,2010年政改方案一役令泛民陷入互不信任的大分裂,泛民可說是已經不復存在,老徐亦停止了上載時評短片,慳翻啖氣。在這樣的政治現實環境下,2016和2017年的政改,泛民的合作可說是成為「不可能的任務」,我亦相信中共感到勝券在握。直至「佔中」的出現,令整個2016、2017年政改的博奕出現變數,主要原因是提出「佔中」的是由一名能夠討好社會大眾尤其是政治保守的中產的戴耀廷提出,陳健民教授和朱耀明牧師亦是在社會上各階層普遍接受的非政黨人物,加上他們三人在民主黨派中都沒有「牙齒印」,「佔中三子」完全符合「最大公因數」的大策略所需,由他們發動一個在行動上「激進」的社會運動,所產生的效果實在難以預料,這亦解釋了為何「佔中」的出現觸動中共的神經,要發動全體建制派對之圍剿。

若果我是中共,我不會單靠建制派,還會在民主派當中「落藥」、「策反」,這是必然的而且阻止不了的。那麼,真正誠意地力爭普選的人可以怎麼做?我們必須做的是審慎地去聆聽、去理解不同的方案,了解每一個爭取真普選的策略,耐心地尋求一個「最大公因數」的方案,透過「公民授權」的方式向民主派各議員施壓,一起對抗任何有「篩選」的方案,以付代價的抗爭方式力爭一個符合「國際標準」的方案,這亦是「和平佔中」運動的理念和方法。

註:
哈維爾的「對話原則」:
1.對話目的是尋求真理,不是爲了鬥爭;
2.不作人身攻擊;
3.保持主題:
4.辯論時要用證據;
5.不要堅持錯誤不改:
6.要分清對話和只准自己講話的區別;
7.對話要有記錄;
8.儘量理解對方。

此文影視版

老徐的部落格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