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捐款

國際

滅絕

滅絕
廣告

廣告

根據報導,最⼤的藏傳佛教學院喇榮五明佛學院在2014年1⽉月9日發⽣生⼤火。五明佛學院在1980年建立,1997年註冊,容納數以萬計的僧尼。在幾天之後的1⽉11日,在雲南省迪慶州⾹格里拉縣的獨克宗古城發生了另⼀起嚴重⽕火災。這場⽕災毀掉了三分之二的房屋和文物。這並不是兩起獨立事件;它們代表了境內⼈民的聲音被扼住,而長久以來的西藏文化根源被蓄意摧毀。這兩場⼤火無聲而殘暴地劫掠了西藏古物和遺址。

根據2013年的人權報告,在西藏的政治犯數已攀升至988人。整個藏區目前有六百萬人,而其中就有近千人是政治犯。中國政府對西藏大的打壓不只是政治上的,更是宗教上的。現在藏區大約有千所寺院,但中國政府派了六千多個⼈員待在寺院裡。他們甚至要求要在寺院中建立中國共產黨黨部。他們也強迫寺廟要懸掛五星旗、擺中國領導⼈的肖像、還給僧⼈進行所謂的「愛國教育」。我曾聽⼈批評藏⼈自焚。自2008以來,許多藏⼈因為人權被侵犯、環境被破壞、文化和宗教被滅絕而進行過各種絕⻝抗議和和平⽰威。這些行動⼜何曾受過國際社會的關注和建設性的回應?

四省藏區(包括青海、四川、甘肅、雲南)除雲南,其它三省藏人自焚情況都較為嚴重。自2009年致今致焚數字以高達一百二十九人。

他們為什麼要自焚? 是因為絕望和封閉,只有燃燒自己,把自己變成⽕炬,用最痛苦的方式來表達自己。對於藏⼈來說表達訴求非常困難,只有通過⾃焚這種很痛苦和慘烈的方式。正因為慘烈,自焚才可以變成⼤新聞,以⼀種觸目驚心的方式把他們要表達的聲音傳出去。但可悲的是中國政府不僅沒有回應藏人的訴求,反而加強鎮壓,對提出控訴者的家屬朋友施加壓力,進行連串監控判刑丶軟禁。中國政府為了掩飾自己的罪行,完全把責任推到藏人身上,喧染為恐怖主義。這是很好笑的,自焚的人沒有傷害任何無辜的人,他們只是在傷害自己。他們這樣做的原因是因為他們從來沒有得到任何尊重和回應,反過來自是更多的踐踏和滅絕。

對藏人來說宗教和環境就是他們的全部和自由,在大部分自焚者的唯願中都是希望他們的尊者達賴喇嘛反回西藏,試問評擊自焚者的人可以接受別人提取你生存的意義,把親如骨肉的命脈分離嗎?每個自焚者的犧牲並不是為着自己的分毫私利,乃是為到把整個被掩蓋真相的民族而表達自己痛不慾生的呼喊。

在去年九月份的研討會中蔡詠梅女仕擇錄了以下幾段自焚者的遺言:這一封是來自四川阿壩的一位19歲的自焚藏人青年。(曲培,四川省阿壩藏族羌族自治州阿壩縣前格爾登寺僧人,遭工作組驅逐回鄉當牧民,19歲。 2011年10月7日在阿壩縣洽唐西街與卡央一起自焚,重傷,被軍警帶走,11日犧牲。)他自焚前對很多藏人說:

「不計其數的軍警嚴厲管制藏人,隨意拘捕和騷擾藏人,使自己和很多藏人一樣非常難受,已經有很多僧人為此獻出寶貴的生命,因此也選擇自焚。」

還有一位阿壩的僧人,也是很年輕,19歲。(整理者注:卡央,四川省阿壩藏族羌族自治州阿壩縣前格爾登寺僧人,遭工作組驅逐回鄉當牧民,19歲。 2011年10月7日在阿壩縣洽唐西街與曲培一起自焚,重傷,被軍警帶走,8日犧牲。)他臨終前對親人說:

「自己能夠為西藏民族獻身而感到心滿意足,絕不後悔,因此,大家不要為我難過。」

還有一位25歲的年輕藏人,他和另外一位24歲的藏人一同自焚(整理者注:曲帕嘉,四川省阿壩藏族羌族自治州壤塘縣中壤塘鄉人,學生,25歲。2012年4月19日在覺囊派壤塘大寺附近與堂兄弟索南同時但不同地點自焚,當場犧牲。索南,四川省阿壩藏族羌族自治州壤塘縣中壤塘鄉人,學生,24歲。 2012年4月19日在覺囊派壤塘大寺附近與堂兄弟曲帕嘉同時但不同地點自焚,當場犧牲。兩人自焚前用手機錄下遺囑(他這樣講:

「藏民族是有著與眾不同的宗教和文化、慈悲和善良、有利他之心的民族,但是,藏民族受到中國的侵略、鎮壓和欺騙。我們是為了藏民族沒有基本人權的痛苦和實現世界和平而點火自焚的,我們藏民族沒有最基本人權的痛苦比我倆自焚的痛苦還要大。

在129位自焚中當中由老到少,平民百姓丶僧伲丶學者丶作家丶歌手丶牧民。他們的犧性只是為了一個坦白悲微的訴求,就是付出你們的良知,把真相用行動道出。今天中國政府已張狂地事無忌旦,眾目睽睽下燒毀藏傳典故丶文化遺址,試問我們怎可以作沉默的兇手,容許接受這種道德淪亡的歪風延續下去!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