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捐款

林兆彬

前學聯副秘書長,註冊社工,業餘時事漫畫工作者,自由撰稿人,二次創作愛好者。夢想是能夠讓世界變得美好。 網誌

國際

從金色黎明黨談到中港矛盾

從金色黎明黨談到中港矛盾
廣告

廣告

首先,想向大家介紹一個希臘的政黨,名叫「金色黎明黨」(Golden Dawn) ,現時於希臘議會有18個席位,佔議會內的6%席。金色黎明黨由希臘數學家Nikolaos Michaloliakos領導,他們於1980年成立,然後1993年正式註冊成為政黨,崇拜希臘獨裁軍人Ioannis Metaxas、信奉極端民族主義和極端種族主義、使用納粹意味的符號的他們,經常攻擊新移民、黑人、同性戀者和左翼人士,被喻為是一個新納粹組織、極右政黨。

1996年,金色黎明黨首次參加希臘國會大選,只得0.1%選票,未能贏取任何議席。直到2009年的國會大選,金色黎明黨仍只得0.29%的選票,未能贏得任何議席。但到了2010年,希臘政府欠債三千億歐元,無力償債而導致破產,失業率高企、治安惡劣等民生問題嚴重,導致反移民的呼聲高漲。曾主張以地雷封鎖邊界的金色黎明黨,在雅典市議會獲得5.3%選票,首次成功贏得一個席位。而在雅典市內某些有較多新移民居住的地方,金色黎明黨更獲得20%的選票。

到了2012年,希臘受到債務危機影響,政府進行緊縮政策,就連醫院的藥物和床位都出現短缺。金色黎明黨成員Ilias Panagiotaros在選舉造勢集會上宣稱,若果他們能夠在國會大選中勝出,他們便會將所有新移民和他們的孩子,從醫院和幼稚園裡頭驅趕出去。最終,他們在2012年5月的國會大選獲得6.97%選票,贏取國會21個議席,首度進入國會。

金色黎明黨對新移民和左翼人士的「攻擊」不單只是言語上和文字上的攻擊,還會使出潑水、肢體衝突、揮拳等施暴的行為。在2012年6月,金色黎明黨發言人Ilias Kasidiaris在直播電視辯論節目上,因為意見不合,先後以潑水和揮拳等方式攻擊兩名左翼女性政治人物,Kasidiaris的Facebook專頁因而在一日內獲得6,000個「讚好」。事件只讓金色黎明黨的支持度輕微下跌,在2012年6月的第二次國會大選中,仍然獲得6.92%選票,議席則跌至18席。

在2012年,金色黎明黨聲名大噪,經常公然歧視新移民,Michaloliakos的妻子Eleni Zaroulia在國會上以「次等人」來形容新移民,又說「要從新移民手中奪回國家」。在2013年1月,金色黎明黨成員襲擊土耳其駐希臘總領事,以反對土耳其來的新移民。最激烈的是,在2013年9月,一位金色黎明黨總部的餐廳員工將一位反法西斯饒舌歌手Pavlos Fyssas刺死。隨後,最高法院最後認定金色黎明為犯罪組織,金色黎明黨多名核心成員被拘捕,但金色黎明黨則認定這是執政黨對政敵的整肅行動。

上述對金色黎明黨的介紹,好像與香港沒有任何關係,但筆者往往會想起香港社會,估計類似「金色黎明黨」的政黨組織隨時會在香港出現,雖不中亦不遠矣。

雖然香港的經濟比希臘的好得多,但近年香港的中港矛盾和族群衝突也成為了社會普遍的現象,部分香港人稱內地新移民和內地遊客作「蝗蟲」,覺得他們「搶走」了香港人的資源,社會上散播著仇恨內地人和新移民的氣氛,無疑是為港版「金色黎明黨」提供了充分的土壤。

在2013年9月,一位在港工作的內地人在港遇到車禍喪生,網上的留言是前所未有地恐怖,例如批評該名女子是「內地式過馬路」、「搏撞屈錢」「內地人早死早著」甚至「搶完你學位,跟手搶埋你份工,第時佢個仔又同你搶奶粉,你真係希望佢冇事?」等歧視、涼薄和沒有人性的說話。

在2013年12月,終審法院早前裁定申領綜援需居港七年限制違憲,協助事主提出司法覆核的社區組織協會幹事蔡耀昌,於今年元旦遊行上遭人擲牌襲擊,又有大量網民於他的社交網站寫上恐嚇留言,包括用刀劈死他和強姦他的家人。事件已超越言論自由和表達自由的底線,甚至有希臘金色黎明黨的影子。

近日,印傭Erwiana被一位羅姓女僱主多次毆打,警方將其拘捕。有報章指被捕的女僱主早年由內地移民來港,然後就有網絡媒體將「內地移民」這一點放大。報導指「女僱主早年由內地移民來港」,筆者估計現時她已經是香港永久居民,為何還要稱她作「新移民」呢?難道所有非香港出生的人永遠都是「新移民」嗎? 那些網絡媒體的做法,其客觀效果是煽動了社會對內地新移民的仇恨,加深偏見,無助解決外傭受剝削的問題。

某些知名學者稱族群鬥爭應該是「本土」政治運動的出路,那種不講普世價值、只理會族群的「本土」運動,是狹窄和短視的「本土」,筆者實在是無法苟同。究竟內地新移民和內地遊客對香港的影響較大,抑或是剝削勞動階層的資本家、大財團的影響較大呢?筆者深信是後者,民生問題的關鍵是資源分配不均,社會成果被資本家和大財團所佔有,敵人不是新移民。

內地人在街頭便溺、在火車弄污車廂、在醫院打醫生……通通都是法律可以制裁的,但部份香港人只選擇拍下那些畫面、引發網絡上的罵戰而不報警。難怪希臘的金色黎明民支持者,也會在遇上事故時致電金色黎明黨也不報警,兩者在心態上其實是如同一轍。

當我們為了所謂的「本土利益」,而一時間受情緒影響,夾雜著偏見和歧視,將大陸人與新移民當成敵人,仇恨他們甚至與他們衝突,就好像向稻草人攻擊一樣不智,是無法解決當下的問題的,真正的敵人應該是掌握著權力的香港政府、中共政府和與之勾結的資本家、大財團。筆者暫時是較為悲觀的,類似「金色黎明黨」的政黨組織即將會在香港出現,例如是今年2014年,雖不中亦不遠矣。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