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捐款

媒體

請把臭腳放到王偉雄的鼻前

請把臭腳放到王偉雄的鼻前
廣告

廣告

首先聲明一點,林忌認同官恩娜的文章最初只是在表達她真心的看法和感受,可是官恩娜事後的解釋呢,例如把「中港矛盾」說成只表達雙方的「禮儀」呢,林忌就必須向各位指出,這個回應絕對是不盡不實,用法庭上的說法,「不是事實的全部」,因此在這點的「解釋」上就是大話;官恩娜是失言,但王偉雄的回應就絕對變成了用一個大話去掩飾另一個大話,是說謊,是可恥之極。

包括我在內都深信,官恩娜在最初的文章之中,或許只是頭腦過份簡單,根本沒有想過究竟是甚麼中港矛盾,來引起香港人大量拍片的問題;官恩娜犯了錯,她自己也認了,無論把問題簡化成為「禮儀」或者「文化差異」都是絕不正確的;可是官恩娜這句「好多人喜歡拍下中國同胞們的種種有趣行為,放上網跟人家分享,引起很多不同的意見」,王偉雄居然拿著她「有趣」兩隻字,反問大家:『「有趣行為」,指的是甚麼,根本不清楚,搶奶粉、闖急症室產子、和隨地大小二便吧!』

留意官恩娜原文的關鍵字眼「好多人」以及「有趣」,這兩組詞語已經判定了官恩娜的解釋絕對說不通;事實的全部,就是林忌在此之前文章所說的,是拍下搶奶粉、隨地大了二便,打尖爭位、罵戰與打交,作為讀過很多書的高級知識份子,王偉雄此人居然不是直斥官恩娜的錯誤,反過來為了「有趣」作出牽強之極的解釋,然後更引出兩張他認為是「有趣」的相片,根據王偉雄的說法,隨便到網上搜尋一下就可以找到這些「有趣」的相片,更把這兩張相片的問題,簡化成只是「生活上的小禮儀」

我不知道王偉雄作為一名「高級知識份子」,究竟是否有和相片中「有趣」的中國人擁有相同的習慣,不過我一定要向大家指出,這兩張相片中的問題一點也不有趣,而是正如我林忌在之前文章所說的「憤怒的、火爆的、核突的」問題;相片一中,一個疑似大陸人在九鐵車廂之中脫鞋露出光腳一隻,然後另一位疑似大陸人把手袋霸佔了身旁的坐位。王偉雄先生認為這叫做「有趣」?認識他的你不妨在他面前做一個實驗,例如作為他的學生,在上課時脫下你的鞋,把腳伸到他的鼻前,讓他感受你的臭腳味如何有趣;至於大陸人購完物後用雜物霸佔坐位,王偉雄則應該回來香港感受一下鐵路車廂有幾迫爆,平日有幾難才找到一個座位,叫大陸人讓位反被罵有幾「有趣」;這位身處美國加州大學的「教授」,居然為了盲撐官恩娜,把前者的核突衛生問題,歪曲成為「小禮儀」;把後者霸佔坐位的自私,又歪曲成為「小禮儀」;用王偉雄盲撐官恩娜的說法,或許王偉雄喜歡臭腳呢?或許王偉雄喜歡臭汗味呢;或許王偉雄嗅覺有問題呢?或許王偉雄只喜歡企從唔需要坐呢?還是或許王偉雄從來都離地身處於美國加州,唔需要日日和自由行爭坐九鐵迫爆等三、五班車再見脫鞋聞臭腳,所以睇完一點同情心也無,大家當可以從事實去判斷,上述哪一種可能性才是真。

更可笑的是,連我寫「香港人大罵官恩娜」,在王偉雄的回應中竟變成了『有多少香港人會像林忌這樣「大罵官恩娜」?我不知道。會超過一半嗎?我很懷疑,至少大部份被封為「左膠」的人都不會(而不罵的會自動成為「左膠」?),也許這些人在林忌眼中已不是「真正的香港人」了。』──這句荒謬絕倫的說話,絕對說明王偉雄的邏輯才是混亂到極點。「香港人大罵官恩娜」是客觀陳述,不是嗎?請問後續的一連串報導是甚麼?超不超過一半,和是否「香港人大罵官恩娜」有甚麼關係?難道要多過一半人罵,才能寫成「香港人大罵」?更荒謬的是王偉雄竟問有幾多人好似我一般「大罵」,幾多人又有甚麼關係呢?是小貓三四隻嗎?那麼為何傳媒大報?為何官恩娜要出來大哭?為何左膠要說甚麼「好恐怖」?根據王偉雄的說法,是他自己把「大罵」的視為「非香港人」,可是他竟把自己所想歪曲成『也許這些人在林忌眼中已不是「真正的香港人」了。』絕對是邏輯混亂之極!「香港人大罵」等如「全部香港人大罵」或者「超過半數的香港人大罵」嗎?又怎會變成「不罵不是香港人」?請問王偉雄,為何「香港人大罵官恩娜」這八隻字,會歪曲成為「全部香港人大罵」或者「超過半數的香港人大罵」或者「不罵不是香港人」?

一個連臭腳放在面前都可以認為有趣的王偉雄,繼續歪曲下去也絕不奇怪,也因此不包容臭腳的我們就會收成他口中的「頭腦不清」了──「大家都是中國人」絕對不止是「理解錯誤」的問題,而是因為根據血統,把所有在香港人的華人都視為中國人的問題,甚至忘記了香港是一個多民族聚居,多國籍聚居的地方,把其他人視而不見的問題。

但最最最最最可笑的,是王偉雄為求盲撐官恩娜的「大家都是中國人,因此要包容」這句,竟搬出了「道德哲學」的 special obligations,去撐「一般人都接受的親疏有別」;對呀!親疏有別呀,因此就正如王偉雄在文中舉的例子,在外地遇到一個香港人和一個墨西哥人,應該優先幫香港人而不幫墨西哥人!甚麼,這不就是本土派一直的主張嗎?資源有限,香港是香港人的香港,因此香港人應該先照顧香港人,而不是用作照顧中國人,這就是本土派一直的主張;因為香港有很多人以香港人自居,不認同「中國人身份」,因此選擇「不包容」中國人,而選擇「包容香港人」!這不就是王偉雄口中的 special obligations 嗎?為何中國人偏幫中國人就可以搬出 special obligations,而香港人偏幫香港人就變成了「右翼法西斯」或者「歧視」呢?多謝王偉雄說出一眾「大中國左膠」、「大中華左膠」真身的秘密,對中國人就說「大愛」、special obligations,對香港人就說要包容,不包容中國人就是歧視、右翼納粹法西斯!親疏有別,香港人不是中國人,因此香港人應先包容了香港人,有餘力才考慮包容中國人,這是王偉雄支持的「親疏有別」見解,請各位口說國際人權的大愛左膠找他理論,不要再抹黑香港人優先是「法西斯」了!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