動物

回首不一定是唏噓

廣告
回首不一定是唏噓

廣告

蛇年將盡,回顧這一年,也真夠我回「味」。
這當然是百般滋味。

這條蛇,也夠狠毒。身邊的好友一早叮囑我,蛇年我沖太歲,諸事不順,樣樣皆兇。年初被人「挾」了去「攝」太歲,我行禮如儀,但求身體健康。

結果呢?太歲爺可能懲罰我誠意欠奉,今年的身體是前所未有的差。體能急劇下降,大小毛病都跑了出來,一向自命鐵人的我也認命了。進出醫院之餘,像個八婆仔般留意食乜野會身體好,醫生叫我戒咖啡我都含淚說好。

其實是年紀大機器壞罷了,也不關太歲爺的事。

但蛇年的確多事,由年頭到年尾受傷及被虐的動物接二連三五七十……難道動物也沖太歲? 一想起今年離開的動物,慘死八牛也好,小黑也好,阿秋也好,很多很多街外人不知的,每日橫死街頭被警方說是意外的………一提起就只有嘆息,鼻酸。

至於抗爭的路,被逼越走越前,反彈回來的阻力也就一定越大。 今年七一遭遇過最艱難的打擊(恕不能公開) ,最後雖然大步揇過,但也的確挑戰了我之前很多的假設,我開始問:「為動物,我可以去到幾盡?」

今日是蛇年最後一日,我不禁鬆一口氣。

但細心一想,此蛇雖毒,卻又幫我上了 turn things around 的一課。細味一番,蛇年我是得多於失。

從來都自負是運動員,top fit時在Melbourne贏過fittest man in town。現在,多得太歲爺,我終於肯注意健康了。

蛇年雖然失去很多動物,但也前所未有的救了很多。他們的生命已進入了我的生命,定時為我refill能量。

以前很怕是非,現在我對是非必呈陰性反應,一笑置之。 再可怕的打擊也經歷過,令很多無聊人無聊事顯得更無聊,教曉我如何為自己的人生排序,有些人有些事,是排不進名單上的。

其實,今年是大豐收的一年,我開設了社區動物絕育中心,大半年已為過千隻流浪動物絕育,也成立了18區動保專員。所得到的支持與鼓勵用「排山倒海」去形容絕不為過。試下去錄影時有導演要捐款,去補牙時牙醫話要捐款,去遊行時又收到捐款,去法庭聽審時有法庭職員過來要捐款。還有來自日本的、加拿大的、台灣的、美國的、澳洲的…..各地朋友用不同方法寄來的捐款及物資。 最搞笑是剛收到澳門寄來的很多食物,但幾乎看不到夾在食物中間又有現金捐款。 你們這些對動物的真愛及對我的錯愛,叫我無時無刻都笑得出,都不敢投訴。

我的確很驕傲建立了NPV這個平台。 我只是一個很成功的中間人,將大家對動物的關懷,成功輸送到動物身上。

馬年,照規矩,我是要去「還太歲」的。對於太歲爺過去的眷顧,我心領了。 之後,我們又要抖擻精神,一起再上路,為人類,向動物還那還不清的債!
祝我們馬到功成!
新年快樂!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