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捐款

政經

背負粵語

背負粵語
廣告

廣告

我2000年初開始幹些代課補習之類的工作,赫然發現學校裡開始有滅粵之勢,例如貴族中學裡校長說「在我間學校裡只能聽到英語或普通話」。引人憤怒的粵語魔教育電視是2004年出爐;2004年確實有一場語言戰爭,中大反英語化,我乘機談了很多粵語教學的問題,以下論點應是來自蔡寶瓊教授:非母語教學,會令學子接觸這世界時,像隔著一重玻璃,沒有投入感,not engaged,而這可能就是目的本身。我親身經歷過,完全就是這樣。——而粵語是份外火熱,連袁崇煥都知,丟那媽,頂硬上。「廣東佬火氣旺,知榮辱。」

以粵語創作,也不是什麼道德驅迫,而有些作家選擇背負這種使命。粵語是長期被官方邊緣化的語言:英語和普通話,都是統治者的語言,相對而言粵語則是被統治者即人民的語言。用粵語創作,就是選擇背負被統治者的身份而堅持以自己的方式反抗。

今年在自由野策展,有「就是粵語詩,粵語就是詩」詩歌音樂會,就是希望集中地呈現文學藝術如何拓展「語言的邊界」,即令粵語除了親切感和生活化之外,還有宗教、哲思、批判、冷峻、豪邁、現代主義的可能。周耀輝也曾說,粵語有九聲,填詞份外困難,但一眾粵語填詞人都很有志氣,要「試下粵語呢樣野可以去到幾盡。」搞創作的,大家想的都一樣。藝術用創造去解決問題。這就是正面建立,不須踩低別人抬高自己。

2004年的語言戰爭無人參戰,但語言現在倒真的像戰爭了。視語言為藝術的人,可能會頂唔順。再分享一首飲江的反戰詩。

〈樣貌娟好〉 飲江

那麼樣貌娟好的人
喜歡把弄戰爭
難怪你我他 和佢
輕言仇恨
麻子把麻子寫在別人的臉上
小人抓小人墊在鞋底上摔打

鐘聲響起
飛彈從飛彈處飛來
鐘聲在鐘聲裡響起

主佑吾王
主佑吾土
主佑吾民
難怪主說
我頂你地唔順

粵語是幸運的,去年「身為少數」朗誦會上,以客家語寫作的台灣作家甘耀明便說,很羨慕粵語有好多字仍能寫得出來,不像客家語已經多半音傳字不傳。因此,繼續使用粵語,多講多寫,為它的歷史鉤沉,以創作碰觸它的邊界,就已經是重要的保衛。粵語犀利,係因為佢本身就難(後殖民理論家史碧娃克來港任教期間希望學懂粵語,結果無功而返),所以練到我地周身刀兼繞指柔。因此,粵語係殺唔死的。

(圖為編輯所加,來源在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