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捐款

黃俊邦

網站編輯部成員 網誌

社運

中環軍事碼頭周五城規會黑箱審議

中環軍事碼頭周五城規會黑箱審議
廣告

廣告

城規會本周五(2月14日)將舉行會議,審議中環海濱改作軍事碼頭。會議屬閉門性質,公眾及傳媒連旁聽的機會都沒有,預料城規會將不理會公眾反對,在黑箱中通過將中環海旁改劃作軍事碼頭。

中環海濱關注組今日召開記招,呼籲城規會否決申請,或是將申請發還規劃署重新考慮。事實上,軍事碼頭存在嚴重的法律問題仍未解決,與當初申請興建高鐵時強調的「一地兩檢」一樣,至今政府並無解決辦法。

當局承認有法律問題

軍事碼頭最大的問題,是日後解放軍可以在中環海旁執法,包括警方在內的各政府部門均無權處理。

出席記招的立法會議員陳家洛提到,中環海濱關注組在1月18日到立法會申訴部投訴,議員與發展局及相關政府部門在2月5日召開個案會議,陳家洛引述政府官員承認,軍事碼頭存在法律問題,即碼頭一旦列作「軍事禁區」,移交予解放軍管理後,理應按《駐軍法》管理,而《駐軍法》與開放中環海濱與公眾使用存在矛盾。根據《駐軍法》,軍事用地只能作軍事用途,解放軍行使職務屬國家行為,解放軍無責任管理一個開放予香港市民的公共空間。中西區關注組羅雅寧提到,早前有市民到解放軍軍營抗議,便清楚顯示軍事用地與公眾自由使用間存在嚴重矛盾。

陳家洛提到,政府正研究本地立法管理該空間,然而至今無任何具體方案。陳家洛又提到該個案會議中,一些當年有參與通過撥款興建碼頭設施的議員,也指出政府當年並無提及該用地會移交予解放軍。他認為城規會在法律問題未明的情況前,不應通過項目。

陳家洛又提到,他去年10月已去信立法會保安事務委員會,要求跟進軍事碼頭上的法律問題。雖然已列入待議議程,但委員會主席葉國謙一直採拖延態度。他認為解放軍在本港的軍事行為愈來愈不透明,包括一些在維港的軍事演習,港人事後也只能透過內地媒體得悉。

公共專業聯盟黎廣德指,該處將是三大火藥庫,包括引起市民與軍隊衝突、構成法律管有權的黑洞及挑起香港市民與中央矛盾。他重申城規會需否決項目,星期五的會議亦須開放予公眾及傳媒旁聽。

要求城規會開放會議

黑箱的會議,亦是城規會不獲公眾信任的原因,不少委員均是在閉門階段「變臉」,城規會在會後發出的會議紀錄,亦不會列明發言委員的名稱。

黎廣德指出,現時並無法例規定城規會須召開閉門會議。中環海旁改劃為軍事碼頭一事純為公眾利益,並無任何商業機密資料,只要城規會委員同意便可以開放會議。他強調政府從無開放中環海濱的「承諾」,政府一直沒有清楚表明開放的日子、時間等細節,該處亦早已完成工程,至今仍然以鐵絲網圍封,可見政府無意開放該處。黎廣德直指改劃軍事碼頭一事,似是梁振英向中央投誠的大人情。

城規會規則亂改 審議前李惠利用地又換一套

以土地正義聯盟執委身份出席的筆者,則比較軍事碼頭及前李惠利用地兩宗改劃申請。筆者認為城規會毫無準則,胡亂更改遊戲規則。一般的規劃申述會議,會擬定開會日期,然後邀請提意見者出席;軍事碼頭一事上,城規會首次更改規則,定出3個日子供提意見者選擇;前李惠利用地,城規會會方則事先與浸大校方商討,在官方發出的回條中列明可授權予「浸大代表團」,至於開會的日期則含糊至只有「3月10日起」,連具體日期也欠奉。

筆者質疑,城規會為何可以在官方回條中,引導市民授權「浸大代表團」。相反,軍事碼頭的城規會聆訊會議,中環海濱關注組卻只能自行收集市民授權,城規會的準則為何?

陳家洛補充,自己也有就「前李惠利用地」改劃一事去信城規會,他不會授權「浸大代表團」,他需要表達自己的觀點,亦不會理會城規會每位申述者限時發言10分鐘的無理限制。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