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捐款

林兆彬

前學聯副秘書長,註冊社工,業餘時事漫畫工作者,自由撰稿人,二次創作愛好者。夢想是能夠讓世界變得美好。 網誌

社運

「驅蝗」的警號

「驅蝗」的警號
廣告

廣告

圖:Nathan [email protected]

繼近年D&G事件和「光復上水站行動」之後,「廣東道驅蝗」行動再次為香港的中港矛盾問題響起了警號。首先利申,筆者是反對自由行旅客過多、反對一簽多行、反對水貨客、反對內地孕婦生仔走數……但對於昨日的「廣東道驅蝗行動」,筆者實在不敢苟同。

從「驅蝗」行動的口號中得知,他們認為內地來港的水貨客和過多內地旅客為香港的民生帶來了負面影響,香港人的資源被他們「搶奪」,所以他們要求減少內地自由行旅客數目,又反對「低質素」旅客來港。之所以要使用到「驅蝗」、「滅蝗」的字眼,以及粗口罵戰的手法,「驅蝗」行動支持者解釋是因為香港政府對社會問題視而不見,所以市民就只能夠靠自己直接向內地旅客表達不滿,繼而再令香港政府跟進那些社會問題。

就算筆者認同「驅蝗」行動中大部份的訴求,但也絕不會認同他們的手法。

首先,在公眾場合指罵內地旅客為「蝗蟲」,是中傷和歧視的行為。不論「目的」有多正確多道德,也未必能夠合理化你的「手段」。儘管內地遊客數量過多和水貨客問題的確嚴重影響了香港的民生,而大力發展旅遊業也摧毀了本土特色的小店文化,但不代表我們可以使用任何手段去達到我們目的。隨街向內地旅客用粗口指罵,更聲言要向內地人噴殺蟲水,想企圖傷害他人身體?

聲稱由於政府不理會社會資源分配問題,所以就由自己出手,透過粗口指罵,甚至聲言噴殺蟲水,來引起政府關注,實在是荒謬。難道政府做得差,我們追打「稻草人」就是合理嗎?自由行旅客每日來港,但「驅蝗」行動可以每日進行嗎?解決社會問題是要靠社會政策,例如陸路入境稅、取消一簽多行政策等等。煽動族群衝突,透過情緒發洩,將社會問題的矛頭指向一般的內地遊客,只會加劇中港矛盾問題,所以,矛頭應該指向權握公權力香港政府和中共政府,例如是狙擊掌握公權力的官員,以爭取取消一簽多行政策。

「驅蝗」行動最滑稽的地方是,他們只針對特定族群,而不是針對他們的行為。在尖沙咀街道上,「驅蝗」行動支持者一見到有貌似內地遊客的路人,就立即圍著指罵攻擊,粗口橫飛,簡直就是「亂搶掃射」,認錯人「殺錯良民」的話怎麼辦呢?《蘋果日報》2月17日的報導就指出「驅蝗」行動竟然將南韓旅客誤認為內地旅客,實在可笑。

透過妖魔化特定的種族或族群,來煽動對特定種族或族群的仇恨情緒,是種族主義者常用的手法。1938年11月9日,爆發了史稱「水晶之夜」(Reichskristallnacht)的歷史慘劇,這被後世認為是對猶太人有組織的屠殺的開始。當晚,德國和奧地利的納粹分子走上街頭,對猶太人的住宅、商店甚至教堂進行瘋狂的破壞,公然迫害和凌辱猶太人。法西斯分子稱那些都是正義的行為,因為他們把猶太人看作是敵人,是一切邪惡事物的根源。

「驅蝗」行動的支持者以歧視性言論「一竹篙打一船人」,將所有內地遊客,甚至內地新移民,妖魔化成「蝗蟲」,然後企圖用各種手段「驅趕」他們,竟然有人聲言要用殺蟲水,響起了可怕的警號。另外,他們還將一些不認同「驅蝗」行動的香港人標籤成「共匪」、「左膠」、「投共」和「賣港賊」,實在有損理性討論的民主精神。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