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捐款

黃柏熹

中大文化研究學生。文字愛好者。活在荒謬世界的人。 網誌

媒體

香港反媒體壟斷啟蒙

香港反媒體壟斷啟蒙
廣告

廣告

台灣反媒體壟斷運動始於2008年,國民黨重回執政,與此同時旺旺集團亦重回台灣投資,先後併購台灣媒體業龍頭之一,中國時報集團中的《中國時報》、《中天電視台》、《中國電視》等,形成旺旺中時集團。社運團體與一眾學者擔憂台灣媒體財團化,造成媒體遭到壟斷,自2010年發起多場反併購案的遊行示威。及後,運動路向發展成對中國政府可能透過旺旺集團等台灣財團,來干預台灣民主的憂慮,在2012年9月1日,台灣新聞記者協會的主導下,包括反媒體巨獸青年聯盟等民間團體發起反媒體壟斷大遊行,要求制定《反媒體壟斷法》,防止媒體被少數財團控制……

觀乎香港的社會實況,媒體又是否有被壟斷?在報紙業界,秉持編採自主的報章似乎愈來愈少,數數手指,就只有《明報》、《蘋果日報》;而淪為官方喉舌,為政府護航的則愈來愈多。而且,最近《明報》粗暴撤換總編輯一事,更是在寒冷的天氣上為新聞業界增添霜凍。在電視業界,我們就只有無線、亞視兩個選擇,前者多番在時事議題上選擇性報導,被市民質疑其為政府維穩的機器;後者雖然觀眾不多,但亦被紅色資本操縱。早前香港電視因行政會議的「一男子因素」而不獲發牌,更是印證電視廣播的壟斷。在大氣電波,DBC數碼電台因「商業糾紛」而被逼停播,即使你從來沒有收聽數碼電台的習慣,香港電台及商業電台的烽煙節目亦先後叮走吳志森、無理解僱李慧玲,多位曾在節目上大談政府不是的名嘴相繼被靜音。顯而易見,香港媒體確實被壟斷了,而壟斷者正正就是要消滅一眾反對聲音的梁振英政府。

香港的命運看似與不遠的寶島一脈相連,但「反媒體壟斷」在香港到底要如何實踐?在我城的媒體壟斷,事實上源於無法被法治管轄的背後操縱,即使制定《反媒體壟斷法》,亦無助阻止所謂的「商業決定」。從根本上香港反媒體壟斷運動不能以單一遊行示威、或廣場抗爭解決,甚至以一場運動而言,是空泛和沒有指標式的。這是因為媒體的壟斷是源於一個結構式的問題--非民主產生的政權。所謂「反媒體壟斷」並非單一議題,當中除了與政制改革有不可分割的關係外,更是公民社會與政權的角力,參與其中的不只是一眾傳媒人,亦涉及所有香港公民,在不同的運動上實踐出來。因此,這場運動注定是抽象而漫長的。

2月23日的反滅聲遊行完結後,我們應當如何繼續捍衞第四權?除了傳媒人緊守著自己的崗位,喚醒社會大眾的關注,發起香港的「反媒體壟斷運動」是不可或缺的一部分。言論自由正逐步收窄,政權對於媒體的操縱日益加劇,筆者不期然地想起了小說《一九八四》中的「Big Brother」。在此引用小說作者的一句:「如果不與極權主義做鬥爭,它將無往不勝。」,讀者不妨以作反思。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