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捐款

Cassie ling

待回憶在我腦海中慢慢消失前,寫下我曾經發生過的事,遇見的人和看見的世界。 網誌

生活

最完美的人生句號

最完美的人生句號
廣告

廣告

世界大得可怕 因為他總是看不到盡頭。但更可怕的是人的“好奇心” ,因為探索大世界的心更加永無止境。我喜愛旅行,但遊走了十多個國家的我也不算得上是一個瘋狂者。每每看到很多背包客在分享所見所閒,各種心得領悟,確是讓人振奮。不少人回國後都將旅程編寫成書,或在網誌,Facebook與人分享。高興看到這些夢想家,這些旅行家 ,這些探索者的分享,因為從他們的眼晴裡讓我們看到更多美境 ,讓我們知道旅行不再只是觀光。

人的一生是一場旅行,我們的青春不應被現實全佔據。當我身在香港的時候生活困難,每天為口奔馳,總是仰望別人的自由,總是說著旅行是奢侈的。朋友能出走是因為他比我幸運,而我就只好認命。

但當我開始旅行後,我卻比以前更明白什麼叫生活困難 ,什麼叫真正的貧窮,什麼叫沒有選擇,什麼叫幸運……

由其當我在印度當義工的那一段時間,令我感覺原來生存了這麼多年,那一刻我彷忽才真正的活過來。

對我來說是如此大的轉捩點,但你我他的路不一樣,沒代表那一條路才是活得精彩,那一條路是白白虛度。出走、冒險、挑戰不是唯一探索自我的方法 ,也不是每個人必須要走的路,但至少證明我打從心底有想成為更好的決心。

在命運線上的每一個人也是旅人,不同的經歷交織成你我他的故事。沒有一條線是孤獨的,我的故事中有你,你的故事中也有我,我們就是這樣成長的。

”NO ONE KNOW THE FUTURE,NEVER GO NEVER KNOW .” 在你擔心出走後回港要面對重新開始的困難時,也就代表你正在提起你的腿準備跨進人生的另一頁,但就是差那一步。對旅人來說,面對選擇和取捨是老生常談的事,不同的路口通住不同的領土,學習不同的經歷。 書本中教你做人的道理,教你成功之道,卻也不代表你就能按原定計劃的成功。未來就是沒有記定的路程,沿途也沒有成功的指示牌去告訢你成功離你多遠。失敗亦 ,沒人能審視現在的你正在步向失敗中。

每一個小小的決定,足以改寫下一段路的方向。在旅行的世界裡,一個月或一星期的變化可以很大,可能一件事情,一個人,一張照片,甚至一句話可以令你完全改寫你的計劃。

記得我在印度時,打算買機票回來澳洲,偶意之下看到特價機票前往荅里島。就那一剎,我起了變化,身上一塊錢都沒有的我能多走一個國家嗎?這可不是我計劃的一部份。但一個小小的機遇就改寫接下來的旅程。

我跟自己說著:WHY NOT?就訂了機票再說,就試試一塊錢都沒有人在異鄉的體驗吧!

你永遠不會知道自己是如何死去,但我深信人不會因為沒錢而死去。往往走到絕境,人的求生本能就會發揮,而然在太安定的生活中我們什麼本能都漸漸退化。解決問題也是旅人必需學習的課題,這正正是一個成長的機會,挑戰的機會。

當一個人有堅定信心的時候就能像巨人般,沒有人能推倒你,沒有人能動搖你的思想。而你的信念亦會不自覺地吸引了一群跟你同一陣線的戰友,但同時也帶來很多破壞者,他們總會無處不在,用著各樣方法去擊倒你。而他們卻不是天生的破壞者,他們只是一群仰慕者,仰慕你過著他夢想的生活,仰慕你做了他不敢做的決定。面對這些人,我曾經動搖過,我曾經懷疑過自己走錯了路。我甚至覺得自己原來只是個逃避現實的流浪者......

我夢想是用畫紙透過藝術畫下我的旅程,結集成書與大家分享。可是友人的一句話 :出了書又怎樣?出了書也要吃飯,你不還是要重新找工作,面對社會壓力?你以為你是什麼名作家嗎?

我沒有反駁,也沒有生他氣 …… 但糟糕的是我竟然有棄屢的感覺。

直到一天,我明白了。那天 ,我去看馬戲團的巡迴表演。在去看的前數天,我得知那馬戲團的團長在一次表演中意外身亡,實在令抱著歡樂心情的我們多添了一份傷感。表演如常舉行,小丑如常熱烈歡迎大家...... 第一次看馬戲表演的我印象很深刻,因為跟電視上看到的是兩碼子的事情。每一個看似簡單的動作都不知苦練了多少個年頭,“台上一分鐘,台下十年功” ,完場時確是令全場觀眾拍案叫絕。

假若有一天,有一位友人跟你說 :”我立志要當一位小丑或空中飛人! “ 你會如何說?你會苦心勸他,不要浪費時間,不要活在自己的世界,不要把興趣當工作,不要跟我說笑,不要…不要…不要…

假若有一天,你去看馬戲表演,而正當你不禁佩服他們的精彩表演的同時你發現那小丑原來就是你的好友。你突然會大力支持他要更努力地堅持他的夢想,不要輕言放棄,不要埋沒天份,不要… 不要… 不要…甚至你會以他為榮。

大多數人是看到了希望才堅持,而然大多數達成夢想的人卻是堅持了才看到希望。

能走到台上的每一位表演者,都經歷過無數的失敗,批評或反對。而然他們最終不但沒有動搖,而且對自我的要求更要比別人高。當中花了多小時間,跌過多少次,哭過多少次才換來今天的掌聲?

其中一位團員在悲劇發生後的訪問中說:The circus was his life , entertaining was his life , right to the end ." 團長的離世是一個悲劇,但卻是他人生裡一個最完美的句號。

他的一生在你眼中沒什麼,因為他不是什麼偉人,也沒什麼驚人的成就,但我敢說他活得很精彩而且很成功。

The Great Moscow Circus ring master and clown Allan Harrison.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