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捐款

頂理

關心社會,其實可以很簡單 網誌

文藝

最後一句

最後一句
廣告

廣告

文:Sttail Li

生離,死別──兩件自你我睜開雙目便無止境的事,兩件或許在一生中經歷上千百次的事,兩件無從逃避的事。

生離,不同死別。死別,難以預料,難以預習,無從拒絕。生離不同,你在,他在,時間在。我們有時間,可以把言語修飾得圓滑一點,把場面調整得和諧一點,可以因應對方的表情揀選合適的對白。

《抱抱俏佳人》:
萬事以未婚夫鄭永康為先的孫洛昕,悉心安排一個世紀婚禮給自己和康。然而康沒有出現,不辭而別,沒有留下理由,沒有交待,憑空消失。充滿疑問的昕,成為一個以咀咒他人婚姻為樂、以見別人離婚為喜的出色婚禮策劃人。她看似借事業走出傷痛,連康的電話號碼也忘記,卻在醉酒之後,潛意識的走向康的家,失控的質問一句,一個從未在她心底消除過的疑問:「我問你點解你唔嚟呀?」

《分手合約》:
患上癌症的何俏俏,為了讓李行不那麼難過,為了讓李行可以放下自己,把自己營造成貪慕虛榮的女人,以發展事業為由提出分手,不甘心的李行提出一個期限:5年內,大家各自向理想努力;5年後,如果大家還未有另一半,就結婚。清清楚楚的交待分離後,為著未來,5年後,何俏俏獨自捱過治療,李行則專心成為酒店大廚。

不管是平淡、和氣、拉扯、糾纏、決斷──即使場面多難看,總算有一個了結。被丟下的人確切知道自己被丟下,好歹也知道自己的死因,然後痛極……重生。

令人衝冠的是那些一聲不響便消聲匿跡的人。沒有理由,沒有道別,像魔術戲法一般在黑布後突然不見。留下的人不解沉溺,只能在夜裡輾轉反側:盯著手機一遍又一遍,重閱那些歷史,獨自細想是那個部份掉了螺絲,甚至為對方找藉口,找理由,催眠自己好過一點。

  這種人……
      自私,
         殘忍,
            無禮貌,
                懦夫!

當初有闖進別人世界問好的膽量,何以最後少了道別的勇氣,不負責任地離去?

即使簡單,卻是一個重要的程序,一個last but not least的儀式。成熟一點,多一點胸懷,好好的道別,說一句「拜拜」,給別人留下一個出口。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