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捐款

張飛人

黐線講故佬一名 網誌

生活

他,才是我們所接受的新移民

他,才是我們所接受的新移民
廣告

廣告

細路仔時候,由於生活環境好少接觸英文,曾經一度誤以為Wellcome等如「惠康」,亦曾經將Thank you讀成Thank you u。其實只不過係學校未教到,而我又自己懶醒啫。當然啦,呢啲柒事一定唔會同朋友講。

記得大約十年前一個下午,有個阿媽陪個十幾歲嘅仔入院,入到黎病房,我要確認個病人身份,我就問佢叫咩名,點知個男仔就唔出聲,呢個時候,佢阿媽就出聲,用一個比較惡嘅語氣講:

「阿明,人地問你叫咩名呀,答人啦」阿媽講緊唔咸唔淡嘅廣東話。

「陳…陳…小明」男仔用國語答我。

「吓,陳咩呀?」我一時之間聽唔清楚。

「話咗你幾多次呀,出到黎同人講廣東話呀」阿媽即時插嘴鬧個仔。

「陳…陳…小明」男仔用番廣東話答我,但發音好唔正。

之後問咗幾個好正常嘅問題,個阿媽同我講話佢個仔落黎香港無耐,廣東話講得唔太好,係咁同我講唔好意思。

其實個阿媽根本上就唔需要同我講唔好意思,做嘢之嘛,我輕輕講句唔駛唔好意思,之後個阿媽就落下面買咗啲必需品俾個男仔後就走咗。

晚餐嘅時候,阿姐走黎同我講話個男仔話唔要晚餐,叫我去睇睇。埋去睇佢嘅時候,見個男仔床尾放咗份晚餐,但佢無食,反而一路睇緊書,一路食餅乾,我問佢做咩唔食晚餐?

「我…我…唔肚餓」

「你唔肚餓又食餅乾?做咩呀,啲飯唔岩你食?」

「唔…唔係呀…我…我唔肚餓…」

「唔係唔岩食就食啦,食餅乾無益架」

「唔…唔駛喇,多謝你,我真係唔肚餓。」

見到個男仔望住份晚餐嘅眼神,我知佢好想食,呢個時候,我諗到一樣嘢,就係個男仔覺得份晚餐要額外收費。

「你食啦,份晚餐係俾你架,你唔食嘅話,我哋會倒咗佢架,又唔駛收你錢嘅,食啦,唔好食餅乾喇」

「真係唔駛收錢?」

「當然啦,呢度香港,唔係大陸呀,你入院一晚收你68蚊,已經包埋你食飯嘅費用架喇」

男仔對我所講嘅說話半信半疑,之後經隔離床嗰位阿叔做證,佢先肯相信餐飯唔駛額外收錢。

佢開始食嘅時候,我就講話就算要收錢,都係佢父母俾,點知個男仔一聽到就即刻想吐返口裡面嘅食物出嚟咁樣。我當然叫住佢唔駛驚,真係唔收錢架。

男仔繼續食,我問佢做咩咁驚要收錢,佢答我話屋企無錢,又唔知醫院啲飯貴唔貴,所以唔敢食。通常涉及到病人屋企經濟問題,我哋都係少啲講為妙,所以我都行開去做嘢算。

當時我心諗,食飯時間佢屋企人都唔黎探個男仔,睇黎佢屋企人工作都應該幾忙吓。隔咗陣,當我經過男仔床位嘅時候,發現有一位6,70歲嘅阿伯嚟探佢,但個阿伯係著住醫院病人衫,原來係佢爸爸,仲要係長期病患成日要入院嘅病人。

第二日返工當我派藥俾個男仔嘅時候,個男仔竟然用英文同我講「Thank you u」

The you u?我同個同事聽到呢句嘢都忍唔住笑咗出嚟。

「Thank you u?阿明仔,邊個教你講呢句英文架?」我同同事笑住問佢。

「書囉,有講錯咩?」

「當然錯啦,應該講Thank you先岩」

「本書明明寫住you架,有錯?」

望一望明仔本書,發覺係大陸嘅英文教科書,thank you係無寫錯,只不過係明仔聰明得濟讀錯啫。但見佢本書標注嘅發音係用普通話拼出黎。我就問佢點解唔睇返香港學校嘅書。

「我未有書讀」

「未有書讀?」

「我岩岩落咗黎香港一個月,未有學校收我,阿媽話而家好難插班,可能要等下個學期先有書讀」

其實明仔講嘅廣東話都唔係咁容易聽得明,但我同埋同事都大約明白情況係點,但都係聽完就算。不過佢嗰句Thank you u!真係幾有親切感,因為曾經我都柒過,而且佢好明顯係好想學好英文同埋廣東話。

中午派藥嗰時,見到明仔阿媽嚟咗,佢追問我明仔情況點,我就同佢講話等陣自己問醫生啦。派藥俾明仔時,同事就笑佢唔好再講Thank you u,明仔就改口講thank you,同事聽到後就同明媽講:

「你個仔都幾好學喎」

「係呀,我教佢黎到香港一定要學好廣東話同英文先,廣東話其實佢都識架,佢老豆都係同佢講廣東話架,但個衰仔喺福建大所以少講唔太記得點講之嘛。佢喺鄉下讀書都好醒架,年年考頭三名」

「媽!&%$#$&&+÷+=-&%」明仔突然間又同佢阿媽講返閩南話。

「話左你幾多次喺外面要講廣東話呀,黎到香港唔識講廣東話會俾人睇死架,會俾人當你無用架」

「知啦阿媽」

「知就好啦,記得讀好啲書呀,唔係無學校收就慘架喇」

「太太,阿明仔睇緊啲書係簡體字黎架喎,香港唔岩用架,你買過啲香港教科書俾佢啦」同事即時提明仔阿媽。

「我都唔知學校會收佢讀幾年級,我倒垃圾同幫人洗碗架咋,邊樹有咁多錢去買呢,等有學校收阿明先買啦」

原來明媽嘅工作係負責幫人倒垃圾同埋酒樓洗碗,一個平日要做兩份工嘅女人,試問佢又邊有可能連學校會收明仔讀幾多年級都未知嘅情況下就亂咁走去買書呢?所以我地都明佢哋嘅處境。

食完飯嘅時候,經過明仔張床,問佢借本英文書黎睇,跟住我問佢X點讀,佢答我「egg趷匙」,M點讀呢?佢答「M門」。

其實我同同事對明仔都幾有好感,因為我地覺得佢同佢阿媽都好有骨氣同志氣,同事話佢屋企有啲中學一年級嘅中文書,而我對面屋個師奶有啲小學三年級嘅英文書用唔著,不如就拎黎送俾明仔啦。

第二日我返工就將啲書送咗俾明仔,佢好開心,睇住佢見到某啲繁體字唔識就問隔離床個阿叔,英文唔明就問經過嘅同事,佢好主動去學。

再隔多日明仔出院喇,佢臨走前問我可唔可以借呢幾本書俾佢帶返屋企學習,我話送俾佢,但佢話唔洗送,佢睇完就會拎返俾我,我當時都不已為然。

三個月後,有日返工,同事話明仔今朝黎過還返啲書俾我,仲留底咗封信多謝我同另一位同事肯借書俾佢,佢話而家有學校收佢讀中一,所以應該要還番啲書俾我哋,等下一位有需要嘅病人用得著。

之後十年都無再見過明仔,早排係M記食野嘅時候,突然有個男仔坐埋黎叫我飛哥哥,開頭我都唔認得佢。

「飛哥哥,你唔認得我喇,我係明仔呀,以前你借過書俾我學英文同埋繁體字嗰個明仔呢」

眼前呢個斯文大方,講著一口同我一樣咁流利廣東話嘅人,就係當年嘅新移民明仔。講多幾句之後,知道佢已經入咗港大某一神科之中,畢業後應該大有前途。

「你媽媽而家好嗎?」

「幾好丫,而家無幫人倒垃圾,剩係幫人洗碗都有萬幾蚊人工,暫時都夠洗。」

「輪到公屋未呀?」

「當然未啦,阿爸早幾年去左後,我同阿媽兩個都唔夠七年資格申請,而家阿媽份人工都超晒標啦,所以只能夠住劏房,等我出黎做野再租過間好啲俾阿媽住啦」

「哈,等你畢業後出黎做嘢咪又係入息超標而唔夠資格,明仔你等陣去邊呢?」

「去幫人補習」

「賺啲補習費都好」

「係呀,要幫人補習賺錢先得,不過今日無錢架」

「點解無錢?」

「幫街坊會做義工,以前佢地免費幫我補咗幾年習,而家我每星期抽一日黎幫手補啲學生兩個鐘,阿媽話我應該咁做架。」

「嗯!好,明仔你做得非常好」

「飛哥,我畢業時可唔可以請你同埋強哥黎同我一齊影張畢業相呀,真係好多謝你哋嗰幾本書,多謝你哋無嫌棄我係新移……」

「好喇!好喇,啲衰野唔好講,我留個電話俾你,你到時你記得call我,我同阿強一定到,到時買扎花俾你溝女又點話呢!哈哈!」

其實我對蝗好反感,但阿明一家人唔屬於蝗,佢地黎到香港後就尊重香港地道文化,努力學好廣東話去將自己融入社會,勤勞工作唔拎綜援,所以我無理由唔尊重佢,呢啲先係真正嘅新移民。

香港人其實好簡單,性格好包容,唔該政府唔好再叫我地無限包容啲蝗蟲,因為我哋香港人懂得去分辨是非,唔需要你班廢官黎指手劃腳黎教道。

原文刊於作者Facebook專頁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