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捐款

周諾恆 jaco

社民連內務副主席 網誌

社運

非理性不和平很暴力

非理性不和平很暴力
廣告

廣告

曾有朋友說, 打架不是解決問題的最好方法, 但如果解決不了, 打架是最sporty的方法。

老衲我點頭如搗蒜。

(以下主要是胡亂發洩。 既和港、中兩單斬人案有關, 又不太是因為這兩件事而寫。 又不太是在說「反暴力」遊行。 anywayzzzzz。)

因為暴力一向無處不在。 而暴力之最暴力處, 在於衝突雙方資源的不對等。 相比起政經權力(社會地位, 文化背景), 群體中的政治 (地位, 派系力量), 以至個人之間的資源差異、關係的不平衡等, 打鬥時所用的肢體, 之間力量的差距, 反而很有可能是最少的。

老衲讀過兩間中學, 一間校方力爭上游, 學生也力爭上游那種, 同學之間, 關係, 有夠複雜。 找人組隊踢波, 初中生, 覺得你屎波, 也就已懂得一堆語言偽術。

轉到了第二間, 校園欺凌事件紀念中學, band5到尾, 大部份都是生蕃。 一日打到黑。 我卻覺得這世界實在率真太多。 快意恩仇, 打完未必做fd, 但打了起碼叫做打過了。 既然看不順眼有得打, 學生也就無咁多心機/機心去搞派系搞杯葛。

我屌你老母, 你攞櫈車我, 個世界好簡單。

你被杯, 可能永遠無得反抗。 當然打架, 也有人永遠不夠打。 但打架的事, 如果個風氣是, 要打就隻抽隻, 咁正所謂一膽二命三功夫, 你敢打, 就有可能贏; 就算輸, 你打得夠熱血, 旁人也會敬你硬朗。 更何況, 輸還輸, 你還有機會要對方付出代價。 我親眼看過一條瘦閪同個大隻佬抽, 硬是不閃不避寸步不讓, 同對方一拳搏一拳互相打鼻, 結果雙雙掛彩。

鬥杯葛? 鬥討老師歡心? 鬥暗地裡玩鳩對方? 被欺凌者跳樓死了, 可能都無人知咩事。

但如果發生的是打, 旁人發現、跟進就易得多。

流血當然可怕。 但真正最可怕的, 不是見血, 而是因為沒有流血的視而不見。

也許人始終是動物, 本能地怕血 (少數人嗜血……)因此流血了, 人總是就會覺得是天大的事。(這似乎又和, 越 「文明」的人越害怕/緊張「身體「 相似。 越 「文明」 的人, 幾乎就是越怕露、又猴急地愛看露。)

那不見血就和平了嗎? IWW的Big Bill Haywood說,「這個制度下根本沒有和平可言。 這國家每年有成千上萬的勞工受傷, 每年有成千上萬的勞工死去。 這不是和平。 我不在乎過程和不和平, 我要看見這個情況被改變﹗」

也許扯遠了。

也就再扯下去吧。

我又想起《The Wall》和 《2001太空漫遊》。 人類, 發現了棍棒之後, 用來做甚麼? the wall 說, 打爆同類的頭; 太空漫遊說, 用以征服其他物種。

不是嗎? 沒有其他物種更擅於殺戮的了。 而其中關鍵是人類學會了用工具。 而「制度」、「結構」, 則又比工具更加好用。

勞工過勞死夠暴力嗎? 拆遷戶被強行迫走夠暴力嗎? 學生的一生就被幾個考試決定了夠暴力嗎? 而原來階級一開始就幾乎不會流動夠暴力嗎? 老人們被政策遺棄夠暴力嗎? 醫療開支不足夠暴力嗎? 各種歧視夠暴力嗎? 族群仇恨夠暴力嗎?「綜援養懶人」論暴力嗎? 精神科輪侯要等超過一年夠暴力嗎? 各國政府有錢搞軍隊卻不發展可再生能源or at least投資少少錢搞較乾淨的焚化爐任由整個地球的空氣被永久污染夠暴力嗎? 所有人都在吃工業式生產的食物而較窮的人要吃更劣等更可怕的食物夠暴力嗎?

黎民無發參與政治之權而仰賴忠直政客 (?), 無分享經濟成果之利而仰賴慈善財主 (?), 甚至無發表的渠道而只能仰賴少數身處商業機構的良心傳媒人為其 (在有限框架內) 發聲, 又夠暴力嗎?

(媽, 這比古民期盼明君, 期盼良剌史/太守, 期盼善長, 期盼名士, 有多大分別啊? 搞甚麼現化啊不如搞文景之治算啦)

第三世界承受所有初級生產的剝削與污染, 然後利潤都集中在發達地區, 然後還要被美麗發達地區的人笑他們落後、屌柒他們剝削與污染嚴重, 這夠暴力嗎? 美帝國及其走狗或直接出兵軍事侵略 free the shit out of you, 或兵不血刃推動「(親美)民主化」及「(市場)自由化」手段侵略, 又夠暴力嗎?

好吧, 真是扯得太遠了。總之現在香港有報人被人斬啊。 那好簡單。 我一點都不會覺得不暴力。 如果是一直被欺壓的人向欺壓者反擊, 我會說, 暴個屁力。 而現在明顯地不是這回事。

但要說是欺壓者向被欺壓者施暴麼? 那我又老老實實, 彼為梁粉時, 已又不見得很身為 「被欺壓者」了。

所以, 也許這還是一楮「肢體暴力」事件。 但要說暴力, 似乎, 遠遠要比不上, 當年香港, 報館被封, 學生派傳單也被定罪的時候呢。

(好吧, 話總是要說足兩邊, 不然就被打作五毛了) (雖然說了還是可能會)
也比不上中聯辦長期約記者食飯, 約大學生交流般暴力。 也比不上資本介入運作般暴力。 更比不上那些上層的歸邊、「投共「 般暴力。

(喂, 動不動就拿 「共」、「左」、「紅」、「赤」等字來駡根本一點都不左一點都不紅的中共, 也是對左翼好 「暴力」的)

又講返生活一點的例子吧。 看上去最最公正的司法制度, 有程序有乜有柒啊。 好撚正鳩義啊英文都叫justice了。

也許看到這裡你會說「屌你老母死左膠又發癲」但你告訴我, 當爭產案閒閒地打一年半載, 文件十鳩幾廿箱要兩架貸van車去法庭;而很可能留刑事紀錄影響一個人一生、往往涉及坐牢的刑事案件, court one 一個上午可以判十單的時候,這, 現存制度中看似最公平公正的系統, 暴力嗎?

我這樣說, 不是在指暴力一詞被濫用了。 反之, 是實在用得太太太太太狹窄了。

這世界, 無論變得, 在怎麼多個(特定)角度看上去有多麼的和平漂亮, 還是一個浸在暴力之中的修羅場。

修羅場本質的實然, 並沒有正當化了暴力是應然。 決不。 更代表這不能改變。
而是, 如果真的有所謂文明, 我想, 這應該是, 嘗試把「暴力」的 「量」 減少, 嘗試去消除作為本質的「暴力」——而前題是, 去發掘、去凸顯現存的暴力, 而不是越來越去強調「肢體」就特別可怕, 甚至無意之中造成了 「不要這個形式的暴力」的效果。

好吧, 我認, 如果真的要說, 暴力的 「量」如果不變的話, 我是寧願它以肢體的形式出現, 而不是抓不到捉不著, 制度/結構性甚至 「隱性」的暴力呢。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