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捐款

荷蘭在線

以國際媒體的視角聚焦中國、報導世界 網誌

國際

把「卡德羅夫」們關進籠子

把「卡德羅夫」們關進籠子
廣告

廣告

文:史疾通

(荷蘭在線特約專稿)先來科普一下,卡德羅夫是誰?早在蘇聯剛解體那會兒,卡德羅夫已經是車臣地區最大的軍閥。他和他的家族在當地橫行無忌,說一不二。正因為如此,卡德羅夫很快被俄羅斯欽點為其在車臣的代理人。俄國的車臣政策最終成為了卡德羅夫政策,莫斯科寄予卡氏更多的錢、槍和權力。作為回報,卡氏承諾貢獻忠誠和車臣的穩定。

後來的故事大家都知道,終於有一天卡德羅夫的腰包被鼓漲的錢幣撐破,車臣的人民抄起Ak47走上街頭,發誓要把卡氏和背後的俄國佬趕出車臣。雖然在莫斯科的武力干預下,卡德羅夫勉強保住了家族勢力,但其本人還是沒能在隨之而來的一次恐怖襲擊中保住性命。

經此一役,莫斯科開始反思,單純依靠當地寡頭的卡德羅夫政策說到底就是懶政、庸政。莫斯科不再單純依靠卡德羅夫家族,雖然還任命卡氏的兒子小卡德羅夫繼任車臣代理人,但他的權力已經被關進了籠子。更多的“自己人”被派到了車臣的細胞裡,一方面嚴密監視各種異動,另一方面也監督代理人不要將莫斯科的經濟支持吃干抹盡,至少做到雨露均沾。經數年政治,車臣的局勢已然還算穩定。

明眼人恐怕早已看出,昨日之車臣或許就是今日之新疆。昆明事件的發生是一個悲劇,然而又是一個必然。新疆之於中國的重要性無需贅述,但是政府對待新疆的認真程度真的恰如其分嗎?是真的花了心思,動了腦筋,還是就簡單地把新疆丟給“卡德羅夫”們,兩眼一閉,裝作天下太平呢?

也許財政部的大員會拿著預算報表告訴我們上頭對新疆很重視,投入非常巨大,那裡的改變非常大。但是我看到的是北上廣的重點中學、重點大學裡,新疆高級官僚的子女們極盡奢華的生活,他們對於我們這些普通人而言,不是來自新疆,簡直就是來自星星的你。我曾問過一個維族子弟:你會去參加那個獨嗎?他旗幟鮮明地表明立場:在現存體制下,我是既得利益者,我為什麼要放棄那麼優越的生活?那個獨能給我什麼?

與之形成鮮明的對比的是,在我生活的這座城市,我們把維族人稱為哈密瓜,與土方車等並列為新四害。哈密瓜寄予我們太多糟糕的記憶:偷竊、搶劫,大人小孩一起偷;吸毒、販毒,吸食過量而倒閉的屍體。說心底話,我很難喜歡他們,甚至很討厭他們。同時我們也承認,如果他們在家鄉有更好的出路,是不會跑到異鄉做著這些苟且的營生,他們又不是生而低賤。

昆明事件是一個被擠破的膿包?很疼,很醜,也很惡心。如何解決?儀式化的聲討和濫情的點蠟燭等都不是好辦法。誰都知道身上會長膿包是因為體內有毒。怎麼排毒?學學我們的老鄰居吧。我們離不開卡德羅夫,但他們不應是新疆事實上的主宰,政府在這個問題上不應缺位。把“卡德羅夫”們關進籠子,讓他們真正地兌現承諾,而不只是享受與其身份嚴重不符的優厚待遇。只有真能做到這樣,29條生命才不會白白犧牲。

(特約專稿,未經允許,不得轉載。本文不代表荷蘭在線觀點。原文刊於荷蘭在線,按內容伙伴協議轉載。)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