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捐款

王偉雄

美國加州州立大學哲學教授 網誌

生活

佛洛伊德和假想敵

佛洛伊德和假想敵
廣告

廣告

早兩天心血來潮,想讀點佛洛伊德,在書架上一望,便抽出了那本薄薄的《一個幻覺的未來》(The Future of an Illusion),走到後花園,一面歎咖啡一面讀,一口氣讀下去;讀畢,覺得過了一個十分愉快的下午。

十多年前,我對心理分析很感興趣(主要是因為讀了 Samuel Scheffler 的 Human Morality 和 J. David Velleman 的一些論文),連續讀了十多本佛洛伊德的著作,《一個幻覺的未來》是其一,當時已很喜歡;這次重讀,發覺內容已忘記了一大半,不但能重新細味佛洛伊德的論點,還比從前更欣賞他那高超的文筆。雖然佛洛伊德的理論有不少難令人信服的地方(甚至被 Karl Popper 斥為偽科學),但他的確有很多心理洞見;讀他的書,只要小心篩選,還是可以大有裨益,令自己對人的心理加深了解。

即使只是為了學習寫作和鋪排論證,佛洛伊德的書還是值得讀的。例如他在第四章運用的「假想敵寫作法」,便是任何寫論文的人都應該學好的;這不是佛洛伊德獨創之法,他之前的很多作者已有運用,不過,他運用起來得心應手,盡顯高手風範。佛洛伊德在這章裏不只運用了「假想敵寫作法」,還開宗明義解釋了為何要用此法:

「一個以獨白的方式進行的研究,多少會有點危險。我們很容易故意不理會一些對自己的研究可能不利的想法,由於這樣做會令我們感到不肯定,為了遏抑這種感覺,最終我們會變得武斷。因此,我會想像有一個對手,他一路懷疑我的論證,而我亦會讓他不時插話。」

佛洛伊德的寫法是讓這個假想敵用第一身說話,但我們運用這個方法時,也可以只是寫出假想敵的想法,不必像寫對話那樣。重要的是,這個假想敵的論點一定要強而有力 --- 要想像一個強勁的對手。如果能擊倒一個強勁的假想敵,那麼,你的論點和論證便更加顯得穩如泰山。佛洛伊德的高明處,就是他的假想敵的論點聽來總是頭頭是道,令讀者不期然有「說得對!」的反應(粵語:「係噃!」),待到看完佛洛伊德的反駁後,又不期然會在心裏喝彩:「還是佛洛伊德對!」(粵語:「都係佛洛伊德掂!」)

其實,這個寫作方法不過是反映作者已想通想透對手的論點和論證,亦顯示作者要讓自己的論點和論證經過最嚴格的考驗;假如經不過考驗,文章自然不會寫出來了。

當然,假如你要寫的是專打稻草人的政治文章,這個「假想敵寫作法」絕對不應該用 --- 強勁的假想敵不會像稻草人那麼不濟,一旦將這個假想敵帶出來,倒下的很可能是你自己。

(圖為編輯所加,取自網絡)

原文刊於此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