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捐款
ads

媒體

無恥的政府最無敵?

無恥的政府最無敵?
廣告

廣告

經歷免費電視發牌風波的王維基再受阻攔,他預計在今年七月一日啟播的流動電視服務被迫暫停,皆因港府要求如果流動電視服務超過五千個住戶,就必須先取得免費或收費電視牌照,而履行流動電視牌照條款又要滿足覆蓋最少五成住戶的條件。這簡直是自相矛盾、選擇性執法(之前中國移動經營這盤業務時,已將訊號覆蓋九成人口,香港通訊局當時並無裁定非法),政府要追擊HKTV之心,路人皆知。

港視的出現,毫無疑問會形成一股衝擊力量,不僅動搖亞視、無視這兩間傳統電視台的根基,也因其這段時間不斷向「強權打擂台」的形象深入民心,而一下子凝聚起對整個社會的強大衝擊力量。政府最怕就是「衝擊」的威脅、局勢的變動,它要想盡辦法扼殺HKTV在還未開台之前,手法「捩橫折曲」、罔顧民意,不是以理服人,卻是用偏頗到近似粗暴、野蠻的干預令你超生不能。今日政府對港視、對幾個媒體之打壓,誰擔保它日後不會以類似手段打壓其它政見不合者?香港人已被逼入絕路,你們還坐視不理、任人魚肉,真的不用等梁振英任期結束,香港即已和澳門一樣,病重難治。

無恥者,即無敵,要對付無恥的政府,需比它更無恥嗎?我想不應,港人也不能。勇敢的烏克蘭民眾可以推翻舊政府,是因為他們身上流著「豁出去」的熱血,方能置之死地而後生,但如若要遊行時好像逛維園年宵市場的港人,或業務跟內地有往來的中產(屬於較「醒悟」的一群),學烏克蘭人那般地抗爭,顯然是不實際的想法。況且,一小部分人即使能「激烈」得起,也變成解放軍出動武力鎮壓,或港府再向社會煽動推行「23條」的藉口,勢單力薄的你要跟他們鬥「手段」鬥無恥,又怎樣能夠鬥得過呢?

然而,鬥不過不是不要鬥,像《迷信上街真理會達到?》這文所說,接下來社運應該看政府重視甚麼,就拿甚麼向政府要脅。那些對「佔中」會波及香港經濟、支柱產業,令香港國際形象受損之夸大性的「危言聳聽」,見鬼去吧!既得利益者當然不想他們利益受損,但「窮」得只剩下一點暫時還可以自由發聲的權利的一代,都不行動起來,你們又怎能為自己爭取到機會,爭取到往後更適合外商投資的、更宜人居的、更自由的環境?事不關己的態度導致最後事事關己卻無力關懷,沉默的大多數必須不能再沉默,我不相信每月都有一次數十萬人參與的遊行不可以令到政府恐慌;即使是激進的一小撮人難成事,但大家若齊心一致,「23條」再被硬推,也肯定會推行不到。

前段時間我看了奧斯卡獲獎電影《續命梟雄》(Dallas Buyers Club),男主角Ron染上愛滋病而差不多奄奄一息的狀態,跟這病入膏肓的城市差不多;而正規醫院、藥管局的無能,他們和藥商推出試驗性的但對愛滋病人有害的過量劑量藥物AZT,則好比代表「權威」一方的政府表面雖滿口甜言自夸如何為此城的未來著想,但實質在「毒害」這地。Ron要續命,必須靠自己意志與自己學懂的藥理知識來拯救自己,他能克服原來的恐同心態,變為跟同性戀的合作、融合,也是令其本來頹靡、荒廢人生在最後幾年發出亮光的關鍵。

而現在的香港,比Ron於車上絕望地痛哭更讓大家心痛,香港人要為香港「續命」,一定要學Ron的意志、毅力和決心,意見與你不合但最終目標跟你相同的「異見」者,可嘗試拋下如「恐同」的排斥心態,聽下他們或有值得你參考的細訴。對抗這不是那麼好處理的「頑疾」,大家應該有長期鬥爭的準備,但在這之前,你首先需儘量放下對抗爭的擔憂和恐懼,只有如此,方能夠有機會戰勝你胯下的狂牛。

無恥者不一定就無敵,如若俱持續、巨大的「衝擊」力量跟它抗衡,它必定會收起不少「無恥」的氣焰。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