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捐款

進步教師同盟

進步教師同盟2014年初成立,成員為一群有熱誠的教育專業人員。我們矢志發展成為各教育議題之討論平台,為香港教師工會、教育界和社會進步而努力。 網誌

政經

是「反滲透」還是「反民主」?

是「反滲透」還是「反民主」?
廣告

廣告

文:許漢榮

自稱「前中共地下黨員」的梁慕嫻,最近撰文《香港事情一束(修訂版)》,試圖分析中共最近在港的一連串動作與部署,指出「反抗中共強行對香港進行社會主義改造的民主運動正腹背受敵」,當中很多內容我不認識,沒有發言權,也沒法求證。但她說到教協選舉,判斷「有地下黨人滲入」,目的是「伺機消滅教協」。

身為是次選舉的參選人之一,對於梁慕嫻的指控,有必要加以反駁。

教協選舉的投票期,已於3月14日結束。梁慕嫻在文中指今屆的教協選舉「不正常」,是因為「有一個中共的地下黨虎視眈眈派出黨員伺機消滅教協」。是屆教協選舉,理事會只有一個內閣參選,沒有競爭,除非會員的「不信任票」比「信任票」多,否則候選內閣幾乎肯定當選。

因此,梁慕嫻所指的「不正常」選舉,便是說監事會選舉了。

我也是現屆監事,在過去兩年,自問克盡己職,監察理事會,並以事論事,適當時給予意見或批評,目的只是希望作為教師工會,能更有力量,帶領教育界為下一代爭取更好的教育制度、更公平公正的社會,而不是如梁慕嫻所言要把教協「建成福利性質的工會」那麼目光如豆。

是次跟一些教師同工組成「進步教師同盟」參選教協監事會,我也是發起人之一,按梁慕嫻所言邏輯,也許我就是被派出滲透教協的「地下黨人」吧?我們這十九位參選同工,雖然認識的日子不長,但我很有信心,他們都是光明磊落的人,對教協只有「恨鐵不成鋼」之嘆。參選是希望藉著會內的民主制度,讓會員能選賢任能,推動教協進步,如此而已。

梁慕嫻引述司徒華稱「我們制定的內閣制選舉辦法及會長可以連任制度,有效地防止中共的奪權。」如此言是真,那麼一直以民主自居的司徒華,卻在教協事務上反民主,只讓他們屬意的人世襲教協領導,而把本來屬於會員的權力,收歸於一小部分人身上。是這樣嗎?我所認知的教協,念茲在茲都是「民主辦會」,以司徒華這樣一個付出畢生努力為民主打拼的人,是如此「反民主」的嗎?

教協成立四十年,梁慕嫻指「教協初期所建立的許多制度都是為了抵制中共的入侵,目前仍需持守。」用四十年前的目光來研判今天的教協,是落後於時代的。教協要領導教育界,更不能把思維停留在四十年前,應該要相信會員,在向提供充足的資訊下,把決定權交回會員,這才是「民主辦會」的體現。

眾所周知,中共的滲透工作無日無之,防不勝防,與其日夜都在千方百計「防滲透」,倒不如好好教育會員,辨賢賤不肖,這才是最有效的防滲透工作。

過去兩年在監事會,其中聽到最多的一句話是「華叔從前怎樣怎樣」。不錯,司徒華是值得敬重的教育界前輩,他辦教協強調「以義聚人」、「發財行遠啲」、「民主辦會」等理念,都是貢獻。但他已過世多年,到今天仍在會務上把他拿出來,又有何意思?司徒華以前怎樣辦教協,也不見得在今天就一定同樣行得通,時代是不會因為一個人而停下的,在時代面前,不向前望,就會被時代遺棄。

還有一點,帶領學生認識六四、參加悼念集會,不是因為支聯會的「薪火相傳」口號,而是不少教師同工內心的一顆對真理、公義堅持的心。支聯會、以至教協的貢獻不容抹煞,但教師帶領學生認識六四,不見得就是教協的貢獻,更稱不上是「『薪火相傳』得以成功的一等功臣」。

教協選舉已經結束,結果已經大定。立此存照,假如我們團隊當中真的有「地下黨人」,我必定第一個出來與其割蓆,如果我當選監事,必定公開向全體教協會員鞠躬道歉,謝罪下台。而同時,我也希望教協不要以「反滲透」之托詞,行「反民主」之實。

作者許漢榮,進步教師同盟成員。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