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捐款

李浩賢

香港城市大學前學生會會長、前學聯常委、支聯會常委 網誌

社運

台灣反服貿運動給香港民主運動的啟示

台灣反服貿運動給香港民主運動的啟示
廣告

廣告

台灣學生佔領立法院反對黑箱服貿的行動,短短一天已經掀起了台灣公民抗爭歷史上的重要一頁。星星之火,可以燎原,行動由最初百多名學生策動至今,已有逾萬人到場聲援。台灣警方四度試圖清場不果,屹今已派出二千多名警力進行清場行動。然而,面對政府斷電,斷空調的清場手段,再加上警方隨時的攻堅,台灣人並沒有退縮,反而更加團結,陸陸續續也有民眾趕住立法院前支援,並在場外眾集,為場內的抗爭者作第一道防線。各方亦響應綱絡的呼籲,不斷運送氧氣箱、糧食及飲用水等物資到立法院中。另外,在高雄亦有超過兩千名群眾集結在美麗島捷運站,齊心反對服貿協議,全力聲援在台北立法院的抗爭行動。

這場透過網路發起的行動,短短一天時間已經喚起了整個台灣的關注。事件發展到最後,政府會否順應民意,退回服貿協議,仍然是未知之數。但是次運動發展的過程及抗爭的方式,不單為台灣的公民運動上了寶貴的一課,更為我們香港的民主運動帶來了重要的啟示。台灣學生佔領立法院的一幕又一幕抗爭畫面,透過網絡盡收我們香港人的眼底,當看到台灣人為了反對政府強行通過服務貿易協定,而佔領立法院時,相信不少置身於彼岸的香港人都會很擔心台灣的情況,同時心裡不禁會想像這一天何時會臨到香港,甚至會聯想到佔領中環時的具體操作,以及把是次台灣的行動作為借鏡。我也是因為這個原因,導致徹夜不能安睡。

然而今天台灣政府可以透過黑箱作業的手法強行通過未經諮詢,並且人民普遍不能接受的「服務貿議協定」,明天香港政府同樣可以這樣做(只要透過行會保密原則及一籃子因素即可)。更甚的是,連有民主制度的台灣都是這樣,何況今天連有沒有真普選都是個未知數的香港呢?自梁振英上任以來,政府漠視民意的形象愈見明顯,官商黨勾結的情況愈見加增。單單這個月來,幾乎每個星期,必有一宗令人對政權感到絕望及對香港前途失去信心的新聞出現,由李慧玲被商台無理解僱、劉進圖遇襲被斬至命危,新聞自由受到了赤裸裸的威脅;再到本月王維基被政府強行以廣播條列禁示香港電視在沒有申請免費或收費電費牌照下提供流動電視服務,繼而被逼剎停開台計劃,以及中西區議會閉門會議批公帑,並報警強行公然抬走民選區議員出會議廳等事件,反映香港政府已經無法無天至一個地步,是我們不能制止的。

今日中午《香港晨報》兩高層街上遇襲,半個月內再有傳媒人被襲擊,這是否又是一宗個別事件,與新聞自由無關呢?當政府不斷踐踏我們的底線及原則,試問一問自己,我們還能繼續啞忍嗎?引用電影《那夜凌晨,我坐上了旺角開往大埔的紅Van》一句發人深省的對白:「大家無謂再呃自己話出面一切係正常,我諗,大家係時候停一停,面對我哋見到嘅現實。」

自零三年七一大遊行逼使政府撤回基本法二十三條條例草案,以及一二年十萬人在政府總部集會令政府撤回國民教育方案後,似乎近年的遊行集會示威方式已經對今天的政權顯得無力,政府亦繼續罔所顧忌地自掃門前雪。去年因被揭發囤地醜聞的發展局局長陳茂波,民眾上街要求他下台並撒回新界東北發展計劃,結果他連道歉也沒有一個,今天繼續安穩地做局長;同樣去年十萬市民集結在政府總部,要求政府公開申請免費電視的發牌程序,好讓不獲發牌的香港電視能夠死得明白,輸得心服,可惜事件透過傳統的遊行集會等抗爭手法都取不到成效,甚至連階段性的成功都沒有得到。這是否說明我們的抗爭方式需要進一步的提昇,才能使政權感到威脅,逼使他們重視民意,從而發揮公民社會監察政府的功效呢?這個問題的答案相信已在大家心中。

坦白說,當下我們只剩餘政改與普選作我們最後的反擊機會,倘若連這矛和盾都被奪走,我們只能以赤手空拳抵擋中共肆無忌憚的入侵,屆時香港人一直引以為傲的香港核心價值,甚麼言論自由,港人治港,高度自治,司法獨立等都會成為我們的集體回憶。那時我們才站出來說「還我香港」已然姍姍來遲,就算成功,都只能拿回一具已腐爛發臭的屍體。那時香港真的已死了,奪回與不奪回都已經變得毫無意義,難道這是我們樂見的結局嗎?

反觀台灣,今次的行動正正就是要在台灣死去之前,把她救回來,因此說服務貿議協定是「一紙賣台灣」是不夠精準的,應該說「一紙殺台灣」更顯得政府的黑箱作業對整個台灣的毀滅性影響。

這次台灣的反服貿運動正正就是告訴我們香港人:「亡羊補牢尚未晚,莫待無花空折枝」。其實,早在零三年的時候我們同樣經歷過因反對基本法第二十三條的強行立法,而觸發五萬人包圍立法會的抗爭,比起今天的台灣,我們只不過是沒有佔領議事廳而已。這回台灣的朋友已經給我們示範了一次美好的抗爭方式,並再次勾起了香港人這十年來的段段抗爭回憶。因此,今天當我們面對日益不公義的政權,面對日益漠視民意的政府,面對日益崩壞的香港核心價值時,香港人,你又準備好展開比以往遊行集會示威更進一步的「行動升級」了嗎?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