環境

依靠內地供電 建議狗屁不通

廣告
依靠內地供電 建議狗屁不通

廣告

文:Daisy

環境局昨天終於公佈未來發電燃料組合諮詢文件,興幸的是經過日本嚴重核事故的教訓,當局放棄進一步加大使用核能發電比率的想法。然而古怪政府的古怪想法竟然是向內地南方電網購電,香港已經行錯一步要向內地購買東江水,今天竟然要我們重蹈覆轍放棄改革本地電力市場,而要依賴內地向港供電?

萬惡之首 利潤管制協議

電力事業是公共事業,為市民提供無可取代的供電服務,本就不應全由私人營運。然而過去的已無法勉回,今天兩間電力公司已成為失控的無臉男,奉旨賺取准許利潤後,仍可以增加電費穩定基金結餘為由而繼續加電費,明搶香港人錢。

自我製造資產 賺完港人賺內地再賺港人

其實呢個利潤管制協議已經夠荒謬,電力公司投資任何資產設施後都可以作為利潤計算基礎,佢地買得越多,可以賺既利潤就更多。以中電為例,2012個陣已俾人踢爆買過多發電機組,發電超過實際需求,呢到已經先賺你香港人一筆。有電淨,當然唔會減少發電咁傻仔,仲要賤賣返大陸,再賺一筆。然後買資產買得多,成本高,自然就又有新(舊?)藉口加電費,無限輪迴搶你錢。

累退電費 用得越多電費越平 電力公司賺更多

政府話要環保,減少燃煤,市民當然舉腳贊成,要知道香港空氣污染除左因為珠三角既工廠,就係來自公用發電。但要環保,又點止減少燃煤咁簡單。綠色和平曾經鬧過中電用累退電費制度,鼓勵高用電量的商業用戶大量耗電,電力需要繼續「穩定增長」,電力公司就可以繼續袋袋平安,完全違反環保常理。不論係用內地輸電既方案,定係增加本地天然氣既方案,用既都係不可再生既能源,對地球既污染都係有增無減,最根本就係唔應該咁樣鼓勵用電,改用累進收費減少電力消耗。

港資或中資 只是砒霜與鶴頂紅之別

兩間電力公司利字行頭,一直不肯做本地聯網,結果政府就引入南方電網來迫使兩電做聯網,直接俾中資搶香港的電力市場。引入內地電力當然不是因為本地的發電不足,卻是因為本地發電過量而要作出制衡。港資發電過多賣上內地,不能對正下藥卻又要從內地買電供港,實在荒謬。本地兩間公司如能聯網,就能充份使用目前未用盡的發電產能,減少固定資產開支增長、減少加電費的壓力。如果不能打低兩間電力怪獸,就如同只能在中資和港資中間選擇砒霜或鶴頂紅,輸的仍是港人,還要我們付錢去讓中電港燈搶我們錢。

與其等未來基金 不如立即加大可再生能源發電比率

不知道為什麼政府在文件中沒有加入使用可再生能源為發電其中一個組合部份,至少在外國,當地政府都會使用強制立法或/和提供經濟誘因、補貼來迫使市場和市民更多的使用可再生能源發電。反正,政府揚不揚言都好,在2電獨大的情況下電費都是有增無減,而政府庫房錢多又搞埋晒D未來基金收起筆錢做守財奴,倒不如做一些有益地球、有益後代的事。民間在反核的同時,亦應要求政府認真計劃投放資源發展可再生能源,從根本改善大家的生活質素。

減少消耗資源 加強本地水電資源改革

早前政府在與廣東省簽訂供水協議的事上已引起公眾聲討,近年政府終重新發展海水化淡廠。新加坡在擁有自己的淨水系統前亦是依賴馬來西亞供水,雖然至今仍未能做到完全的自給自足,但有志者事竟成。

廣東地區近年一直頻頻鬧水荒、電荒,斷水斷電每年亦有發生,不單止水質和電力供應穩定成問題,跟鬧水荒電荒的廣東省買水買電無疑是乞衣兜中搶飯吃。廣東省政府有錢收當然樂見其成,但廣東省居民眼白白的看著珍貴的水和電流向香港又會欣喜嗎? 香港人買得不快,廣東人賣得不爽,從中作梗的當然是兩地人民公敵:中國共產黨的腐敗黨政商集團。

香港人經常以新加坡為競爭對手,但到底什麼時候才能有相應的整體計劃(公共資源改革)?我們要做的,便是要求政府加強力度改革本地水電、全民共同減少資源消耗,由人民重掌公共資源。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