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捐款

李偉才

筆名李逆熵,香港著名科普作家。曾任職中學教師、太空館助理館長、天文台高級科學主任、港大國際學位課程中心總監。一九八五年因致力普及科學獲選為十大傑出青年。現為香港科幻會會長、香港科學館顧問委員會委員,及網台節目「浩浩熵熵」主持人。至今發表著作逾三十本。 網誌

國際

「反服貿」的蒼白報導

「反服貿」的蒼白報導
廣告

廣告

台灣學生佔領立法院引起了港人廣泛的討論,但令筆者極其詫異甚至憤怒的,是討論幾乎只是集中於學生的行為是否過激、民主和法治如何平衡、或是馬英九是否有解決危機的胸襟和智慧等(建制派當然更不放過機會指出「佔中」會帶來類似的禍害云云),而從來沒有認真地探討:學生之反對「服貿協議」,理據究竟何在。

理據實有兩個層次,雖然彼此緊扣,卻仍有所不同。第一層是害怕被中共蠶食統一,也就是「今日香港、明日台灣」這個令港人慨嘆的口號;而第二層則可見諸「搶救人民生存權益」和「七百萬服務業人員陷入無邊絕境」等口號,簡單而言,就是對貿易自由化和全面開放市場的拒斥。

香港傳媒沒有深入討論這兩層原因,是因為兩者都是當世的「老虎屁股」,摸不得是也。這兩個屁股是什麼?當然是中共的專制和美帝國的資本主義。前者人人皆知不用筆者多講。但至於後者,則大有揭露的必要。

筆者之所以憤怒,是因為香港人(也包括不少台灣人)被洗腦後的無知程度。如果這次事件發生在《世界是平的》剛剛出版的2005年,這種無知也還情有可原。但在經歷了世貿多哈一輪會談(Doha round)的崩潰、零八全球金融海嘯、以及美帝國的QE1、QE2、QE無限之後,我們竟還以為全球化、自由貿易、華盛頓共識、新自由主義等就是人類文明的康莊大道,那實在教人扼腕嘆息。

美帝國推動的資本主義全球化,是要把圈地運動和無產化的暴行延伸至整個地球,是新殖民主義下的國際勞動分工論。香港人不感覺到這是惡行,因為我們也是受益人之一。(請對照 Erwiana事件與《被奪走的12年》的情節。)按照華倫斯坦(Immanuel Wallerstein)的劃分,香港屬於「中心—邊陲」兩極(core-periphery)的「次邊陲」(semi-periphery,筆者更會稱之為「次中心」)地帶。但世貿會談之所以停頓,是因為第三世界已看清楚背後的剝削本質。他們的口號是:「寧願沒有協議,也不要壞協議!」(No deal is better than a bad deal!)

有人批評馬英九有「大中華情意結」,是「大中華膠」或「強國膠」。但從他的言論,我認為更嚴重的是他的「華盛頓共識全球化自由貿易新自由主義市場至上金融資本主義掛帥經濟發展是硬道理只有更多經濟發展才可解決貧窮問題而經濟發展必須忍受更大貧富懸殊和環境破壞」的情意結,簡言之就是「右膠」病毒發作。

筆者約於二十年前開始關心全球化議題,1999年西雅圖大示威是一個很大的思想衝擊:難道這些人真的抗拒進步,要開歷史的倒車?在大量閱讀、思考、觀察、分析之後,我終於明白「去全球化」和「本土自足」才是文明的康莊大道,而國際貿易應該是「錦上添花」(絲綢、茶葉)而不是「雪中送碳」甚至是「生死攸關」(糧食、能源)。不懂這點來看台灣事件,是完全騷不著癢處。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