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捐款

荷蘭在線

以國際媒體的視角聚焦中國、報導世界 網誌

國際

小白臉都教授為何能風靡東亞?

小白臉都教授為何能風靡東亞?
廣告

廣告

小白臉的風靡:看東亞審美文化

(荷蘭在線特約專欄)最近《來自星星的你》風靡中國。我們這些在海外的人也忍不住跟風討論,不過不是討論情節和男星女星,而是這個特殊的現像。且不去議論為什麼這部在東亞創極高收視率的電視劇在西方沒有市場(新浪微博已討論過這個話題),僅就這位讓千萬女性癲狂的都教授就是個有趣的審美案例。都教授唇紅齒白,細皮嫩肉,是個典型的小白臉,加上他沉穩文雅,學通八達,對愛矢志不渝,無怪乎賺取了那麼多女性觀眾的心。且慢,小白臉不曾是個貶義詞嗎?何時起花容月貌成為男人外形的新標准了?

硬漢哪兒去了?

記得前些年當人人都在談論《當子彈飛》的時候,我問一位國內的女友怎麼看待該片,她說“姜文拽得讓人荷爾蒙亂飆”。電影一開場我便明白了她的意思:那是個典型的硬漢形像,喚起女性本能的動物衝動。他的“拽”是做作的,但那刻意營造的沉默、勇猛、強大、公正、個性的男性形像卻成功了。多年後,當我差不多忘記了電影的情節和台詞,我仍記得姜文的“拽”。

曾幾何時,亞洲女性有高倉健、周潤發、姜文這些陽剛偶像。The strong silent type是性感的代名詞。不料我出國幾年,與國內媒體脫節,再一回眸,竟發現風向大轉,已是滿屏的蜂腰削肩,留海下垂,似男非女的人物了。我本對這個潮流不以為然,以為只要人的動物性還在那裡,“偽娘”們就會淘汰出局。然而,這股風頭越吹越強勁,吹出演藝圈,讓生活中的少女爭相愛慕,少男爭相效仿。相比之下,小白臉都教授反倒像個真漢子了。

美才是王道

多年來我對這個審美變異困惑不已。為什麼十幾二十年前人們所鄙夷的,今天變得燦爛輝煌了?難道是如今的女同胞們得了花痴病?還是我落伍了?

正當我百思不得其解時,一個荷蘭姑娘點破了我的迷津。她是一個學時裝設計的女大學生,正在申請去韓國做交換。這個罕見的西方韓粉告訴我,歐洲的設計老派乏味,韓國的設計充滿新奇感和活力,最引人注目的就是他們的男裝——擅用飄逸透明的陰性材料,裁剪也大量借鑒了女裝,甚至連黑絲都進入了搭配,從而完全打破了男裝的局限,令人耳目一新。當我質疑穿這類衣服的人的性取向時,她說這跟性取向無關,直男也可穿女裝,把陰陽的界限打通就是創新。

這麼一說,男性陰柔的潮流無非是年輕人追求創新和個性的結果。既然男性內在總有女性化的一面,女性內在也總有男性化的一面,為什麼不能在外形上雌雄共體呢?只要美就行,美才是王道!

陰陽互補

理解了時代因素,我仍對男性陰柔美的地域局限深感困惑。為什麼陰柔男子通吃東亞,我卻難以想像西方女性會對這類亞洲“美男”來電呢?那個荷蘭姑娘因為職業原因而口味特殊。在大部分西方女子眼中,亞洲男性仍屬於天生荷爾蒙不足,再陰柔一下恐怕就真要被誤認為是女生了。

東亞國家有什麼特殊性嗎?讓我們看看陰柔男明星的發源地日韓,不難發現兩個國家都有著傳統的大男子主義。任何與日韓男性接觸過的女性都會知道,他們在生活中絕非像電視劇中那樣,甚至可以說是相反的。《星星》中都敏俊的形像是韓國女性為擺脫現實的局限和壓抑而意淫出的完美男人。那麼日韓偏陰柔的審美口味以及偽娘橫行的現像是否也是新生代叛逆傳統價值觀的方式呢?這種叛逆或許是下意識的,或調侃或認真,或歡樂或傷感,但肯定是有心理原因的。

中國和港台嘛,原與日韓在文化上是一系,屬於講究等級和權力的“陽性社會”,跟風日韓潮流理所當然。如此看來,也不難理解為何在淡化等級、女性強勢的北歐“陰性社會”中,女人們反而痴迷於深膚色、多體毛的拉丁猛男和貨真價實的非洲大屌了。

(特約專欄,未經允許,不得轉載。本文不代表本網觀點。原文刊於荷蘭在線,按內容伙伴協議轉載。)

作者:岳韜

岳韜,作家、跨文化培訓專家。生於上海,畢業於復旦大學和阿姆斯特丹大學,當過記者、編輯,現從事商務培訓和寫作。頻繁在中英文報刊和網絡上發表作品,於2012年出版長篇小說《紅蟋蟀》。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