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捐款

李綺玲

廿幾歲女,樣子可人,聲線甜美,性格溫馴,返「斯文工」。只是眼見香港赤化,時局多變,偶有一得,發而為文,望能為香港略盡綿力。 網誌

國際

重返亞洲與中共覆亡

重返亞洲與中共覆亡
廣告

廣告

美國對太陽花學運終於有明確而強硬的回應,「美國國務院助理國務卿羅素(Daniel Russel)前天對中國提出警告,不要對包括台灣在內的亞洲國家採取類似俄羅斯併吞克里米亞的行動,否則美方會遵守捍衛盟國的承諾,採取報復。」[1]細心的讀者一定會留意到「包括台灣在內的亞洲國家」這句話,這個台灣以外的國家,除了受到中國用人口換血政策困擾的香港之外,還可以指甚麼地方呢?

美國對港、對台的政策,如果抽離美國對華政策的語境,將會變得不能理解。 可是在香港真正能從國際關係的角度去理解本土政治的人實在不多。[2]所以,不論是投共的、反共的、表面好似中立而討厭政治的、樣子頗為甜美而呼籲包容的,形形式式的各路人馬,由於對政局只能有破碎不全的理解,都大大增加了站錯邊的政治風險,隨時要付出難以估計的政治代價。

要理解美國對華政策,先要知道中國對於美國意味著甚麼,遠的毛澤東時期不說,由七九年「改革開放」講起。對於美國來講,中國最具吸引力之處,不是中國市場,而是廉價勞工。對於美國最現實的問題就是如果利用這班「藍色螞蟻」為美國資本家生財。由於已經過了殖民主義時代,美國不可能直接派美國人來華進行殖民統治,所以,順理成章的辦法只能是「以華制華」:香港、台灣的工業家以港台兩地發展工業的經驗和資金為基礎,走進中國替美國做代工工廠管理人。香港人主要管成衣、鐘錶、玩具,台灣人主要管電子製品;而中國共產黨就逐漸當上了美國在華利益的政治代理人,主要管的是維持社會穩定,保證生產。江澤民不是說「穩定壓倒一切」嗎?共產黨做到了,所以,作為犒賞,很多黨員及其家屬都得到了一本美國護照。此外,將中國賺得的外匯購買美債也是頭等重要的政治任務。這樣,中國三十年的「改革開放」,就令美國可以享受大量廉價中國產品,做貿易只要與中國沾上了邊的都成了鉅富,而美國人所花了的錢,透過賣美債很愜意的又由中國回流返美國手上。

可是好景不長,這個局面最終都要打破。中國既用完其人口紅利,資源枯竭、環境污染接踵而來;而美國亦在粉碎了蘇聯之後再不容許有任何「大國崛起」。「重返亞洲」已經是講明的政策,而香港、台灣在圍堵中國的包圍圈中更是不可或缺的一環。所以,港台政局又如果可能抽離中美關係去理解呢?

由於中國對美國的意義已經改變,猜測美國對華政策轉向變得十分重要。對美國來說,假使中國變成南斯拉夫一樣,很可能是最有利的。由種種跡象顯示,美國已經減少對中國工業的依賴,舉個例,如果你有留意西方各大名牌成衣的話,在成衣的標籤上,已經越來越少標註著中國製造。很多工廠都搬了去東南亞如越南、緬甸甚至南亞如印度、巴基斯坦和斯里蘭卡。某大波鞋廠也搬了去越南,這都是美國近年逼使人民幣升值的預期結果。[3]美國對中國工業的依賴性減輕了,對中國動亂的忍受力就會增加。中國共產黨由同謀者變成競爭者,對美國超級大國地位越是產生威脅,就越加強美國顛覆中共的誘因。

至於美國如何將中國變成南斯拉夫,那當然不會是派美軍攻擊中國。中國經濟本身就是外強中乾靠投資拉動的虛假繁榮,中國毀滅裝置的開關早就安裝在美國白宮,只要美國減少買債,美元重回上升週期,流入中國套取息差的美元就會蜂擁而出,中國經濟自然會崩潰,人民幣和房地產兩大泡沫將會首當其衝。「牛刀表示,從現在起,美元將瘋狂的出逃中國和其他新興市場國家。在美元加息之前,人民幣出現斷崖式下跌的同時,一線城市房價泡沫破滅,房價不可避免的也會斷崖式下跌。因為,美元出逃將開始賣出人民幣資產的標的(房地產),換成美元回流美國。」[4]隨著經濟崩潰,政治上中國會循民族矛盾和中共黨內派系鬥爭的分歧而四方五裂為多個國家,例如西藏、新疆、兩廣、台灣會宣佈獨立,中原就分裂為幾個軍閥割據的小國。

假使事情真的按照這個猜想進行,香港會有何種結果呢?我推測,美國將會以保護在港美國人和美國利益為借口,派美軍直接接管香港。首先,以香港在東亞中心的獨特地理位置,最適合做美國重返亞洲之後的總部,這是沖繩、關島、菲律賓等地都沒有的地理優勢。將總部設在香港,對美國面對中國未來的政局有近水樓台之利。二來,香港的政治地位獨特,香港既不是如台灣一樣的獨立國家,也不是如上海一樣的中國城市,香港是介於二者之間又同時擁有大量持外國護照者的半獨立城邦﹗只要中國一亂,中央政府瓦解,相信美國會毫不介意明目張膽的將香港變成美國屬地。[5]

[1] 《罕見美助卿挺台灣自治 警告中國如併台必遭報復》,見4月5日台灣《蘋果日報》 。

[2] 沈旭暉說:「至於在香港,一般市民乃至一般政府中人或政客都不認為美國在香港有重要角色扮演。認為美國重要的,一般乃基於下列原因:通過美國與香港的雙邊貿易,調節向大陸貿易『一邊倒』的失衡;又或在保安、金融反恐一類議題和美方合作,共同打擊洗黑錢一類跨國犯罪。」又說:「然而,我們不能否認北京確有相當多人真心相信,政改是中美關係的事;問一些在北京、上海受高等教育的尖子,他們不少也有相近印象。與此同時,我們更不能否認絕大多數港人都真心相信,政改一類議題只是香港內部的事,將之提升到國際戰略的『高度』,只是強硬派自圓其說的藉口。」《北京與香港 兩種美國觀 》,見3月31日《信報》。

[3] 美國減少對華工業依賴的部署幾年前已經開始,緬甸軍政府從前和中共是難兄難弟,幾年前被美國拉攏過去之後美國就取消經濟制裁,相信緬甸的作用就是接收由中國遷出的輕工業,緬甸會重覆三十年前廣東所行過的路。幾個月前的Roadshow就有個特輯講香港工業家去緬甸做開荒牛,他們做的事和八零年代初香港工業家在廣東所做的一模一樣;而近幾年在東莞做管理工作的香港人也有不少相繼失業;大量工廠倒閉也令香港的空氣污染改善了不少。迫使人民幣升值的聲音也聽不見了,換來的是對人民幣單邊升值期望的終結,即是說,預期的結果已經發生,可以收手了。政治嗅覺靈敏的話你一定會覺得有大事要發生。

[4] 《人民幣貶值創新低 6惡果恐致5行業破產潮》,見4月1日《大紀元電子日報》。
對危言聳聽有興趣的讀者,可以看看牛刀的諸篇評論:
3月24日《人民幣大跌就是大崩潰
3月31日《貨幣混戰直接導致泡沫破滅
3月20日《人民幣和房價會出現斷崖式下跌
3月27日《中國房價為什麼會斷崖式下跌?
3月29日《中國會再次刺激經濟嗎?

[5] 香港的聯繫匯率,為甚麼這麼多年來不「政治正確地」改為與人民幣掛鈎呢?為甚麼這麼多年來不為了增加穩定性而與一籃子貨幣或一籃子商品掛鈎呢?為甚麼只是鈎死美元一種貨幣呢?因為在香港真正的「話事人」就是美國,香港在經濟上其實只是美國的屬地。另外,相信不會有很多人會想到美國要佔領香港,陳雲先生可能是少數的例外,陳先生說:「中共倒台之日不遠,各位臥底好自為之。中共倒台之後,由於主權國不再存在,香港廢除《基本法》若干條款之後,進入城邦獨立狀態,由美國及英國軍事保護。期間,中共政要及商家鉅子將在香港落腳,遙控大陸。香港城邦政府將要求中共交出在港府各機關及民間組織潛伏之共黨線人之檔案,以便肅清匪類。屆時,香港依照美方的協商而設立軍事法庭或人民法庭,在香港或海外審理案件。故此,三年以來,我不時呼籲在港之共匪,包括左膠及輿論寫手,及早回頭,及早自行離開香港。《易傳》說,天地之大德曰生,此乃我的大慈悲。」見4月1 日陳雲的面書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