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活

面對死亡和倒數生命

廣告
面對死亡和倒數生命

廣告

究竟時間的倒數是死亡的來臨,還是生活的意義?

我很幸運能夠認識了一位新朋友,但同時亦很不幸,因為他是一個患有惡性的癌症的病人。他曾經有肺癌、肝癌,動過手術,現在癌細胞轉移到他的腦部。而他卻慶幸自己「行得走得」。他不知道自己的日子還有多少,所以他會珍惜現在,做自己想做的事情,例如周遊列國,放眼看世界,或者是重新認真對待身上的每一段關係。

在我倆言談之間我能夠看出他的「樂觀」,我更明白作為一個病人不會希望看到身邊的人為他擔心,因為這樣做會令他倍感難過。故此我沒有刻意的把他當作病人看待,就當一般朋友去相處。在我們的話題當中,不時都會談一些人生之道,所謂的「大道理」。其實有時候我會心想,是因為這個病才令他有這樣的想法,還是他一直認為要為自己的人生打算,然後找一條令自己舒適的道路走下去呢?正如「時勢造英雄」和「英雄造時勢」之間,我有時也搞不通。但我不得不承認我很享受和他談天,甚至我會把一些話題記錄下來……

一、「因為人生苦短,所以我們才要盡情任性。」

他向我說他是一個極度任性的人,但偏偏會遇到很多遷就他的人,他說:「有時候只要找一條合適自己的路去走,上天就會派一些能和你共處的人,然後一直地走下去。」他又說:「超,最多咪死!」打從心底裡,我很佩服他,佩服的不只是那份不害怕死亡的信念,而是對自己從一而終,不偏不倚的想法。很多時候他的說話就像製造了一塊鏡子,這鏡子對照著我的生活,不自覺地把自己和他去比較。而每一次我從這鏡子看著自己,我會問自己:「我的人生又是如何?」我能夠如此地任性嗎?對不起,我不可以。我是一個思前顧後的人,例如我會選擇單方面的想念已故的情人,而不能放任地說一聲「我想念妳!」或「此刻若你在我身邊的話有多好!」。因為我會幻想對方可能已經用盡方法忘記了自己,假若我再一次走到對方面對,換來的就有給對方一個痛苦。就這樣一個任性的人遇上思前顧後的人,不以為言地產生了奇妙的化學作用。

「人生應否盡情地不羈放蕩,而不是待到最後倒數才活出真我?」

(待續)

P.S. 相片是由任性的人寄給思前顧後的人。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