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捐款

生活

網上遊記:勝利狂歡

網上遊記:勝利狂歡
廣告

廣告

三月三十日星期天,是法國地方市政府選舉的第二輪投票。在斯特拉斯堡(Strasbourg)第一輪選舉中,以Fabien Keller女士為首的右派人民運動聯盟(L'union pour un mouvement populaire) 名單得票最高,為百份之三十二;Roland Ries 先生領導的左派社會黨名單則緊隨其後,取得百份之三十一的選票。另外有三張得票超過百份之七的名單,皆可進入第二輪,但法國地方選舉也容許進入第二輪的名單重新組合的。為增加勝算,綠黨和社會黨名單合併,獨立右派的名單則加入了人民運動聯盟名單,只有極右的國民陣線(Front National),繼續單獨參與第二輪選舉,換而言之,這將是「三國混戰」!

單從第一輪的票數看,沒法判斷誰將取勝:左右兩派的名單都取得四成選票,極右則得到百份之十一。勝負關鍵在於右派名單能否爭取極右派選民的支持,左派又能否動員更多支持者在第二輪選舉投票。在社會黨政府民望如此低落的情況下,對結果實在不敢樂觀。

因為要看開票,所以乘坐市內的A缐電車到Étoile Bourse 站,再走路到旁邊的巿政大廈(La communauté Urbaine de Strasbourg) 。其實不太清楚是在哪一間房間,幸好在入口碰上前社會黨市長,現任歐洲議會議員Catherine Trautmann 。這位身形肥胖的女士是斯特拉斯堡市第一位社會黨巿長,在一九八九年當選,九五年連任,在零一年敗於Keller。其助手,便是今天的社會黨候選人Roland Ries,再次在二零一二年,跟當年的對手較量。只見Trautmann憂心忡忡的走上扶手電梯,滿臉落寞,看來這位前巿長對勝負並沒太大把握。

尾隨著議員到二樓的大房間,裏面充滿著社會黨及綠黨黨員,以及助選的義工,正目不專睛的瞪著房內的大屏幕,後面的則是一大堆正在準備採訪的記者。時間是晚上八點半,大部份票站已經關閉,並正在進行點票,但票站調查結果九時才會公佈。來的人雖然愈來愈多,但沒人敢大聲說話:有的在竊竊私語,有的則拿著電話不停跟人討論,並不住跟在場的人分享資訊如「喂,我有在票站的朋友說我們在某某票站大勝對手...」或是「今次糟了,在某地區我們的選票少了很多...」等等,「流言四起」只是令人心情更忐忑。雖然不是法國人,勝敗對自己也無絲毫影響,但畢竟替社會黨助選了兩個月,自然也跟他們一樣非常緊張。大屏幕播放著地方電視台France 3地方選舉的節目,暫時只是報導阿爾薩斯省一些小村莊的選舉結果,全國各地的結果也是要九點才會陸續公佈。問旁邊一位較相熟的社會黨友人:

「不曉得全國我們能守得住多少個城市...」
「我已管不著其他城市了!只要這裡守得住,其他城市輸多少也不重要...」

説時,他還是緊盯住前方的屏幕!但綠黨候選人卻比他更緊張,眉頭深鎖之餘,更在咬著手指呢!距離公布結果的時間愈來愈近,大家都屏息靜氣,靜靜等待。

八時四十五分,有數個票站的結果公佈了,我們大幅領先,有百份之六十,有一陣低聲歡呼,但大部份人仍是沒有反應,因為這些票站所在的區域,都是巿內較為貧窮的地區,很多公共房屋,市民都傾向支持社會黨,是左派的票倉;一些競爭較激烈的地區我們能否佔上風?在比較富裕較傾向右派的選區我們能否縮窄和對手差距?果然,隨著更多票站公佈結果,我們領先幅度逐步縮減,對手則步歩進迫。我們最終會否被追上呢?馬上看看投票率:百份之五十三,比第一輪的四十九略高;一般而言,高投票率,都會對左派較有利。我馬上問友人,投票率高,我們可放鬆一下吧!友人沒有回答,只是點點頭,且死盯著螢幕畫面。

九時了,票站調查結果馬上便會公報,心也愈跳愈快,場內緊張的氣氛也去到極點,大家連大氣也不敢嘆一下:「各位觀眾,現在是晚上九時,根據我們的票站調查結果,社會黨候選人Roland Ries 先生將以百份之四十七的選票贏得今次的選舉....」螢幕立刻顯示Roland Ries的頭像及其得票,在旁邊更寫著當選(élu) 。場內馬上爆出一般震耳欲聾的喝采聲,掌聲此起彼落,義工們互相擁抱,大家更高興得喊「On a gagné, on a gagné...(我們贏了)」。這些調查結果一向準確,故即使實質結果仍未全部公佈,但大家都已寬心不已。

一眾社會黨人忽然跳上台上,不住拍手手並叫喊:Roland, Roland...回頭一看,只見一大堆攝影機及照相機包圍著社會黨的候選人:一陣又一陣的歡呼聲蓋過了Ries的講話,只隱約聽到他說「在全國各地,無數的社會黨候選人皆落敗了,但在此極度艱難的情況下,我們仍能勝出,除了運氣的因素,也證明市民是肯定我們的能力,信任我們能在未來六年好好管治...」沒多久,Ries 便離開場地,前往電視台去接受訪問。143個票站只剩下兩個,仍然由我們領先,即便另外兩站全數選票全投給對手,我們也會是得票最多,勝利成定局了。


大家都逐批離開,出發到一類似夜總會的酒吧!也許是勝利的影響,走起路來步伐也特別輕快。進入會場,充滿了社會黨及綠黨的義工,大家正興高彩烈的討論,興奮不已。多位相熟的社會黨朋友,也終於露出微笑,擔心緊張彷彿從來沒有出現過。

終於,Roland Ries 也來到會場了。前市長Trautmann,綠黨的候選人和一眾競選工程負責人在鎂光燈包圍下跟主角一起走上台上:「今天的勝利對我們來說是意義重大,全靠我身邊的朋友,斯特拉斯堡的市民,以及,當然在場的各位,多謝你們...未來的工作將會更加困難,但今晚,先讓我們好好慶祝吧!」
說罷會場馬上播放熱烈的搖滾音樂,台上一向嚴肅的眾政治人物忽然像換了個人般,雖然非常疲倦,但人人滿臉笑容;看得出這不是工作時的應酬笑臉,而是發自內心的開懷大笑-這是勝利的喜悅。他們或在高歌,或在跳舞,前巿長及綠黨的候選人甚至脫下自己的頸巾,跟眾人一起揮舞。台下也進入狂歡狀態,隨著音樂起舞;不會跳舞,但在勝利的熱情驅使下,也不自覺的跟著大眾擺動身體。


現場正播放美國流行音樂樂隊- The Black Eyed Peas的名曲-I gotta a feeling。現場環境嘈吵,只聽到經常重覆的一句「I got a feeling, that tonight's gonna be a goodnight,that tonight's gonna be a good good night!」。今晚的確是美好的一晚,我們勝利了。這不是甚麼階段性勝利,我們確實蠃了。雖然是險,但勝利就是勝利;失敗,無論怎麼雖敗猶榮,演說如何動聽,那股失落挫敗感仍會教人難受,慶幸不用在法國體驗失敗。

在粉紅燈光下,大家正在享受勝利的餘韻;不必猶疑,不必思前想後,更不用忍辱負重,可以盡情慶祝,狂歡吧!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