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捐款

李綺玲

廿幾歲女,樣子可人,聲線甜美,性格溫馴,返「斯文工」。只是眼見香港赤化,時局多變,偶有一得,發而為文,望能為香港略盡綿力。 網誌

政經

美軍來了你帶路嗎?

美軍來了你帶路嗎?
廣告

廣告

首先大家要明白一個事實:香港只是中外關係之總和在中國邊境上的一個具體表現。即是說,假使從來沒有外國人來華,或者外國人來了,只是納貢上國、領了朝廷賞賜就滿心歡喜離開,那麼今日的香港根本不可能出現,香爐峰依然故我,九龍半島仍然會是「此一帶皆係山岡不毛之地」[1],猶如大亞灣和附近荒涼的海島一樣,是不會有人想到要來的。

香港所反映的中外關係有兩個重大的轉折,第一個轉折當然是鴉片戰爭後中英兩國確立了戰勝國與戰敗國的關係,根據《南京條約》永久割讓香港,香港得以開埠;第二個轉折比較隱晦,就是1983 年10月17日聯繫匯率確立之日,以美元而非英鎊與港元掛勾,將香港變為美元區。這一著有如英國向美國托孤,盡顯英國的政治智慧——大英帝國已經不復當年之勇,全球之首的海軍實力己讓位給美國,而隨著中國「改革開放」,香港也由服務於中英關係變為服務於中美關係。除了美國之外,英國可以將香港交到哪國的手上呢?[2]

這兩個轉折又過去了,香港歷史新的一頁即將要掀開,而新的時代端視中美兩國的新關係,這種新關係其實尚未定型,要視乎兩國特別是中國不久將來的狀況。我大膽猜測[3],中國「改革開放」的作用已經給美國消耗殆盡,而美國又能將中國這部世界工廠關掉,不再依賴中國的工業,新的中美關係會變成一種怎樣的關係呢?而香港人、台灣人作為中間人,又會扮演甚麼新角色呢?

由於太多未知因素,香港人、台灣人的確不知如何自處。就在這個時候,不遲也不早,「美國權威機構『外交政策協會』(Foreign Policy Association)專欄作家伊迪斯(Mark C. Eades)在《美國新聞與世界報道》(U.S. News and World Report)的網誌撰文,批評香港及台灣的政商精英出賣自己的社會,更指出中國的出路不是香港及台灣『大陸化』,而是大陸『香港化』或『台灣化』,亦即是民主化。」[4]這篇文暫時未能引起港台兩地太大的注意,我又再次大膽猜測,這篇文不單是伊迪斯的個人意見,而且也代表了美國政府的意見,是美國政府在港台事務上對港台兩地人民的開示。假使我的猜測沒錯的話,這篇文簡直有如美國貼在中南海門口的一張大字報﹗是美國的《討共檄文》﹗美國要「重返亞洲」,就用這篇文章呼籲港台兩地人民配合美國對中國實施反制﹗

這篇文章的重點如下:

一、九七後,通過逐漸「大陸化」,香港面對北京的直接壓力,不斷限制其民主權利、新聞自由及言論自由。時至今日,台灣則面對不斷增強、旨在「買起」她的經濟壓力。而之所以會如此,港台兩地的政商精英可謂扮演了一個極之重要的角色。

二、不要使港台被「大陸化」,要使大陸被「香港化」或「台灣化」。 隨著這兩個地方的政商精英越來越配合北京,這個重責就落在港台爭取民主的草根人士身上。

三、他更強調,中國人配得上比現在北京流氓國家更好的政權。

四、西方期待中國民主的友人,包括美國,應該全力支持港台爭取民主的勢力,包括台灣最近佔領立法院的公民不服從之舉。 中國未來最光明的希望不在北京或上海,而在台灣和香港。

我在這篇文章中讀到以下的意思:

一、美國不滿本來做中美貿易中間人的台商、港商投靠中國共產黨,而這些商人在港台兩地都有各自的政客代之執政,所以,這些政客原本就直接或間接代表美國利益的,現在卻變成了中共的政治代理人,美國為了確保自身利益,很有必要換掉舊有的政治代理人。[5]

二、「重責就落在港台爭取民主的草根人士身上」。新的政治代理人就是以互聯網組織起來的人,就是台灣和香港維護本土利益的普羅大眾。他們的利益因「大陸化」而受損,與美國有着共同的敵人,很有合作的空間。

三、美國會為締造新政治代理人而出力。「美國會全力支持港台爭取民主的勢力,包括台灣最近佔領立法院的公民不服從之舉」,言下之意香港的「佔領中環」都在大力支持之列;而這些新政治代理人只會在台灣和香港中培養,而不是在北京和上海。

四、「中國人配得上比現在北京流氓國家更好的政權」,即美國願意見到中國有新的、更好的政府,現在的中共政權是要推翻的。新的中國政府是「香港化」、「台灣化」的,而不是相反。美國和港台兩地的新政治代理人合作,最終目的就是結束中國共產黨的統治。配合美國「重返亞洲」政策,中共是過時的工具,美國要另一個新工具保障其在華的利益。

美國很少會把政治意圖說得如此明白,這可能是為了遷就港台兩地情況的緣故。台灣比起香港,本土政治早起步多年,已經發展得很成熟。香港的本土勢力則仍然在醞釀階段,雖然幸得陳雲教授在理論方面補上了必要的空白,但與實際行動——建立政黨,取「泛民」而代之——還有相當長的距離。「泛民」這種投了共的政治代理人,是美國必然要更換的;本土派只要把握機會,將美國對「泛民」的支持爭取過來,可以說是一拍即合,是沒有可能不成功的。正所謂古語有云:「外國勢力好,勾結要趁早﹗」

[1] 見附上的舊地圖。
[2] 第二個重大轉折不是九七年的「回歸祖國」,因為九七前後香港在中外關係的角色中根本沒有重大轉變。英國在明將香港交給中國,但在暗卻將香港交給美國,這才是高超的政治智慧。
[3] 美國如何利用中國「改革開放」圖利,港商、台商如何作為中間人分一杯羹,這場盛宴如何完結,可參考拙文《「重返亞洲」與中共覆亡》。
[4] 《美外交政策協會作家劍指政商精英賣港求榮》,見4月7日《852郵報》。《Where Hope for a Democratic China Lies》見4月4日《U.S. News》。以下引文使用《852郵報》的譯文。
[5] 以香港為例,若仔細分析,只有自由黨是港商的政治代表,「泛民」則是中產的代表。假使中產之中有不少都投身於與中美貿易相關或衍生的工作,則「泛民」仍然不離間接的美國利益的代表,因為中產的利益與美國的利益緊緊勾上了。況且「泛民」一向都與美國過從甚密,代表美國利益只是人所皆知的普通常識。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