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捐款

脫北者關注組

脫北者關注組(North Korean Defectors Concern)由一群香港人組成,於2012年6月成立。脫北者關注組的成立旨在提高香港人對北韓人權和脫北者的關注,及要求中國政府停止遣返脫北者。脫北者是逃離北韓的難民,大部分脫北者經中國逃到其他國家,但中國當局逮捕及遣返他們到北韓。當脫北者回到北韓後,會被北韓政府囚禁、虐待或處決。中國政府的舉措違反《1951年聯合國難民公約》。脫北者關注組希望來自香港、中國和南韓的市民能聯手合作,改善北韓人的生活。 網誌

國際

「脫北婦女」— 強權下的犧牲品

「脫北婦女」— 強權下的犧牲品
廣告

廣告

文:脫北者關注組共同創辦人 – 關錦業

在本月初,英國一間理髮店在店門貼上金正恩海報,被北韓使館職員親自要求店主除下「對領導人不敬」海報,叫人驚嘆北韓外交官如何悍衛他們最高領導人的尊嚴。可是,北韓政府並沒有使用相同的標準來對待北韓人民。為了溫飽和自由,不少北韓人(當中大部是婦女)不惜冒著巨大的風險逃至中國,過著不見天日的日子,甚至被騙與中國男人生孩子或從事不當的工作。

根據聯合國人權理事會對北韓人權狀況的調查報告顯示,北韓國民在國內遷徙的權利受到嚴格限制,在得不到官方的批准下國內旅遊或離開居住地到其他道探親是不容許的,而到國外旅遊就更加不可能,但在蘇聯解體結束援助北韓後的二十世紀九十年代,北韓接連發生飢荒,人民開始冒險逃到中國求生。

從南韓統一部的資料看到成功到達南韓的脫北者中女性的比例約為70%,其中女性佔多數有數點主要原因:

第一, 婦女離開本道的機會比男性大,北韓雖然是一個由政府支配國民職業的國家,但女性在其婚期或有小孩後可以有額外機會離開工作地方到其他地方生活。相反,男性要在其分配地工作至六十歲。

第二, 經過九十年代飢荒後,各地的婦女都會外出到各道的地下市場去謀生,支援家庭收入,變相增加了婦女在各地的流動性。

第三, 在中朝邊境地區有一些不良的「蛇頭」會販賣北韓人民至中國,而他們從婦女所得的利益會比男性為高。

以第三點來說,不良的蛇頭除了收取每一批成功到中國的脫北者數千美金外,當中會把一些錢不夠的脫北婦女或甚受騙來到中國的其他北韓婦女變成人口販賣的對象,賣到中國東北的各省賺取更多的金錢。因為中國的一孩政策和傳統觀念所影響,男多女少情況普遍,中國男子到適婚年齡仍未娶妻的問題嚴重,所以一些脫北婦女到達中國後會被送到農村強迫與一個素未謀面的男子結婚或送到各地的按摩院、髮廊等色情場所從事性工作。

2005年至2012年間,先後有數個非政府組織在中國東北作出調查發現,脫北婦女在中國所產下的孩子數目從七千多人至二萬人左右,其人口數目跟二千年起離開中國成功到達第三國的脫北者數目相約,可說是一個驚人的數目,加上因為北韓籍母親不可能公開身份為孩子作出生登記,即連國籍都沒有的情況下,孩子們完全缺乏應有的權利連基本的醫療和教育都被完全剝奪,在沒有將來的日子生活。這完全和中國政府沒有履行國際難民公約所致。

活在中國的脫北婦女生活困苦,一些懷孕中的脫北婦女如被中國政府遣返回北韓後的境況更是可悲,她們除了被送到「管理所」「教化所」等刑地受刑外,她們腹中的胎兒會被假定為有中國血統的混血兒,北韓當局不希望「血統不正」的嬰兒出生。各刑地的職員會透過強制懷孕婦女體力勞動,毆打肚腹等極端方法,強迫懷孕婦女墮胎,就算少數成功產下的嬰兒都會立即被投入水中淹死,或被毛巾焗死,凡此種種都是嚴重侵犯北韓婦女的人權。

然而,北韓政府公開宣佈「完全反對並將無視」聯合國人權理事會作出的敦促北韓當局與調查委員會合作的決議。中國政府亦不批准調查委員會到中國東北,而中國駐聯合國大使吳海濤在回覆調查委員會的信件聲稱,北韓人民進入中國是因經濟原因從事非法活動,又稱從中國遣返回北韓的人士會面對酷刑是不實的,同時中國政府從未找到關於北韓婦女及其所生的孩子在中國的事件。加上在2014年的3月28日中國在聯合國人權理事會對北韓的人權報告投下反對票,支持北韓當局各種違反人道的政策。

現在,北韓和中國兩國政府聯手踐踏人權,脫北者成為最大的犧牲品,每天過著失去身份和尊嚴的生活。比起金正恩的髮型,她們的處境更應受到世人的關注。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