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捐款

王偉雄

美國加州州立大學哲學教授 網誌

政經

不像大陸人

不像大陸人
廣告

廣告

攝:Nathan [email protected] 社媒

今天讀到一篇令我感動的文章,寫的是中港矛盾;非罵非諷,也沒有標榜中立理性,只是平平道來,夾敘夾議,透過描寫一些個人體驗和跟一位「本土派」的交談,便點出了中港矛盾的癥結。

我說的是楊不歡早兩天發表的〈焦慮的香港人〉,內容我不想講得太多,因為希望大家讀原文,親自經驗這篇文章的感染力。然而,我不得不談一談文章裏特別令我感觸的一處:作者是香港新移民,在跟那位「本土派」談論了不少中港之間的問題後,對方「讚美」她「不像大陸人」。這句「讚美」,不知要有多少偏見才能承托得起?

這令我記起數年前一次飯後閒談,對方也是大陸人,談的不是甚麼家國大事,但涉及一些中港兩地的分別;這位朋友言談間表示他認為香港人驕傲,自以為了不起(意思應該是粵語的「懶巴閉」),我當時不懂得如何反應,只好顧左右而言他。讀完楊不歡這篇文章,我禁不住想像,假如當年這位朋友補充一句,「讚美」我不像香港人(因為他似乎對我印象很好),我便會對他說,很多香港人都不是他認為那樣的,他恐怕是有偏見了。

當然,就算我當時說了,大概也不會改變那位朋友的偏見,正如現在對那些激進「本土派」說他們對大陸人有偏見,他們不但會不以為然,甚至會更為憤怒。一團火已燒得頗大,煽風容易,救火卻難;一些本來合理的說話,這時便像是潑在火上的少許水,只會令烈焰更張。

楊不歡說得對,中港「權力大小對比之懸殊,使港人感受到政治上無孔不入的侵蝕,加之超負荷的遊客,龐大的陰影將小小島嶼籠罩其中」;香港人恐懼的,是中共的魔爪已開始肆無忌憚伸入香港,這個城市的美好之處早晚會被磨蝕殆盡,而一些香港人對行為不端的大陸遊客那麼憤恨,也許是因為已經視他們為那魔爪上的尖指硬毛。至於那些「不像大陸人」的大陸人,由於他們在中港矛盾中一直沒有甚麼影響力,有些香港人便當他們是極少數,甚至索性當他們不存在了。

令人擔憂的是,中港矛盾這團火很可能會越燒越烈,那些「很像大陸人的大陸人」和香港的激進「本土派」都有份令火勢擴大;然而,燒的是兩方,得益的卻不知是誰。

原文刊於此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