體育

黑就是美

廣告
黑就是美

廣告

近期洛杉磯快艇班主的歧視言論,引起軒然大波,連NBA總裁也發表強硬聲明,原因很簡單,在美國球壇,黑人的影響已經今非昔比了。

2007年,正在追逐史上全壘打王寶座的Barry Bonds,於4月15日穿上42號球衣,以紀念當年打破種族藩籬的Jackie Robinson;2005年,當NBA定下衣著規則,禁止球員穿上Hip-Hop服裝出席活動時,溜馬的史提芬積遜即時指是歧視黑人球員;1988年,美式足球超級碗決賽,由丹佛野馬出戰華盛頓紅人隊,野馬的四分衛是大名鼎鼎的白人球星John Elway,紅人則派出史上首位在超級碗出場的黑人四分衛Doug Williams,當然,也被形容為黑白對決。在美國球壇,黑or白,That is the question,而且永遠也是Question。

4月15日,永遠是美國棒球界最傳奇的一天,也是黑人最光榮的一天,每年這一天,大聯盟都會大事慶祝,這天並非舉行甚麼大賽,而是一位偉大棒球員的處子之戰,這名偉大的球員叫Jackie Robinson,1947年的這一天,他代表布魯克林道奇隊出賽,成為首位在大聯盟打球的黑人球員,(在此之前黑人球員只能參加「Negro League」)。不過,在接下來的整個球季,Robinson每天都面對沉重壓力,壓力來自對手,來自作客時拒絕接待他的酒店及餐廳,來自威脅要殺死他的種族主義者,甚至是不歡迎他的隊友,每一天,他都揹負壓力,戰戰兢兢地打棒球。結果,他憑著出色的打擊和盜壘能力,贏得最佳新人,翌年更獲選為MVP,黑人球員終於得到肯定了。此後,黑人、拉丁族裔,還有亞裔,也陸續登上大聯盟,近年連台灣球員也站上此一舞台。

或許是受棒球大聯盟影響,漸漸其他球賽也開放給黑人球員,1950年,波士頓塞爾特人在第二輪選秀圈選Chuck Cooper,寫下黑人登上選秀榜首例,同年,Nat Clifton成為首名簽約黑人球員,Earl Lloyd則成為首名在NBA上場的黑人球員。因為籃球運動的基本特性,NBA在種族問題上,可說是後發先至,大約到了70年代末80年代初,NBA球員的黑白比例已接近一比一,當年波士頓與洛杉磯分庭抗禮,正好一隊以白人為主,一隊以黑人為主。

然而,正如美白廣告所說,黑色素是慢慢滋生的。即使到了60、70年代,距真正的平等之路還是很遠很遠,我在飛機上看過兩部體育電影,都以美國大學球壇作背景,也都是人真事改編,其中《光榮之路》(Glory Road)講的是NCAA籃球賽,話說1966年,西德州學院以5名黑人正選球員,擊敗傳奇教練Adolph Rupp所帶領,清一色白人球員組成的肯塔基大學,此件事件也解放了大學籃壇的種族偏見,有趣的是,西德州學院的教練Don Haskins,正是不折不扣的白人。另一部《熱血強人》(Remember The Titans),相信不少人也曾看過,主角是丹素華盛頓,講述1971年,一名黑人主教練和一名白人副教練,如何消除歧見,合力改善球隊的種族問題,帶領球隊奪取洲冠軍。請留意,年份是66年和71年,不過是三、四十年前,但卻猶如是中世紀,對!那些匪夷所思的歧視,原來在數十年前還是那麼普遍的。

就算最先突破種族障礙的大聯盟,黑人球員雖可參賽,但仍然要苟且偷生,仰人鼻息,1975年,當黑人球星Hank Aaron快要打破Babe Ruth的全壘打紀錄的時候,他受到前所未有的壓力,他被球迷謾罵,被球迷恐嚇,整年都在恐懼中度過。原因很簡單,Hank Aaron是黑人,而Babe Ruth是白人也。

世界不斷在變,到了今天,連白人也不得不承認「黑就是美(在球場上)」,沒辦法,黑人的體能和運動天賦實在比白人好太多。NFL、MLB都靠黑人球員頂著半邊天,冰球無疑還是白人的天下,但NBA幾乎是由黑人主宰的聯盟,整個聯盟之中,超過8成是黑人,白人反而淪為少數民族。

隨著黑人球員不斷「攻城掠地」,白人球員的實力,永遠受質疑,每年新人選拔(特別是NBA),白人無論在NCAA如何光芒四射,但在選拔之時,眾領隊總是極有默契地把他們忘記得一乾二淨,排名急瀉如亞洲金融風暴。黑人球員,體能好跳得高跑得快,就算技術粗糙,甚至連大學賽也沒打過,也隨時是狀元榜眼,白人球員,射術多精,運球多穩健,人家還是懷疑你,除非改姓乜乜斯基、乜乜洛夫,又或是擁有格魯吉亞或希臘護照則作別論。

要入選已經那麼困難,何況得獎?自從布特連拿三屆NBA MVP後,白人久與大獎無緣,到了近年,拿殊終於拿下了MVP,不少人都搬出了「拿殊拿MVP是NBA的商業考慮」這一論調。後來輪到奴域斯基當選,質疑之聲又至。

而我,從來都同情弱者,因此在NBA的賽場上,我總希望找到一兩個白人希望,每年季初,我總會捧著NBA年鑑,留意有否「布特二世」的出現,可惜,由雲漢到薩比克到米克米拿再到摩利臣,每一年都總是失望。還是算了罷,NBA黑人勢力只會增長,不會減退,原因?或許洛文說得對:「黑人球員每一次比賽,都把自己的全部聲譽作賭注。」

如今,看著球場猶如暗黑的星空,偶爾點綴著幾片歐洲來的星星(當中不少還是流星),我想起了Beyond的歌曲:「繽紛色彩閃出的美麗,只因他沒有,分開每種色彩。」不!球(或至少籃球)之神是會分辯顏色的,他偏愛黑色。

網誌:http://conan981001.blogspot.hk/2014/05/blog-post.html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