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捐款

保育

我愛媽媽,核電歸零

我愛媽媽,核電歸零
廣告

廣告

快給媽媽送上非一般的母親節咭,祝母親節快樂、世界和平!

全面廢核是給媽媽最好的禮物

媽媽最關心的是孩子能否健康成長,而被迫在核輻射下誕生的小孩,則被褫奪健康成長的權利,甚至連長大的機會也被核輻射無聲無息地奪去。

1986年,切爾諾貝爾核災,使得白俄羅斯八成兒童有疾病。沒有母親願意十月懷胎帶來世上的小生命要渡過病懨懨的童年,更看不見這些生命將如何渡過青年、壯年……這些小朋友的父母在切爾諾貝爾核災時正值青少年,受到輻射感染,小孩的殘疾缺陷便是由父母傳下來。距離切爾諾貝爾80公里的莫斯爾,每600名新生嬰兒,就有230名要住進深切治療部。母親最痛,莫過於此。

2011年福島核災,不到三年,25萬體檢過的福島兒童,有74人確診或疑似甲狀腺癌,日本兒童甲狀腺癌的正常發病率是一百萬兒童才1-2人。曾帶小孩來香港避核的福島媽媽表示,核災後只敢購買遠方的無輻射污染的食材,只敢使用罐裝水,衣服也不敢晾在室外;因為不相信政府公佈的輻射數值,便與其他家長一起自發繪製當地的輻射地圖,讓小孩可以避開高輻射的地點;一有機會便要孩子參加遠離福島的避核計劃。她們說,很後悔當初沒有認識核電廠的危害,否則就說什麼也要反對福島那些核電廠。母親最後悔的,莫過於此。

保護孩子免受輻射傷害,擁有健康快樂的童年,已經成為切爾諾貝爾及福島母親的夢。“養兒一百歲,長憂九十九”,核災,令這些母親的憂心比普通媽媽的更多,更長,更遠……

大亞灣核電廠離香港不過30-50公里,若發生核災,長期處於下風區的香港一定避無可避。即使不發生核災,已運行二十多年的大亞灣核廠是每天都“合法”排放輻射進空氣和海洋,而且會隨著老化而排放更多輻射。這些輻射物質都是對身體有害的,香港人不知硬食、硬吸了多少。進入體內的輻射物質,不像體外照一次x光,而會聚積於身體某些器官長時間地持續輻射。每增加一分輻射,就增加一分患病風險,這是連最擁護核能發展的國際輻射防護委員會(ICRP)都承認的事實。

香港的母親,絕不想要經歷切爾諾貝爾和福島母親的最痛,也同樣不願見因大亞灣排放的輻射而使孩子患上各種慢性疾病,如因免疫力降低而導致的哮喘、敏感、精神萎靡,甚至患上過早的癌症。

孩子健康快樂長大,不過是身為母親的卑微心願,我們要讓母親們免於因核輻射而帶來的擔憂與恐懼,我們不要讓核輻射、核電廠褫奪了母親的幸福。

站出來,核電歸零,是給天下母親最好的愛的禮物!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