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捐款

中大國是學會

香港中文大學國是學會於一九七五年成立,一直致力推動「認祖關社」運動,至今已有三十多年歷史,乃中文大學中一個以關注國家及香港事務為定位的學會組織。https://www.facebook.com/cuhkcss 網誌

生活

文化差異還是文化落後

文化差異還是文化落後
廣告

廣告

攝:Hei Chan @USP 社媒

文:中大國是學會主席 黃宇翔

文化體之間出現的衝突往往並非在於其特殊性,而在於本質上文明與否。但若以文化差異為名住,掩蓋文化落後之實,實在自欺欺人,也無益有國家達至先進文明。

所謂的現代國家,不單建構於物質的豐富或硬指標如何突出,更取決於這些人民如何看待自己作為人這個身份,而這些觀點又能否使我們擺脱野蠻。現代化所革新的,不只是我們的物質生活,更重要的是我們重新審視人的一些內在價值。

為何不能隨地大小二便?這個問題本身就代表着自身對於公德的漠視、對自私自利的極端堅持。從工具利益而言,隨地大小二便意味着疾病的滋生、臭味的散播,稍有歷史常識的朋友,都知道奪去歐洲三分之二生命的黑死病是如何散播的的。再近代一點,在一八九四年爆發的太平山鼠疫也正因為對衛生的漠視,隨意傾倒大小二便以致大爆發。

不着重衛生、隨地大小二便帶來的不僅僅是臭味而已,也不單單是瘟疫,也意味着這個國家對於別人的死活毫不在乎。

而這一宗事件所揭示的不單是中國人對國公德漠視。一個人隨地大小二便其實不可怕,人民質素總有良莠不齊嘛。一群人隨地大小二便也不可怕,人落後也可以慢慢教育。

可怕的是,連官方媒體也漠視公德,甚至呼籲大家要包容別人漠視公德。需知道國家要進步,則必須視舊有的惡習如洪水猛獸,必須除之而後快,如明治維新時抱着「破歷來之陋習,立基於天地之公道」的決心,上行而下效,文明才能有進步。

但現今的中國,不僅人民無進步之心,連官方也無前進之志,甚至對別人的提醒、告誡也視為「帝國主義亡我之心不死」,則為一種明顯的文化落後,不應以包容面對。

今日的中國大談「中國夢」,大談軟實力、話語權,但須知面子是別人給,但架子是自己丟的。與其好大喜功,不如實實際際,正視文化落後,「中國夢」或許會離中國人更近一些。

刊於《成報》13/5/2013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