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運

一位被罵「漢奸、走狗」的反核女義工

廣告
一位被罵「漢奸、走狗」的反核女義工

廣告

圖︰推撞女義工的「黃榮」先生
(義工拿著手機拍片,黃先生說︰「影我丫!影我呀!靚唔靚仔呀?!」)

IMG_1214
圖︰反核之眾街站

相關文章︰反核之眾︰強烈譴責「六四真相」人士無理暴力騷擾
相關影片

文︰RL(反核之眾)

由2011年福島核災發生之後開始,我一直參加香港的反核活動,一開始大家都擔心日本的食物輻射問題,也擔心萬一大亞灣有事,香港人可以逃去哪兒。但隨著時間過去,不少朋友開始坐廉價航空到日本旅遊,買日本大量輸港的廉價食物。好像甚麼也沒有發生過一樣。

三年之後,福島核輻射的影響才顯現出來,現在第一核電廠每天排放700噸污水入大海,福島兒童的罹患甲狀腺癌是其他地區的數十倍。一堆堆的事實,在我心中不能遺忘,但每次於街頭向途人講解時,雖多受冷待,但仍有些市民會駐足一看。

可是,我萬萬想不到,作為一名香港市民的我於街頭派發傳單向市民宣傳廢核會引起別人的惡意騷擾,而且騷擾是有針對性的。

昨日下午,我拖著帶病的身軀去參加反核之眾於深水埔舉辦的社區教育巡遊。當我到達現場時,立法會議員長毛在呼籲大家停用核電,而附近正有一兩個「阿叔」和「阿婆」向其指罵。我還沒來得及了解情況,巡遊隊伍就要出發了。由於組織者希望有義工看守街站,我和另一位女義工自告奮勇留下,也拿起傳單繼續向途人派發。

在街站旁邊不到廿米處,有一街站叫「六四真相」的所謂「民間團體」,用大聲公向我們這邊廣播。說甚麼「六四沒有死人」,甚麼「支聯會呃人」「李卓人呃錢」等言論。此時,我發現了圍繞著我們街站的四個方向都站著一些頭帶藍帽的中年男女,在派發「六四真相」單張。我想,雖然我不同意那「六四真相」的言論,但我仍得尊重他們表達意見的權利。

可是,過了半小時之後,一名中年男子突然向我走過來,拍打我手上的單張,單張立即飛落地上。當時我十分鎮定,因為傻傻的街坊之前也見過不少。可是,十分鐘之後,這名男子再又衝我而來,又打掉我的單張。我開始感到不妥了。

當我未回神之際,這名男子(他自稱「黃榮」)已向我指罵,說甚麼「漢奸、走狗」,更指著我的臉說粗口。之後更打我雙手,想搶去我手上的所有傳單。我當時好驚,同時也一頭霧水,我只是宣傳廢核,要求政府多節能及使用再生能源,這和漢奸走狗是否距離太遠呢?

這時,「六四真相」那邊來了兩名中年男人,有一個我認得是「收工男」。原來這班是愛字幫!一堆男人圍住我們兩個女子,雖然幾名「六四真相」的人期間表面上派人來勸告,但實際上容許那人多次不斷來犯,圍住我們。

最後我們報了警,在警察還未到達之時,那位男子繼續向我指罵,更兩次踢倒我們放單張的枱。

事後回想,這些人明顯地要惡意騷擾我們!不論是本人否點錯相,但其目的就是阻止小團體在街頭發聲。

作為一名普通的香港市民,我有結社和集會的自由。我不是甚麼政治人物,一直本著熱誠,追求真相去參與社會運動,從未被人惡意騷擾。我一直認為,雖然你我立場不同,但河水不犯井水,各自發聲,應可相安無事。但現在那些不知所謂的親中愛字幫,不斷惡意騷擾市民,在街頭侮辱他人,妨礙他人表達意見的自由,實在可恥至極。

這次經歷令我學懂一些道理,想借此與大家分享一下。第一,這股愛字力量正在蠶食香港人普遍存在的包容及開放,因為他們根本不尊重公民權利,出手打人,簡直是一幫流氓。第二,作為市民,自衛的最好方法是把情況拍下,更好是找朋友把你被指罵的經過拍下,留下片斷保護自己。第三,如果他們觸碰到你的身體,破壞了財物,要大聲高呼及記下整個經過,因為這些是最有力的證據。

這次事件並沒有嚇怕我,就像其他社會運動一樣,廢核的路是難行的。因為像愛字幫這類想市民滅聲的惡勢力正在不斷增長。我們都想說真話,也希望市民能和我們一樣,了解廢核的重要性,一齊走向廢核之路。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