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捐款

王偉雄

美國加州州立大學哲學教授 網誌

生活

選擇讀者

選擇讀者
廣告

廣告

寫文章當然希望有讀者,說完全不在意讀者的看法,不是騙人的,就是自欺,否則寫好的文章不必發表,甚至銷毀了也無須覺得可惜。然而,正如讀者會選擇作者,作者也可以選擇讀者,雖然後者只是創作意識上的選擇,即「文章寫給誰看」的決定,而非實際上限定只有某些人才可以閱讀作者的文章。選擇甚麼讀者,多少反映了作者寫作的意圖,亦會影響寫作的內容和風格。

賣文的,讀者多多益善,因此,可以不理讀者質素,只求盡力討好;讀者越多,文章的價錢便越有保障。抽水文最多人愛看,那就十有九抽;「強國人」的劣行是熱門話題,那就加鹽添醋取笑他們;間中寫一兩篇風花雪月,點綴一下,不少讀者亦會甘之如飴。至於論點是否正確公允,資料有沒有出錯,不必深究,反正一般讀者大多沒有能力分辨,甚至不會在意,讀得開心便成。不是說所有賣文的作者都是如此,但恐怕只有賣文者 --- 尤其是全職賣文的 --- 才會這樣選擇讀者。

寫政治宣傳文章的,當然不會選擇立場相反的讀者;如果不只是寫給「自己人」看(英文說的 ‘preaching to the choir’ 是很貼切的比喻),那極其量不過是嘗試影響中立的人。如果以這兩類讀者為對象,那麼,重複論點固然不是問題,可能更加有效,只要懂得每次都有不同的裝飾便成了。論到政敵或立場相反的作者時,也是效果至上,用點低下的手段攻擊對方,例如抹黑、影射、歪曲論點等,也沒甚麼大不了 --- 一切都為政治服務。

如果不是賣文或寫政治宣傳,那麼,選擇讀者只有以下簡單的原則:對文章的內容有興趣,有能力理解,並肯細心閱讀,因而理解。選擇這些讀者,不是要他們一味給你「讚」或同意你的看法;讚或同意,當然會給作者滿足感,但這樣的讀者如果提出反對,也不會是無的放矢或無理取鬧。反對錯了,情有可原;反對得有理,就是作者學習的時刻了。

我非賣文,也不是寫政治宣傳,所以我選擇讀者就是用了以上的簡單原則。我不怕讀者批評,只要是基於對我文章的了解,任何批評我都無任歡迎;至於那些劈頭便稱呼我為「五毛」、「學棍」、「左膠」、「離地教授」的,他們的看法我不會理會,因為他們不是我選擇的讀者。

原文刊於此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