動物

動物也是新界東北的持份者

廣告
動物也是新界東北的持份者

廣告

發展新界東北鬧得沸沸騰騰,贊成的固然認為發展就是硬道理,當然「一意孤行」背後自有很巨大的利益牽引,到底這是一個解決住屋問題的政策還是一個巨型地產項目,就各自解讀了。

至於反對一方,自然被理解為是被剝削的一方,訴求相當直接、單純──守護自己在土地上的家園 及捍衛自己的生活環境及方式,這都很容易喚起支持者的道德感召。 而我站在守護東北的一方,所關心的還有另一班將會受剝削的族群──動物。

發展新界東北,一個如此龐大的翻土計劃,將鄉村變成了都市。很多人在那裡的家園要被拆毀,職業將會被改變,生態被徹底扭轉,而本來最早在泥土上、樹林裡居住的動物、雀鳥、昆蟲都要被逼遷,被殺害,而且都沒有賠償,死不足惜。到後來可能還要被冠上「滋擾社區」的罪名。

沙田大圍是一個很成功的新市鎮,但昔日在這一帶原住的野生動物都變得居無定所,當有些流連到市區時,他們當然不明白也不知道從前緣色的郊野何故變成了灰色的森林,在流離浪蕩覓食充飢之時,很快就被一些「新移民」致電漁護署投訴,幸運的被驅回山上,不幸的就被人道毀滅。

在如此不顧一切的急促發展步伐下,城市和鄉郊的界線已變得相當含糊。 鄉村的人及動物都要忍受城市化的入侵,但反過來城市人卻對「非我族類」半點也容不下。 今日很多新界的村屋連狗也不准養了,見有野貓出沒也要投訴,遇到野豬會驚呼狂叫,在視線範圍的昆蟲都要置諸死地。本來生生不息和諧寧靜的大自然就交給了屋苑的管理處來管理了。

我不會那樣天真,以為「尊重生命,保護動物」這個說法可以感召到香港政府,重新考慮如何規劃東北的發展,正如他們不會因為龍尾的管海馬而放棄興建人工沙灘,也不會在興建第三條機場跑道時,將中華白海豚看在眼裡。

我們是否願意有這樣的一天,我們的下一代只會在動物園才看得見動物,小朋友看見一隻青蛙也會落荒而逃。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