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運

革命也不是一次成功 - 論七一預演佔中

廣告
革命也不是一次成功 - 論七一預演佔中

廣告

近日,香港的政治氣氛越來越高漲。數千人參與「反東北計劃」集會、七十多萬人參與全民公投等等。白皮書、環球時報的言論等等,都令香港市民感到非常憤怒,民情已經達致臨界點。然而,佔中三子戴耀廷卻明言「七一不會發動佔中,因為時機未到」、「應該政府有足夠時間作出回應」、「應該先用盡所有合理的手段」。我認為,七一當然沒有足夠的力量、組織去全面發動佔中活動。但是,預演佔中,進行某程度上的堵路,七一是最好時機。

簡單而言,七一預演佔中就是向展現人民的力量,要求中共以及政府肯定公民提名,否則就會發動真正的佔中。另外,預演佔中亦是在策略上、輿論上為佔中鋪路。

等待回應 為時已晚

歷史總是不斷循環。首輪諮詢往往是政府為政改降溫的工具。回看一零年政改曾蔭權交付人大常委會的報告中如是說:

在2012年先行落實普選行政長官,是民意調查中反映出過半數市民的期望,應受到重視和予以考慮。與此同時,在不遲於2017年先行落實普選行政長官,將有較大機會在香港社會獲得大多數人接納。

可見,在未到最後的關頭,共產黨都不會顯露其真面目,不會胡亂開戰,且精於統戰之術。近日,被林鄭譽為「一錘定音」的《基本法》委員會委員饒戈平指,中共和港府應該重視公投結果,梁振英高調反駁《環球時報》,可謂出於同一技倆。在首輪諮詢報告,政府很大機會作出相似的回應。那樣的話,首輪諮詢以及有關回應並不會成為民意的爆發點。相反,它為民眾帶來假希望。到其時,佔中三子又會以「報告顯現曙光,時機未到」為由,繼續拖延。其實,按照政改時間表,下年年頭政改方案才正式出爐,經過二次公投後已經2015年中。屆時,中共必定已經調整策略。一鼓作氣,再而衰三而竭。如果不能承勢發起行動,睡醒的市民可能會再次睡去。群眾有時就是這麼現實。

故此,我們應該盡早透過直接行動令中共以及政府改變其根本的政策。七一就是最好的時機。七一是香港最大型的遊行,支持民主同路人都會參與。把握這個最佳時機,說服他們行前一步,比起以後再召集群眾,來得更有效。另外,若果七一能夠向中共展示群眾的力量,顯示佔領中環的決心,我們還有一絲希望,改變中共的政改方針。

七一預演 做法恰宜

正如戴耀廷所言,「佔中行動」需要時間組織和準備。但是更重要的,是讓民眾切實地了解佔中實際的運作。「佔中行動」發起至今,都沒有一次出現真正的堵路行動,或者組織民眾的活動,只舉辦這些數百人參與的非暴力演練,從來沒有處理佔據期間的活動安排、物資以及突發情況。如果繼續紙上談兵,真正的佔中出現時,只會被警方一舉纖滅,最終失敗而回。沒有一個行動比起預演佔中更有效汲取有關經驗。透過限時的佔領行動,民眾以及策劃者可以更清楚佔中會遇到的問題,例如組織民眾的方式、通訊等等,在往後繼續討檢、做工夫,為全面佔領做好準備。

確認運動性質 為行動打響頭炮

預演佔中亦可以平息二方面對佔領中環的質疑。經過六一三事件,有些人都質疑堵路運動能否受到克制。另外,周融等建制派亦指出佔中會導致令300萬市民受影響。不少普羅市民都受到其論述的影響。所以,如果七一的小型行動能夠成功,可以消除佔中「洪水猛獸」的定型。當然,一部分受影響的市民必然會批評,社會亦會出現各種輿論。然而,這是社會運動升級的必然結果。由遊行、議會抗爭、拉布、拉鐵馬等等,每一次行動升級都需要付出代價。但在輿論沈澱之後,市民會漸漸開始理解、明白,繼而接受、參與。七一預演就是要開啓市民的討論,讓真正的佔中出現時,市民已經明白及習慣這種方式爭取民主,減少市民對此的恐懼。另外,很多人都質疑佔中運動不斷拖延,最後只會胎死腹中。預演佔中亦能夠為運動打下一枝強心針,表明我們對公民提名的堅持,佔領行動亦並非空話。

革命也不是一次成功

佔中三子以往不斷宣傳佔中是「核彈」,是最終武器。這是錯誤理解社會運動的本質。運動需要不斷積累、沈澱,反思。如果永遠停留於討論的階段,佔中這「核彈」將失去導火線,在關鍵時刻不能引爆。沒有一場革命或者社會運動只依靠一波的行動就可以成功。不斷為佔中注入燃料,才可達致佔中三子理想中的佔中行動得以實現。當然,在過程中無可避免地出現失敗、不能預計的情況。但我們必須勇於嘗試。正如日劇《Legal High》中主角所言:「帶著身負重傷的覺悟繼續前行,才可稱為戰鬥」。

二零一四年的七月一日,讓我們向中共展示力量,向民眾表達出我們的堅持,為佔中作好準備!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