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捐款

黃志俊

香港自然生態論壇發言人。十多年前開始迷上觀鳥,自此打開愛自然的心眼,不論是變化萬千的昆蟲,或是其貌不揚的蜘蛛,以至海中水裡的一切活物,他都喜愛攝獵認識,更因著龍尾的事情,為牠們抱打不平。 網誌

保育

黃唇魚看第三條跑道環評

黃唇魚看第三條跑道環評
廣告

廣告

繪畫:Yeungs Ting

我都唔明點解第三條跑道要填咁大個海,影響緊成個海洋生態,但係市民大眾,甚至專家學者都剩係講填海點樣影響我嘅朋友中華白海豚,好似當我呢啲魚無到。

其實,我哋同樣住喺果一帶水域,只不過我哋無海豚咁靚,又唔會上水抖氣,更加唔會好似海豚咁鍾意跟住啲漁船。我都見證住新機場當年嘅世紀填海工程,我同海豚果時都成日喺赤鱲角一帶搵食,點知工程開始咗,挖泥填海,成個海床翻天覆地,魚毛蝦蟹唔係被挖走,就係俾啲海沙活埋,連搵餐晏都難,我就游咗去沙洲、龍鼓洲,海豚朋友有啲受唔住好嘈既工程聲同引擎聲,搬到無雷公咁遠,有啲三餐唔得飽,病左甚至死埋!

我住喺叫做海岸公園嘅地方,其實我都唔知同其他地方有乜分別,可能係啲船行得無咁快掛,漁船咪一樣喺果度落網打魚,曾經好似有個一樣叫人工魚礁嘅嘢,不過慢慢被沉積物遮埋咗。海岸公園又無乜魚食,我要成日向東游去到馬灣一帶,又要向南到分流,食埋都唔夠消耗,想生多啲囝囡都唔得。

講番個環評報告,佢用拖網想捉到我,我都生存咗十幾廿年,當然唔會咁容易被捕啦!可憐我啲朋友仔,經驗不足,有啲好似我咁有保育價值。報告裡面提到有 18 種分別被自然保育聯盟或中國紅色物種名錄定為有保育價值,細鱗被中國紅色名錄列為易危,但係佢喺香港水域常見,所以,唔會評估工程對佢嘅影響。另外,即使屬高一級瀕危程度嘅海地瓜(海參)或者易危的刀額新對蝦,都係因為在工程範圍常見而唔納入評估。當海洋生物係中國水域受到濫捕而變得珍貴嘅時候,香港仍然有相當既數量,即環評報告中成日提嘅常見,係用一整個中國既角度嚟評估,呢啲物種既生存地方理論上應該更加重要,要好好保護。唔通要發展破壞曬,連呢度都變得罕見先再保育咩?!

好啦! 報告最終揀左十個品種黎做影響評估,例如:無斑鷂鱝屬於國際保育級別,同黑臉琵鷺一樣係瀕危物種。佢又話這種魚雖然在受影響地點有記錄,不過數量同密度都好低,最最荒謬既就係話因為海洋魚類有高度移動性,填海期間會識得游去第二度,影響最多只係中等咋。

我真係唔係好明,點解啲顧問同專家,成日用一大堆數字同埋學名比人睇佢哋係幾咁專業同科學,但事實上,佢哋連最基本嘅邏輯同常識都無,海洋魚類並唔係種種都好似我咁周圍游,識得避開填海。不過,如果第三條跑道真係起,我都唔會再留喺香港海域,因為到時只係會剩番一池濁水死水。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