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捐款

李浩賢

香港城市大學前學生會會長、前學聯常委、支聯會常委 網誌

社運

我不認同學界提早佔中,但是......

我不認同學界提早佔中,但是......
廣告

廣告

今晚學界將在七一遊行之後預演佔中,學聯將佔領遮打道,而學民思潮將佔領特首辦。雖然我太不同意提早佔中以及在公投結束不夠兩日就將行動升級,特別是當我看到政府與中央對70多萬人的投票人數有所顧忌及無語反駁時,今晚的行動會否再次令政改的局勢走向更加繃緊的局面呢?

但我不斷問自己,何時才是最佳的時機,何時才可展視實力,何時才可展現底牌,結果我仍是沒有一個最好的答案。既然今天學生願意走出來,面對隨時被捕的可能,也甘願為了香港的未來鋌而走險,就算我們多麼的不同意他們的行動,也不能否定這個事實。八九那年,沒有人想到星星之火可以燎原,一場小規模的學運,演變成全國性的社會運動。今天學聯所作的事亦是如此,到最後事情會發展到什麼地步,沒有人可以隨便下定論。

明知是次的行動是「搏拉」,是以卵擊石,隨時警力比佔領的人數還要多,為何還要行動呢?抱有這種想法然後想退縮的人我相信有不少,但細心想,我相信今晚參與行動的每一個人都清楚知道這些問題,不過他們沒有選擇退縮,反而愈戰愈勇,以螳臂擋車的姿態向這個不義的政權表示不妥協。你可能會認為他們很傻,很天真;你可能會批評他們影響局勢;你更可能會以「食住花生等睇戲」的心態看待是次行動,但我想跟你分享聖誕中的一個故事:有一次,有班反對耶穌的人,帶著一個行淫時被拿的婦人來到他的面前,問他說:「這婦人是正行淫之時被拿的。摩西在律法上吩咐我們,把這樣的婦人用石頭打死。你說該把她怎樣呢?」他們的動機明顯是要為難耶穌。但耶穌回答說:「你們中間,誰是沒有罪的,誰就可以先拿石頭打她。」然後他們聽見這話,就沒有一人能夠反駁。這說明了人如果仔細地檢討自己,就不敢輕易地論斷人、定人的罪。同樣地,我都想問一句:「我們中間,誰是已經準備放棄前途,打算未來數年會被關進監獄的,誰就可以大條道理的批評學界的行動。」我估計連泛民的議員都不敢回答這條問題。

故此,相信有不少朋友跟我的想法相似,認為是次佔領未必是最好時機,亦會影響之後與中央的談判。但我只想引用村上春樹的一句:「無論高牆是多麼正確,雞蛋是多麼地錯誤,我永遠站在雞蛋這邊。 」面對中共日益高壓的管治,一國兩制正面臨破產,我們的香港還有未來嗎?所以我決定了今晚遊行後會到遮打道參與行動,你呢?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