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捐款

社運

七一作為佔領日常的鍛練

七一作為佔領日常的鍛練
廣告

廣告

從六四到七一,每年活現眼前的影像都是有成千上萬市民走上街頭表達訴求。近一兩年有指,市民上街其實是行禮如儀,行完便回家,政府一點沒有因市民遊行而改變。對於這樣的說法我可以理解,但不能完全認同。

能夠理解是因為特區政府施政真的一年比一年差,市民的不滿有增無減,故焦急著眼於追求如何立竿見影有效地改變現狀實在無可厚非。但是我們不能因為焦急憂慮便眼光短淺,忽略了未能即時改變施政或達到目的的各種行動的重要性和必要性,並斷言這些行動本身為無效甚至錯誤。這大概是顧此失彼的反應,無視冰山不會一天形成,改變也是要經年累月含相當基進性才能完成的現實。

其實遊行及昨天的留守至八時行動,都是由市民一手一腳促成的,其中涉及許多的情緒,憤怒也有不同的程度。在這個資訊發達的社會中,純粹以簡化的陰謀論來指控市民被一小撮人誤導之說,早已站不住腳。市民為了集體地把多元的訴求都表達出來,大家便直接地走上街頭。不多不少,這是一樁關乎市民宣示主權的事情——一直被代言和沉默的人以行動說出自己所思所想。我們試想想,說每年一兩次出來行行甚至留守是改變不了政府/政權,這話是否也可以被演繹為,年復年的再次出現已在不斷累積著宣示主權的「習慣」?

香港的空間急速地由資本而非國族因素規劃而改變(國族區隔與矛盾往往只是服務於更靈活地讓資本流動的手段而已!)。拆除天星皇后碼頭為建中環繞道以便疏導交通,服務了以車輛為道路優先使用者的城市想像。九七主權移交後所興建的一條又一條鐵路線,也改變了各區的人口階級分布,服務了以上蓋物業作車資補貼的鐵路系統,變相肆意以土地來發展房地產之城市規劃,從而推高生產總值。稍為形像化地想像一下,每天有多大量人口藉由鐵路運輸系統往來城市經濟心臟地帶,便知我們反對鐵路加價有多麼合理,其背後城市基建的思維是何等暴力,沒有以人為本。這種與玩大富翁無異的管治和城市發展,過程中根本無須理會建設時直接影響到的人;而每每涉及人遷離社區縺帶及生活受磨難時,政府的修辭也只會以恩恤、援助、救濟來處理,這是權力赤裸地僭越市民日常主權的明證。廉價的鐵路車費只是甜頭,我們正常失去了對土地的管理權及多元自由生活的選擇權。

盲從地、急就章地發展,大量小修小補但錯漏百出的施政,反映了政府管治上的技窮,與及過去沿襲自殖民年代至今的發展模式已到了非改變不可的階段。我們因此可以預示,在不能回應可持續發展模式的城市規劃與管治下,市民要求政治和政制上改革政府的力量一定愈來愈大。而具體地呈現這種力量,往往是經由佔領行動所觸發和推動。我所說的佔領並非單指那為推動政改普選而發起的和平佔中計劃。我所說的是一種重奪日常生活自治自理的佔領行動。這是長遠的和根本的改變,以回應由資本過度膨脹下,政府單方面暴力地改變市民生活空間與作息規律的侵略性佔據施政。簡言之,要由人民/市民主動地推動落實港人治港、高度自治。

我們每年都有幾十萬人走到街上,以佔據道路和空間的方式,宣告人民才是整個城市的主人翁這集體信念和意志。進而,我們也要重新鍛練佔領技能及掌握被不當施政所扭曲的日常生活。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