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運

佔領遮打道 揭開佔中戰幔

廣告
佔領遮打道 揭開佔中戰幔

廣告

三點鐘,我終於回到家裡來。二十四小時只有間斷睡了一會,身體的確疲累得很,在我尚有氣力和記憶前,要告訴大家我平安無事。我現時因涉嫌「參與未經批准集結對公眾地方構成阻礙」及「協助組織未經批准集結」被捕,已自簽1000元保釋,8月1日再到中區警署報到。

七一之前,有不少朋友致電問及學界公民抗命的情況,很多人都非常擔心,其實我也一樣。我擔心警察發癲用極大武力清場,擔心學生因此意志消沉。縱使我本來已有一個六一三的警察保釋在身,但我放心不下,最後還是選擇去支持學生哥,與他們一起留守。

七一由下午二時嗌咪直到九時,在阿陶的辦公室洗澡後再趕到遮打道,真的很疲累。兩次的抗爭演練,我相信對在場群眾是有幫助,除了讓大家知道怎樣面對警察武力清場,知道被捕後的情況外,最重要的是打了一枝強心針,讓大家可以繼續鎮定無懼地坐在地上等警察清場。而在和平集會的情況,同時又大量本地和海外記者,警察也難以激烈動武驅散群眾,唯有多次苦口婆心勸告(威嚇)大家離開現場。但大家堅強的意志,都粉碎了警察的威嚇。

當發現警察首先要制服學聯,就越過封鎖線走到台前,誰知有警察二話不說:「黃浩銘,你參與未經批准集結,我依家要拘捕你!」就迅即被數名便衣扯走,成為第一批被帶走的人。警察粗暴「鵝手」(屈手腕以制服示威者),著我要站起來自己行否則會更用力,結果我跟其他朋友一樣不服從要他們四個人抬,換來當然是警察更大力屈手腕及夾大腿,然而因為這都沒有可見的傷口,其實難以跟進。到達警署後,拘捕我,屈我手的那位警員告訴我,四年前反高鐵集會他曾拘捕一位被我投訴普通襲擊的人,想不到,當年幫我拘捕襲擊者的警員,今天卻來用過份武力來拘捕我,認真諷刺,但那些我認為的小傷,就無謂跟他們糾纏。

警署內,原本我以為第一批到警署可以第一批離開,結果凌晨三點被捕,直等到差不多最後一批才離開,那時已是下午一點多。我們在五時多要求食東西,亦只能坐在椅上睡,結果直等到許智峯和我在警署內喧嚷,八時多他們才給予我們三文治和水,以及容忍我們在地上睡覺。八時多落口供後,卻又一直等到十二時,要四小時再到下一程序去影相及印指摸。我是第一批進入警署,卻差不多被拖到最後一批出來,如此故意拖延,以行政手段去壓迫我們,如此手法真的不敢恭維。

差不多離開警署前,有位女警員叫我跟她聊聊,她告訴我港島區重案組的同事想請我到香港仔警署簽起訴紙(六一三非法集結),並問道黃竹坑警察學院與香港仔警署很近,要不要回去一趟?我告訴她,我一直在等待警察再次拘捕,多次出席公眾集會,從不逃避,但我不會自動獻身,拒絕到香港仔警署。

今次學聯學民都向香港人展示何謂公民抗命,大家都是沒有不反對通知書的集會,學生哥能先一步預演佔中,向香港人展示佔中如何和平,有理有節,即使有非常疲憊的身軀,也不太熟知被捕的情況,心裡有擔憂,依然堅持去做個示範,為此我深表敬意,所謂捨命陪君子,縱使已有一案被檢控,我又如何能離開他們呢?與此同時,今次能夠令民主黨何俊仁及其他成員、工黨李卓人和街工梁耀忠等議員一起抗命,實在非常難得!最難得的,就是有511位戰士,他們大部份都未曾公民抗命,未曾被捕,做過簡單的抗爭演練,當警察阻嚇後,大家仍然堅定不移,有紀律有秩序地留守到今日上午,令警察清場難度大增,結果直到早上八時仍未可開遮打道,再一次向香港人展示公民抗命的力量!然而,我在這裡希望大家知道,這只是開始,被捕後可能還要面臨起訴,亦受到來自家庭和公司的壓力,又要考慮下次還要不要繼續來,這才是真正的抗爭。如果能夠衝破這一切,繼續公民抗命,無懼打壓,那麼我們今晚就已經為佔中準備了511位精兵勇士!

回家途中,見到有線的新聞畫面,火車上各人都聚精會神看著新聞,心裡感觸,流下淚來。雖然我不知道他們在想甚麼,但我認為,今次公民抗命已經打了漂亮一仗,展示我們是真的能夠做到,能夠吸引更多朋友參與!遊行結束,抗命告一段落,並不代表抗爭已完結,這只是序幕。如果中共拒聽民意,拒絕公民提名真普選,那麼到真正的和平佔中啟動時,我深信將會有上千人輪流參與公民抗命,前仆後繼,被捕後再上街,到時不只是癱瘓中環,還會癱瘓警署、法院和收押所!

戰友們,戰幔經已打開,我們要更用功告訴香港人:沒有付出,沒有收獲!沒有抗爭,沒有改變!我們做了個好示範,請大家繼續努力,不要懼怕,我們要勇敢地,機智地站在裁判官前,向全香港述說我們為了下一代爭取民主的決心!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