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運

香港新希望

廣告
香港新希望

廣告

香港人向來給予人的印象都是政治冷感、金錢利益掛帥,但當政府嚴重破壞香港的核心價值,香港人總會走上街頭,向這個政府說不,這就是香港人。筆者自問經過今年的7月1日,超過51萬人走上街頭,對香港人充滿希望,原來香港人不是政治冷感,只是與人為善,但當大家不能再容忍這個政府倒行逆施,所發出的群眾力量是如此驚人的,甚至令一向標榜和平理性非暴力的泛民主派都硬起來,於立法會議事廳內大聲疾呼,走上前向梁振英抗議。有人會說,這個香港不再是我們熟悉的香港,已經變得混亂及政治化。筆者認為他們說得對,香港已經不是我們熟悉的香港,但他們口中的混亂及政治化是因為這個不民主的政府所導致,是政府的冥頑不靈而引致數以十萬計的市民走上街頭。政府,你又知道嗎?

根據筆者觀察,今年的7.1大遊行的確多了很多年輕人,有部份年輕人更加是第一次參與遊行,他們過往很多都是沉默的一群,對政治完全冷感,他們會認為政治是大人的事,與他們沒有太大關係,但今年他們終於忍不住,要走上街頭,對這個不聽民意的政府說不。筆者對此表示讚賞,因為眼觀過往世界各地的抗爭歷史,大多都是由學生發起,從而再令全國人民覺醒,89年的六四民運就是最佳的例子。

由當初一場的學生運動,逐漸演變成席捲全國的民主運動,而當時爭取的議題都是希望中國政府能有民主制度,及建立公平的司法制度。雖然到最後都以當權者屠殺告終,但這場運動完全影響整個中國於過去25年的民主及法治的發展,故筆者認為今時今日的香港政府,就有如當年北京政府的影子,選擇不聆聽民意,一意孤行地推行政策,加上警方的公權力配合,手無寸鐵的學生們就只有選擇抗爭的道路,希望透過和平理性的抗爭,引起香港政府的注意,聆聽民眾的意見,其實這是絕無他法下的選擇,如果政府願意聆聽民意,學生們又怎會選擇抗爭的道路。

其實於7.1大遊行後留守的學生們,大多都受過大專教育,甚至有部份是八大院校的學生會幹事,他們絕對有獨立的批判思考能力,清楚知道事情的對與錯。筆者聽到有部份其心可誅的言論,指他們是受他人利用而走出來,這是完全詆毀學生們的政治誹謗。筆者認為他們可以有不同的政見,但希望他們不要胡亂詆毀學生們的動機,這些無中生有的言論只有一些低智的民眾才會相信,因為這完全是沒有論據基礎的廢話。

筆者一向都相信改變不會主動到來,要靠自己去爭取。如果我們不再走上街頭,就只會眼白白見香港的核心價值逐漸被磨滅。幸好現在有一群大學生願意負上責任,向這個不公義的政府爭取應有的民主制度。其實如果我們眼見財委會主席粗暴通過東北撥款,及建制派只顧自己的吃飯權利、做一個尸位素餐的議員,及面對這個專橫跋扈的政府,都選擇繼續忍受,這就只會令我們熟悉的香港逐漸離我們而去,隨即而來的是像大陸一樣的香港,是一個沒有公義、只有強權,沒有發聲、只有噤聲,沒有警察、只有公安的廣東省下的香港市。

廣告